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chapter6
    7点30分,周家每晚必看的中央台新闻联播结束,多宁站起来告别:“杜老师,周叔叔,那我先回去了。”

    “那么快……就走了。”周爸爸抬了抬头,笑容可亲地交代说,“记得多回来吃饭,但是下次过来不准买那么多东西了。”

    茶几上放着两袋保健品,是今天她带过来。

    “没错,我和你周叔叔还用不上这些,身体好着呢。”杜老师也笑了笑,然后转头对周燿说,“小燿,你送多宁——”

    周燿早已站起来,手中拿了一件外套。

    “再见,小宁。”周哥哥也开口说,一如既往的温文尔雅,“有时间来医院找我,我给你检查一下牙齿情况。”

    “好。”多宁鸡啄米地点头,特别开心。

    周家是她见过最和谐的家庭,她很喜欢同他们相处,小时候她喜欢周家多过于自己家。如果说周家唯一有什么不和谐的地方,就是——

    “走了。”周燿绕过茶几走到她后面,推了下她的后背。

    就是周燿了。

    一直以来,周爸爸都希望周燿和周哥哥一样子从父业,当一名本本分分的牙医。结果高考填志愿的时候,周燿根本没有同家人商量,直接填了金融专业。

    对于周燿学了金融,周爸爸倒也没有很大意见;但是对周燿捣鼓的事情,意见很大,尤其每次上网看到个人信贷老板频频跑路的新闻,提心吊胆地担心下一个出事跑路的就是周燿。

    周燿也解释过,他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

    然而,周燿就是周爸爸眼里的“妖艳贱货”。

    不过,这都是五年前了,现在周燿做得这样好,她相信不管杜老师还是周爸爸肯定都为他开心骄傲。虽然周爸爸嘴上依旧很爱说教周燿。

    今晚,多宁真的很开心,从周家大门出来一直弯着唇。她走在前面,后面跟着周燿。走路的时候周燿又接了一个电话,同她拉开一段距离。

    多宁主动停了一会,等等周燿。

    五米外,周燿看向前面等自己的人,放下手机走上前。

    他的车停在小区外面,因为家里没有多余的车位,开进来也没地停;他又懒得转圈找公用的车位,索性每次回家直接停在外面。正好他爸也不太愿意看到他那辆特斯拉。

    “这两天忙什么?”周燿开口问,问了自己关心的事。

    “搬家。”多宁清清脆脆地回答,“我搬到了外婆留给我的那套房子。”

    周燿:“蓝天花园?”

    多宁点头,就在这时,手机进来一条颜艺的消息,多宁低着头回复颜艺。回复好之后,想到地加了一句:“和颜艺一块住。”

    “颜艺?那晚醉酒的那个……?”周燿有些不快,然后同样想到地说,“她不是结婚了么?”

    多宁大学室友颜艺结婚的时候周燿是知道的,因为当时多宁在多伦多难得联系他,让他替她包个红包由另一个室友带去。

    那位室友他也知道,叫什么苗姐来着。

    大学的时候追了他的室友邬江,挺百折不挠锲而不舍的一个主。

    就不知道现在两人还在不在一起。

    女追男,基本没好下场;追得还是邬江那块硬石头。

    周燿摇摇头,不由多宁说,大致猜到那位醉酒的室友为什么要住多宁这,冷冷幽幽地开腔道:“多宁,你少掺和人家婚姻里事,如果你不想以后同你那位颜室友断绝来往的话。”

    多宁:……

    周燿挑了下眉,听不明白?

    多宁也挑眉看向周燿。她当然能听明白,周燿以为颜艺和丈夫吵架才住她这,认为她在多管闲事嘛。

    但是,事情不是周燿以为的。

    “颜艺离婚了。”多宁说,尽量以平实的口吻告诉周燿,“她要回a市重新工作,正巧我也刚回国,我们一拍即合就决定住在一起,相互有个照料。”

    原来是这样,相互有个照料,很好……当他死了啊!

