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 chapter5
    酒店自助早饭时间到10点,多宁没想到颜艺还能起来吃;最后半小时,以风卷残云地方式消灭了一盘盘高热量食物。

    颜艺说她是易胖体质,同王烨在一起后为了保持身材平时连吃个土豆都小心翼翼,她如此辛苦,依旧抵不过那些天生易瘦体质的小妖精们,比如王烨那位美国留学时期交往的女神女友。

    颜艺说,和王烨结婚后她一直很自卑,每天都希望自己变得更优雅,更得体。她报名了瑜伽、茶道、油画……怎么提升自己怎来。可是不管她怎么努力,依旧达不到那位女友的十分之一。因为远远达不到,她变成了可怜的东施效颦。

    当然,她也有自己的特长,小学到大学一直是女子铅球第一名。所以最后她找那位女友干架了,然后她和王烨彻底土崩瓦解。

    王烨说他可以不离婚,只要她好好冷静,不吵不闹。

    多好笑,他们两人藕断丝连,闹到最后她成了过错方;狼狈又难堪的那个不被爱的人。

    她闹她吵,她流泪难过,那位女人却依旧保持云淡风轻,以一副不悲不喜的姿态观看完她所有大吵大闹,然后无奈地说一句:sorry,是我打扰你们的生活了。

    她问王烨,你到底还爱不爱她啊。

    他回答她,曾经很爱。

    现在呢。

    他说不知道,但是忘不了。

    终于,她受不了选择离婚。

    离婚前夕问王烨,那我呢,你爱过我吗?

    王烨却反问她,为什么结婚的时候你不问我这个问题。

    是啊,结婚的时候不问爱,离婚再问这个问题又有什么意思。

    所以,从头到尾都证明全是她自己的错,嫁得太轻易,爱得太卑微,活得没底气。所幸,她断得够彻底,最后拯救和弥补了自己。

    “小宁,我觉得自己可以活得更棒一点……这就是我选择离婚的原因。”颜艺拿了纸巾擦拭双手,然后对着多宁翘了翘嘴角。

    多宁是含泪听完了颜艺所有的话,忘了自己也离过婚,论资论辈,她还是一个前辈。

    虽然她和周燿有些不一样。

    大学时期,她和颜艺两人一旦有谁遇上糟糕事,另一个就用更糟糕的事安慰对方的心情。当颜艺说自己年纪轻轻就是一个离婚女人时,她很想告诉颜艺,离婚也没什么大不了,她五年前就是离婚女人了。

    可是,她和周燿离婚的时候有过约定,为了不影响对方后面找对象和谈恋爱,她和他结婚离婚的事要相互保密,如果实在没必要就不要多提。

    免得,造成了不好影响。

    唉,多宁有些责备自己——怎么周燿说什么,她都会听呢。

    周燿今天是打出租车上班,下车的时候面对几位员工注视,感觉自己很亲民。周一是新产品发布,全公司集体作战,午饭订的是统一的鸡腿盒饭。

    中午,周燿同样也是吃着这个,马屁精助理还多给他加了一个。他吃的时候差点噎住,喝了大半瓶水,抬起手腕看时间,不知道许多宁什么时候过来。

    今天他很忙,等会她过来他可能没办法陪她好好参观了。

    周燿把助理叫进来,打算等会让助理陪多宁参观公司一圈,转而想想又觉得不是事儿。

    许多宁一不是小朋友,二不是刘姥姥,她难道不可以自己呆在他办公室玩会么!

