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chapter4
    颜艺彻底瘫了。

    段苗苗和邬江离开后,颜艺吵着要吃后缘路的一家烧烤,后面又喝了半瓶啤酒,然后就断片了;趴在了小方桌。

    中间,多宁也知道了颜艺离婚的原因。

    她和老公“王爷”相亲认识,她看中了他的举止文雅和学识,他也坦白她符合他对妻子的要求,然后两人顺利结婚。“王爷”是她在群里的对丈夫的亲昵称呼,其实“王爷”大名王烨。也曾彼此信任,也曾相亲相爱,只是时间太短。

    刚结婚一年,小孩还没来得及制造,“王爷”重遇了留学时期分手的初恋女友。

    颜艺说看到那位初恋第一眼就不战而败了。对手太高级,双商高还又白又美又有钱,她根本没有作战的能力。唯有比对手好就是她的36d好,对方只是妥妥的骨感女神。

    可惜,她老公不是一个“胸控”,她连唯一的优势都变成了劣势。

    后面,颜艺就趴下了。

    多宁拦不住颜艺喝酒,也不想这个时候拦着颜艺,只能一口不喝保持清醒和体力带颜艺回她住的酒店。

    只是,她有些算错了情况。

    一直没有的士经过,她拿出手机叫滴滴,没有等到滴滴小哥接单,先遇到了几位“热心男士”上来问东问西,要不要送她们回去。她一向胆小,假装拿起手机拨号,然后故作气势地开口:“亲爱的,你到了吗?”

    这招还算好用,要上来帮忙的热心男士吹了吹口哨,悻悻离开。

    多宁吁了一口气,就在这时,手机听筒里传出一道熟悉的男中音——“亲爱的是谁?”

    吓得多宁差点扔掉手机。

    手机里说话的人是周燿。她刚刚的确拨的是周燿号码,但她明明少按了一个数字,怎么还是接通了……多宁握着手机,不知道是不是听到周燿声音,莫名安心下来,贯穿而过的街头冷风将颜艺身上的酒气吹在了她脑门,她讷讷地对着电话那边的人叫了一声:“周燿……”

    然后,不等周燿接话,她快速请求:“周燿,你可以过来接我一下吗?”

    她知道周燿的新居就在a大附近,靠近他公司所在的创业园区。

    不好意思,周燿现在不在新居,而是公司。

    今天是周日,这个点周燿还坐镇公司技术部门,为了确保明天周一的新产品发布可以万无一失。办公桌前人人放着一杯星巴克,不过咖啡早凉了。做他这行恨不得每天24小时当做48小时来用,像今晚这样加班加点可以说是常事。

    一夜暴富的神话,绝不是媒体们那些文章里随便写写的时势造英雄。

    当然他也不是什么英雄,这个时候还在剥夺和压榨员工时间和精力,用吸血鬼来形容更加贴近。多宁电话打来的时候,他正看到一位安全测试工程师打哈欠,下一秒自己也打了一个重重的哈欠。

    仰了仰头,脖颈咯咯得响,下子又神清气爽。

    就是这个时候,许多宁的电话就进来了,开头就是一句急巴巴的亲爱的。

    不知道叫的是人,还是鬼。

    周燿结束了会议,人躺靠在会议椅不想动弹,面对许多宁让他去接她请求,他从裤袋拿出了车钥匙把玩,想到她轻易卖房却不和他商量,拿乔起来:“为什么找我?我们不是离婚了吗?”

    不是还有其他亲爱的么。

    多宁双手抱着颜艺,右手还要绕着颜艺同周燿打电话。她和周燿关系本身亲近,就算两人没有结过婚,也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不过,她刚刚请求周燿帮忙的口气过于自然熟稔,仿佛两人关系一下子回到了原来——没结婚的时候。

    “你不是说离婚了还是好朋友吗?”多宁开口,用话堵周燿。

    周燿性格她知道,吃软不吃硬,外加口是心非。

    果然,周燿下一句是——“这话,你也信?”

    事实,周燿说完这话的时候人已经出了公司,迈着长腿从电梯下来。随后,耳边响起多宁掷地有声的回话——“我信。”

    嘴角蓦地扯起一些笑:“把地址发我。”

    周燿到多宁这里真不远,驱车过来五分钟。夜色沉沉,他从车里下来看到多宁,以及躺在多宁怀里另一个,绷了绷脸。

    “周燿,你帮我把颜艺抱到车里。”多宁抬头,看到周燿来了便说。

    周燿扫了一眼,回答得很干脆:“抱不动。”

    多宁再次抬头。

    “你把她叫醒,让她自己走。”周燿又说。

    如果能叫醒颜艺就好了……

    多宁再次服软:“周燿,你就帮帮忙。”

    周燿皱了下眉,弯腰抱起了许多宁怀里的女人,然后一气呵成地丢进了车后座。特斯拉跑车的空间不错,后座刚好可以躺一个人。

    多宁坐进了副驾驶,系上安全带。

    “周燿,谢谢你。”她道谢,然后又道歉,“不好意思……大晚上还让你过来一趟。”

    真客气。周燿发动车子,引擎轰鸣,回她一句:“你也知道现在是大晚上啊。”

    多宁接受奚落,没有任何意见。

    “住哪?”周燿问她。

    多宁顿了下,说了她目前住着的连锁酒店名字,以及具体地址。

    然后,周燿也顿了下,本要继续奚落,想到什么又停下来。“为什么不住星海湾了?”周燿过了两个路口,又问她。

    因为她怕住回星海湾就会舍不得卖掉它。

    “那个卖房的事。”多宁主动挑起话题,因为他说要帮她卖。今天钟经理也联系过她,说要带新客户过来看房,所以她想明确一下,怎么处理好。

    周燿:“你很急?”