    周燿将放在裤袋的手拿出来,拍了拍旁边人的肩膀说:“不错,不错。”

    “是啊,我也觉得不错。”多宁回周燿,抿唇笑了笑。

    周燿:“……”

    多宁是真觉得不错。

    让颜艺住过来也是她提出来的。颜艺确定了要回a市重新工作重新生活,但又不方便一直住姐姐那里,刚好她这边要从酒店搬到蓝天花园,颜艺不嫌弃完全可以同她一块住。蓝天花园位于a市老中心,交通生活各方面都很方便。

    颜艺当然也没嫌弃,激动得还要付她房租。

    像是一种缘分,她和颜艺再次恢复了室友关系。更有缘分是,她和颜艺还都是离婚女人,年轻的离婚女人。

    这两天,她和颜艺打扫和布置蓝天花园的二居室。更换了沙发和窗帘、将地板重新打蜡,还买了一些挂画装饰墙面。

    简单的布置有了焕然一新的效果;外婆留给她的老房子,现在简直是又干净又温馨。

    多宁本想多说一点房子的事,见周燿兴趣不大的样子,扯了扯嘴,也兴致怏怏了。她也是很挑聊天对象的人,既然周燿感受不到她话里的兴奋和快乐,她也没必要多说。

    走着走着,多宁突然想到了一个人,叶思思。

    今晚的月亮只有一弯小小的白边儿。多宁坐上周燿的车,他启动的时候确认地问了问她:“所以,已经住到外婆那边了?”

    多宁点了下头。

    “怎么突然话少了。”周燿瞅了她一眼,“没生气?”因为前面他说了她的室友。

    “没生气。”多宁也瞅了周燿一眼。她又不是小气包。

    两对眼珠子在晦暗车厢里交汇了一秒,周燿煞有介事道:“既然没生气就帮我导个航,大爷我不认路。”

    “好的,周大爷。”多宁倾过身,白嫩的手指轻触屏幕,在车载电脑输入蓝天花园地址。

    呵,周大爷?

    周燿忽然笑出声,好久没听她这样叫他了。

    “关于你那个……多宁牌玩具熊项目,你确定要做么?”路上,周燿重新问了问某人提及过的创业计划。

    多宁轻轻嗯了声。

    “创业会很累。”周燿提醒说,还在劝多宁打退堂鼓。

    多宁沉默了好一会,问一句周燿:“现在做什么不累呢?只要人消极了,就算每天闲着无事也累啊……无聊也累,一事无成更累。”

    连续三个累,逼得周燿说不出话来。许多宁就是这样,要么不说话,真要说话也能将他逼得无话可说。

    其实,多宁觉得周燿可能想多了。她想创业就是想做她自己的事;如果可以,它稍微带给她一些些成就感,让她的人生多那么一点点的不一样。

    这样就好了,这样她就实现她的人生价值,并不需要像周燿那样成为风云人物。

    算了算了,她又不是要去跳江,他干嘛瞎拦着。

    “你有时间就写一份计划书,关于你玩具熊个人品牌经营的。”周燿换了换语气,边开车边说,“然后,拿来给我看。”

    周燿态度转得太快,多宁有些喜形于色。刚刚她的语气太正经,立马顺着台阶说笑一句:“你是想入股么?”

    入股?跟她一起开发玩具熊?周燿嗤了嗤声:“我帮你看看你的创业项目前期方向是否可行,找找盈利点在哪,以及帮你规划规划风险。”

    “好!”多宁立马答应,笑逐颜开。

    “对了,前期你打算投入多少?”周燿继续一问。

    “十万。”多宁回答,见周燿没说话,她不确定地一问,“多了么?”