    旁边,助理昂头待命地等了半天,琢磨着开口:“周总……”

    “没事,出去吧。”周燿挥挥手,随后又加了一句,“下次不用多给我加鸡腿,我胃口也没那么好。”

    下午,周燿又组织了几位网上的运营经理开了一个临时小会。会议室出来,他再次抬手看了看时间,已经四点一刻。

    他回到办公室,里面没有等着的人,外套和车钥匙也没有出现在办公桌;周燿在办公椅坐下,倾过身拨号,连接前台。

    “今天下午有没有人来找我,姓许,女的。”

    “没有诶……周总。”前台小姐霹雳巴拉敲打键盘,快速查看拜访记录,顿了下,“周总,不过有一个您的同城速达快递,刚刚送到……”

    周燿:“把它拿来。”

    没有错,这个刚刚送到的速达快递是许多宁寄来,里面放着他的车钥匙。衣服外套不在。除了车钥匙,还有一张纸条——

    “衣服我干洗了再给你。下午我陪颜艺逛街,不过来了。”

    周燿将纸条丢在桌面,打开手机,12点钟的时候,多宁已经提前给他发了一条类似的消息过来,是他没注意看。

    周燿忍不住哼了声。几岁的人了,还跟学生时候一模一样,女性朋友永远比他要重要。周燿打开前面抽屉,里面有一份他让公司法务刚拟好的委托代理售房协议,他原本今天亲手给她,顺便给她讲讲协议内容,不过现在也没必要了。

    干嘛这样麻烦,他也寄个同城快速过去不就好了。

    周燿靠着椅背,压了压肩颈,再次拿起这条纸条看了看。还算她有点良心,知道要将他衣服洗了再送来。

    多宁不是故意不给周燿送车钥匙和外套。事有轻重缓急,下午颜艺问她可以不可以陪她逛街买新衣服,她实在没办法拒绝,也不想拒绝。

    “下星期我要回海城一趟,去那边拿回我一些衣物,想漂漂亮亮去。”颜艺这样说。

    虽然买衣服是小事,但对现在的颜艺很重要。

    那边,也就是王家。颜艺和王烨结婚的婚房是王烨全款,离婚后自然和颜艺无关。颜艺没办法继续称之为家,就用那边代指。海城距离a市不远,靠近a市的一个海滨城市。颜艺和王烨都是海城本人,不过颜艺不想在海城呆,早多宁回国两天,就在a市的姐家里住了。

    既然这样,下午最重要的事就是好好选一套衣服,将自己和心情一起更新升级。大商场逛街,多宁和颜艺像大学那会相互给对方选衣服,然后臭不要脸地互捧对方和自己的眼光。

    颜艺还做了一个决定,打算在a市找份工作,重新站起来。她说自己一个堂堂a大毕业生居然当了一年全职太太,实在可耻可笑。虽然毕业的时候她的梦想就是当一枚幸福的全职主妇。

    现在,她要迷途知返。

    有时候做决定并不困难,只要拿出了足够的勇气。昨晚一场宿醉,对颜艺来说,仿佛有了脱胎换骨的功效。

    “对了,替我谢谢周燿啊。”提着一堆购物袋,颜艺挽着多宁的手说,“虽然昨天我神志不清,但也知道过来帮忙的人是周燿。”

    啊,颜艺知道昨晚是周燿么?多宁耳朵莫名有些红,点了点说:“嗯,我转告他。”

    “你们呢,怎么样了?”颜艺嘿嘿笑了两下,又说起来,“你留学也回来了,周燿现在又这样好,是不是可以结婚了?”

    多宁哽住了。颜艺还是问到了她和周燿,但她和周燿……

    “颜艺,我……”多宁不知道怎么开口。她不是喜欢撒谎的人,只是她和周燿那样结婚和离婚,一般人都没办法理解。用周妈妈的话说,她和周燿把人生最重要的大事都当做小时候过家家了。

    不等她回答,颜艺挤挤唇,自嘲说:“不说不说,你看我自己刚离婚,又和你聊结婚问题,烦不烦。”

    呃……那她就以后说吧。

    她和周燿的事,也不是在这大街上能随便说清楚。

    商场三楼路过一家公仔玩具店,多宁习惯逐步停留往里面看,然后颜艺已经拉着她手进去:“走,老样子,陪你看看。”

    真幼稚。

    多宁嫌弃自己,又享受逛公仔玩具店的快乐。中间,她意外在进口货品区看到一个自己作品,这是她给多伦多一家玩具公司设计的产品,没想到国内也有了。

    “颜艺,这只粉皮猪是我——”多宁憋不住开心,惊喜地拉着颜艺指着货架上的一头粉色小猪猪。

    “你的?”

