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chapter4
    颜艺彻底瘫了。

    段苗苗和邬江离开后,颜艺吵着要吃后缘路的一家烧烤,后面又喝了半瓶啤酒,然后就断片了;趴在了小方桌。

    中间,多宁也知道了颜艺离婚的原因。

    她和老公“王爷”相亲认识,她看中了他的举止文雅和学识,他也坦白她符合他对妻子的要求,然后两人顺利结婚。“王爷”是她在群里的对丈夫的亲昵称呼,其实“王爷”大名王烨。也曾彼此信任,也曾相亲相爱,只是时间太短。

    刚结婚一年,小孩还没来得及制造,“王爷”重遇了留学时期分手的初恋女友。

    颜艺说看到那位初恋第一眼就不战而败了。对手太高级,双商高还又白又美又有钱,她根本没有作战的能力。唯有比对手好就是她的36d好,对方只是妥妥的骨感女神。

    可惜,她老公不是一个“胸控”,她连唯一的优势都变成了劣势。

    后面,颜艺就趴下了。

    多宁拦不住颜艺喝酒,也不想这个时候拦着颜艺,只能一口不喝保持清醒和体力带颜艺回她住的酒店。

    只是,她有些算错了情况。

    一直没有的士经过,她拿出手机叫滴滴,没有等到滴滴小哥接单,先遇到了几位“热心男士”上来问东问西,要不要送她们回去。她一向胆小,假装拿起手机拨号,然后故作气势地开口:“亲爱的,你到了吗?”

    这招还算好用,要上来帮忙的热心男士吹了吹口哨,悻悻离开。

    多宁吁了一口气,就在这时,手机听筒里传出一道熟悉的男中音——“亲爱的是谁?”

    吓得多宁差点扔掉手机。

    手机里说话的人是周燿。她刚刚的确拨的是周燿号码,但她明明少按了一个数字,怎么还是接通了……多宁握着手机,不知道是不是听到周燿声音,莫名安心下来,贯穿而过的街头冷风将颜艺身上的酒气吹在了她脑门,她讷讷地对着电话那边的人叫了一声:“周燿……”

    然后,不等周燿接话,她快速请求:“周燿,你可以过来接我一下吗?”

    她知道周燿的新居就在a大附近,靠近他公司所在的创业园区。

    不好意思,周燿现在不在新居,而是公司。

    今天是周日,这个点周燿还坐镇公司技术部门,为了确保明天周一的新产品发布可以万无一失。办公桌前人人放着一杯星巴克,不过咖啡早凉了。做他这行恨不得每天24小时当做48小时来用,像今晚这样加班加点可以说是常事。

    一夜暴富的神话,绝不是媒体们那些文章里随便写写的时势造英雄。

    当然他也不是什么英雄,这个时候还在剥夺和压榨员工时间和精力,用吸血鬼来形容更加贴近。多宁电话打来的时候,他正看到一位安全测试工程师打哈欠,下一秒自己也打了一个重重的哈欠。

    仰了仰头,脖颈咯咯得响,下子又神清气爽。

    就是这个时候,许多宁的电话就进来了,开头就是一句急巴巴的亲爱的。

    不知道叫的是人,还是鬼。

    周燿结束了会议,人躺靠在会议椅不想动弹,面对许多宁让他去接她请求,他从裤袋拿出了车钥匙把玩,想到她轻易卖房却不和他商量,拿乔起来:“为什么找我?我们不是离婚了吗?”

    不是还有其他亲爱的么。

    多宁双手抱着颜艺,右手还要绕着颜艺同周燿打电话。她和周燿关系本身亲近,就算两人没有结过婚,也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不过,她刚刚请求周燿帮忙的口气过于自然熟稔,仿佛两人关系一下子回到了原来——没结婚的时候。

    “你不是说离婚了还是好朋友吗?”多宁开口,用话堵周燿。

    周燿性格她知道,吃软不吃硬,外加口是心非。

    果然,周燿下一句是——“这话,你也信?”

    事实,周燿说完这话的时候人已经出了公司,迈着长腿从电梯下来。随后,耳边响起多宁掷地有声的回话——“我信。”

    嘴角蓦地扯起一些笑:“把地址发我。”

    周燿到多宁这里真不远,驱车过来五分钟。夜色沉沉,他从车里下来看到多宁,以及躺在多宁怀里另一个,绷了绷脸。

    “周燿,你帮我把颜艺抱到车里。”多宁抬头,看到周燿来了便说。

    周燿扫了一眼,回答得很干脆:“抱不动。”

    多宁再次抬头。

    “你把她叫醒,让她自己走。”周燿又说。

    如果能叫醒颜艺就好了……

    多宁再次服软:“周燿,你就帮帮忙。”

    周燿皱了下眉,弯腰抱起了许多宁怀里的女人,然后一气呵成地丢进了车后座。特斯拉跑车的空间不错,后座刚好可以躺一个人。

    多宁坐进了副驾驶,系上安全带。

    “周燿,谢谢你。”她道谢,然后又道歉,“不好意思……大晚上还让你过来一趟。”

    真客气。周燿发动车子,引擎轰鸣,回她一句:“你也知道现在是大晚上啊。”

    多宁接受奚落,没有任何意见。

    “住哪?”周燿问她。

    多宁顿了下,说了她目前住着的连锁酒店名字,以及具体地址。

    然后,周燿也顿了下,本要继续奚落,想到什么又停下来。“为什么不住星海湾了?”周燿过了两个路口,又问她。

    因为她怕住回星海湾就会舍不得卖掉它。

    “那个卖房的事。”多宁主动挑起话题,因为他说要帮她卖。今天钟经理也联系过她,说要带新客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