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 chapter5
    酒店自助早饭时间到10点,多宁没想到颜艺还能起来吃;最后半小时,以风卷残云地方式消灭了一盘盘高热量食物。

    颜艺说她是易胖体质,同王烨在一起后为了保持身材平时连吃个土豆都小心翼翼,她如此辛苦,依旧抵不过那些天生易瘦体质的小妖精们,比如王烨那位美国留学时期交往的女神女友。

    颜艺说,和王烨结婚后她一直很自卑,每天都希望自己变得更优雅,更得体。她报名了瑜伽、茶道、油画……怎么提升自己怎来。可是不管她怎么努力,依旧达不到那位女友的十分之一。因为远远达不到,她变成了可怜的东施效颦。

    当然,她也有自己的特长,小学到大学一直是女子铅球第一名。所以最后她找那位女友干架了,然后她和王烨彻底土崩瓦解。

    王烨说他可以不离婚,只要她好好冷静,不吵不闹。

    多好笑,他们两人藕断丝连,闹到最后她成了过错方;狼狈又难堪的那个不被爱的人。

    她闹她吵,她流泪难过,那位女人却依旧保持云淡风轻,以一副不悲不喜的姿态观看完她所有大吵大闹,然后无奈地说一句:sorry,是我打扰你们的生活了。

    她问王烨,你到底还爱不爱她啊。

    他回答她,曾经很爱。

    现在呢。

    他说不知道,但是忘不了。

    终于,她受不了选择离婚。

    离婚前夕问王烨,那我呢,你爱过我吗?

    王烨却反问她,为什么结婚的时候你不问我这个问题。

    是啊,结婚的时候不问爱,离婚再问这个问题又有什么意思。

    所以,从头到尾都证明全是她自己的错,嫁得太轻易,爱得太卑微,活得没底气。所幸,她断得够彻底,最后拯救和弥补了自己。

    “小宁,我觉得自己可以活得更棒一点……这就是我选择离婚的原因。”颜艺拿了纸巾擦拭双手,然后对着多宁翘了翘嘴角。

    多宁是含泪听完了颜艺所有的话,忘了自己也离过婚,论资论辈,她还是一个前辈。

    虽然她和周燿有些不一样。

    大学时期,她和颜艺两人一旦有谁遇上糟糕事,另一个就用更糟糕的事安慰对方的心情。当颜艺说自己年纪轻轻就是一个离婚女人时,她很想告诉颜艺,离婚也没什么大不了,她五年前就是离婚女人了。

    可是,她和周燿离婚的时候有过约定,为了不影响对方后面找对象和谈恋爱,她和他结婚离婚的事要相互保密,如果实在没必要就不要多提。

    免得,造成了不好影响。

    唉,多宁有些责备自己——怎么周燿说什么,她都会听呢。

    周燿今天是打出租车上班,下车的时候面对几位员工注视,感觉自己很亲民。周一是新产品发布,全公司集体作战,午饭订的是统一的鸡腿盒饭。

    中午,周燿同样也是吃着这个,马屁精助理还多给他加了一个。他吃的时候差点噎住,喝了大半瓶水,抬起手腕看时间,不知道许多宁什么时候过来。

    今天他很忙,等会她过来他可能没办法陪她好好参观了。

    周燿把助理叫进来,打算等会让助理陪多宁参观公司一圈,转而想想又觉得不是事儿。

    许多宁一不是小朋友,二不是刘姥姥,她难道不可以自己呆在他办公室玩会么!

    旁边,助理昂头待命地等了半天,琢磨着开口:“周总……”

    “没事,出去吧。”周燿挥挥手,随后又加了一句,“下次不用多给我加鸡腿,我胃口也没那么好。”

    下午,周燿又组织了几位网上的运营经理开了一个临时小会。会议室出来,他再次抬手看了看时间,已经四点一刻。

    他回到办公室,里面没有等着的人,外套和车钥匙也没有出现在办公桌;周燿在办公椅坐下,倾过身拨号,连接前台。

    “今天下午有没有人来找我,姓许,女的。”

    “没有诶……周总。”前台小姐霹雳巴拉敲打键盘,快速查看拜访记录,顿了下,“周总,不过有一个您的同城速达快递,刚刚送到……”

    周燿:“把它拿来。”

    没有错,这个刚刚送到的速达快递是许多宁寄来,里面放着他的车钥匙。衣服外套不在。除了车钥匙,还有一张纸条——

    “衣服我干洗了再给你。下午我陪颜艺逛街,不过来了。”

    周燿将纸条丢在桌面,打开手机,12点钟的时候,多宁已经提前给他发了一条类似的消息过来,是他没注意看。

    周燿忍不住哼了声。几岁的人了,还跟学生时候一模一样,女性朋友永远比他要重要。周燿打开前面抽屉,里面有一份他让公司法务刚拟好的委托代理售房协议,他原本今天亲手给她,顺便给她讲讲协议内容,不过现在也没必要了。

    干嘛这样麻烦,他也寄个同城快速过去不就好了。

    周燿靠着椅背,压了压肩颈,再次拿起这条纸条看了看。还算她有点良心,知道要将他衣服洗了再送来。

    多宁不是故意不给周燿送车钥匙和外套。事有轻重缓急,下午颜艺问她可以不可以陪她逛街买新衣服,她实在没办法拒绝,也不想拒绝。

    “下星期我要回海城一趟,去那边拿回我一些衣物,想漂漂亮亮去。”颜艺这样说。

    虽然买衣服是小事,但对现在的颜艺很重要。

    那边,也就是王家。颜艺和王烨结婚的婚房是王烨全款,离婚后自然和颜艺无关。颜艺没办法继续称之为家,就用那边代指。海城距离a市不远,靠近a市的一个海滨城市。颜艺和王烨都是海城本人,不过颜艺不想在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