    “对,我设计的公仔。”多宁漾着笑告诉颜艺,又说了一遍。

    “天哪,太棒了。”颜艺也为她开心,然后丢出一句豪言,“那我要买三头回去。”

    三头……

    这家公仔店总共只有4只粉皮猪,颜艺买走了3只,作为礼物送给她的姐姐姐夫以及小外甥。多宁自己带走了1只,留作纪念。

    顿时,这只来自多伦多的粉皮猪“热销”得断了货。

    ——

    之后两天,多宁从酒店搬到了蓝天花园,外婆留给她的那套两居室里。她和周燿再次见面,是她搬入蓝天花园的第二天。周妈妈得知她已经回国,给她打了一个电话。

    让她过去吃个饭。

    周妈妈除了是周燿的妈妈,从小看她长大的邻居阿姨,还是她的高中三年班主任。所以,就算她和周燿结过婚,多宁对周妈妈还是比较……畏惧和听话。

    比如今天晚饭到周家吃饭,周妈妈让她五点过去吃饭,她绝对不会晚点一分钟;饭桌周妈妈说她瘦了让她多吃一点,她就不会留下一粒米。

    周燿将她这种德性,叫做高中三年后遗症。和普通的媳妇怕婆婆,没有任何关系。

    周燿的家庭结构很简单,四口之家,妈妈是高中老师,爸爸是牙科医生。他是超生儿,上面还有一个大他两岁的哥哥,现在也是牙医。

    小时候,多宁最喜欢的就是周哥哥。

    饭桌,周爸爸含沙射影地提起了周燿现在做的事情:“昨天张阿姨和我说她在网上投资被骗了五万块,说什么p2p都是骗人的……”

    “那是她脑子有坑。”周燿抬起头,对视着自己爸说,“老老实实的10%年化不投,偏要选择50%的年化收益率,她以为投资就是抢钱啊。”

    周爸爸:“……”

    周燿呵了呵气,又加了一句:“不被骗才奇怪。”

    不够,再来一句:“还有这位张阿姨故意在你面前说这些,一听就是居心不良,你还真搭理她了!”

    “我说你一句,你回我几句?”周爸爸不想同儿子说了,看向拿着筷子又不知道吃什么的多宁,“小宁,来一个螃蟹好不好?”

    多宁猛地摇头:“不用!周爸爸。”

    出息!周燿直接拿了一只螃蟹,放到了旁边人的碗里。

    多宁低头看了看碗里的螃蟹,她是真的吃不下了……

    晚饭结束,周燿出去接一个电话,周哥哥坐在沙发给她切水果,周爸周妈一起进了厨房。多宁望了望厨房方向,觉得自己坐着吃水果让周爸周妈洗碗不太好,站起去了厨房。

    周家客厅和厨房隔了一道走廊和偏厅,多宁来到偏厅,还未上前就听到厨房里周爸爸和周妈妈的说话声。

    “结婚我们不知情,离婚也不提前和我们说,真不知道我们算什么父母。”

    “杜老师,别妄自菲薄,至少你儿子结婚离婚还是告诉了你。还有这事别怪多宁,不管结婚离婚可都是你儿子带着多宁的……”

    不小心听到了两句尴尬话,多宁立马转过身,打算悄悄离开偏厅。偷听长辈说话很不礼貌,何况他们聊得还是她。

    好紧张。小心翼翼走出了偏厅,多宁正要舒一口气,一只手突然抓住了她手腕。周燿迎头撞面地立在了她面前。

    “你在干嘛,进厨房偷鱼吃么?”他不轻不重地问。

    多宁:“……”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