    “不是,我觉得已经不需要规划风险了。”

    多宁:……

    蓝天花园是一个比周家更老的小区,最大的缺点就是停车困难,所以周燿车还没有开到的时候,多宁便提前说让他停在大门边就好。

    周燿没听,直接打着方向盘朝大门驶入;不怕麻烦地在门卫那里登了记。

    果然,这个时候小区早已经停着满满当当的小车,周燿临时将车停在她外婆房子楼栋所在的入口,熄了火。

    “方便我上去看看吗?”周燿提出了上楼看她新窝的请求。

    多宁没有犹豫摇摇头:“不方便。”说出理由,“楼上还有颜艺,她可能已经睡了。”

    周燿不再勉强,反正以后机会也多。“那就这样,下车吧。”

    多宁早已解开安全带,正要推门下车,周燿突然敲了下方向盘,叫住她问:“你回国后,那边去过了吗?”

    那边,指的是她爸爸奶奶那边。

    周燿这样一提,多宁又想到了叶思思;虽然,她并不希望自己想到那个女人。毕竟周燿可是为了她同自己离婚的。

    她和周燿结婚,是周燿帮她,为了完成她妈妈的遗愿。

    她和周燿离婚,算是她帮周燿,因为周燿想恢复单身。他说他爱上了一个女人,希望还有机会追求她。

    “去过了。”多宁回着头说。

    “有没有憋屈?”周燿问。

    多宁摇摇头,直接下了车;手放在车门,然后要关上的时候她选择转过头,对车里的周燿开口说:“周燿,我见到叶思思了……在我奶奶那边。”

    车里的周燿明显一怔,张着嘴,挑着薄薄的单眼皮回视她。

    “她和我堂哥在一起了,两人可能要结婚。”多宁又说了两句。像是在打小报告。

    事实,她真是在打小报告。

    打完小报告后怎么办?多宁快速合上车门,转身跑进了楼道。

    车里,周燿嘴巴还张着,随后收了收神色。

    多宁急急地上了楼,一口气爬上了四楼,正要敲门,颜艺已经一脸轻笑地替她打开了门。“有情况喔!”

    “是周燿。”多宁告诉颜艺说。

    颜艺哦哦了两声,收回了八卦的神色。原因是多宁和周燿几乎没什么八卦可以八卦,青梅竹马,从小到大好朋友。但又不是男女朋友。

    像是真正的亲人,但比这个世上大多数的亲人,还要亲。

    上大学的时候颜艺最羡慕多宁什么,就是她有一个连男友都没办法取缔的周燿。

    “多宁,我觉得你和周燿怎么说呢。”颜艺穿着贵妇丝袍,拉着多宁坐下来聊天,“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

    多宁坐了下来,转眸看着颜艺,面色一丝丝地泛着红。上楼的时候太急,现在她的心跳跳得还有些快。

    “我就是觉得你们知根知底……”颜艺摊了摊手。

    多宁突然点了下头。

    颜艺睁了睁眼睛,她以为多宁会像大学那样拨浪鼓的摇头,说不可能呢。

    然后,多宁又点了头,还点了好几下。

    “你呀,终于开窍了。”颜艺笑起来。

    “但是,我想让周燿先爱上我。”多宁轻轻开口,语气和话却很明确,没有任何遮掩地说出了心里的想法。

    这也是她回国想要实现的最终目的。

    她要让周燿爱上她,男人爱女人的那种爱,这样如果她能和他继续在一起,他就不会像五年前那样随意地同她解除婚姻关系。

    楼下,周燿驱车离开,花了半个多小时从这个老小区驶出来。一辆乱停车堵住路,他打电话叫来了车主挪车才通过。

    小区门卫大爷,找他收两块钱停车费。

    周燿没零钱,递了一张整。

    大爷无奈收下,回头给他找钱;他单手搭在车窗想着多宁下车时说的话,和说话的样子。气鼓鼓又硬巴巴,像是为他打抱不平。

    搞得他措手不及,差点就尴尬了——

    因为刚刚车里他真没想起叶思思是谁。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