    一句话,让多宁哑口无言,正要开口解释,周燿的车停在红灯前。

    “为什么要卖房?”周燿还是问她了,连问了好几句。

    “缺钱?”

    “想彻底移民国外?”

    “……我想创业,做点自己的事。”多宁开口说,然后瞧了眼周燿。当然创业是一个说辞,因为就算启动只会用到她卖房的一部分钱。还有大部分,她不能对周燿说。

    然而,创业两个字就让周燿笑了。

    “多宁……”周燿笑了好一会,摇着头问她,“你知道现在这个时候什么人最傻?”

    多宁知道不会是好话,没有接话。

    “卖房创业的人。”周燿说,语气笃定。

    原本,她还想好好同周燿说说她的创业方向,没想到还没说就被泼了凉水。多少有些生气,多宁回了一句:“你以前不是也卖房创业么?”

    难道不是他卖掉周爸周妈给他准备的婚房,她才用妈妈留给她的钱买了星海湾么。当然那会周燿建议她买星海湾没有错,五年,房价翻了三倍。比任何投资都好。

    周燿只是笑,然后以一种语重心长的口吻对她说:“多宁,我劝你打消你卖房创业的想法,它不适合你。”

    多宁没吭声。

    周燿:“哎——”

    他知道她没听进他的忠告。这个世界有两种人会卖房创业,傻子和疯子。他就是典型的疯子。

    酒店到了。

    周燿一样以拎的方式,将后座酒醉的女人从车里抱出来,再次一鼓作气移位到了多宁入住的酒店房间。然后,站在床边弹了下自己衣角,一脸嫌弃。

    因为外套沾上了酒气,周燿选择脱掉,丢进了多宁的手里。

    多宁见周燿如此嫌弃,只好希望他可以快点眼不见为净。“我送你下楼吧。”她看着他,语气真诚,眼眸泛着清润的光。

    这个态度,周燿感觉自己像尊佛。

    不过,请佛容易送佛难。周燿走到窗前,环视了一圈多宁入住的标间环境说:“你现在下楼,再去开一个房间,要大床房。”

    呃,多宁一时没有反应,将手放在大腿,微微勾了勾。

    周燿有些不快,语气更加坚决:“大半夜,你难道还让我开车再回去?”

    “你当我机器猫,不用睡觉?”

    “我很累了,十分钟后就要睡觉。”

    ……

    多宁以“加急”的方式给周燿办好了酒店大床房的入住,同时陪他来到房间门口,然后止步道了声晚安。

    “等会。”周燿低头打了一个哈欠,在多宁要下楼回房时,再次多嘴问一句,“你的创业方向是什么?”

    没想到周燿还是问她。

    “玩偶开发,个人名牌。”多宁回过头,笑眯眯地告诉周燿说。

    周燿忽然有些怔,有些困,还有些难以言喻的感觉。

    酒店长廊灯光很暖,但是眼前的许多宁比灯光还要暖。有时候,周燿觉得许多宁经历再多事都不懂人世辛酸。

    创业?她以为是小时候过家家啊。

    “多宁牌……玩具熊吗?”周燿说,不小心打了下舌头,注意到面前人眼里快溢出来的期待,又不忍心再打击。他知道刚刚车里她就希望得到他的肯定,就像小时候她想到什么主意都会找他肯定一下,而不是商量一下。

    “可以考虑吗?”多宁又问了他。就算车里他不客气地否定了她,她已经完全不计较了。

    “可以……考虑。”周燿点了两下头,手放在门把,“行了,晚安,明天见。”

    “嗯。”多宁拜了拜手,“明天见。”

    “明天见。”

    多宁心情不赖地下了楼,然后帮颜艺擦拭脸和手,等她拉上遮光窗帘,躺在另一种床上已经凌晨了。幸好她入住的时候酒店只有标间,今晚可以睡她和颜艺两个人。

    多宁闭上了眼睛,想到楼上睡着的周燿,脑子有些乱,然后昏昏沉沉地入睡。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突然想起周燿的说话声,一贯理直气壮的口吻。

    “多宁,以后你会知道,你妈妈做得没有错。”

    “你爸爸会对你愧疚一时,不会一直愧疚。”

    “如果你妈妈不和你爸爸离婚,你以后除了后妈,还有后爹,后弟弟,多可怜。”

    “还有你爸你妈赚的一切,以后准落在你那两个便宜弟弟手里。”

    “等你出嫁了,他们再送点嫁妆将你踢走,还觉得待你很好了……”

    “周燿,这个时候你能不能不要说这些。”

    “好了,不说了。我就是要告诉你,你这样嫁给我也挺好。”

    她和周燿什么时候结婚了?多宁猛地从梦里醒来,大脑慢慢恢复了清醒。她和周燿不只结婚了,还离婚很久了。多宁起来,看向另一张床上还睡着的颜艺,舒了一口气。

    拿出手机看时间,她揉了揉额头……已经早上9点半了?!

    微信里,7点钟周燿就开始给她发消息。

    7:00:醒来没?

    7:10:我的外套和车钥匙都在你那里。

    7:30: 一只鸟(鸟的图案,类似系统自带的表情图片。)

    7:40:一只鸟

    7:50:一只鸟

    8:00:算了,我去公司了,下午你把外套和钥匙送我公司。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