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chapter3
    多宁暂住天川路的一家连锁酒店。

    她在a市城北的蓝天家园还有一套老房子,外婆去世留给她的房产。80年底的两居室,房子虽破旧,却是是中心学区房。

    蓝天家园和星海湾,她是做了一番决定才考虑卖掉星海湾。

    酒店盥洗台前,多宁吹干蓄养三年的长发爬回大床,躺了一会,打算拨个视频电话给加拿大多伦多的姨妈,算算时差这个点姨妈他们应该已经起床了;视频还没得到回应,手机先进来一个电话,屏幕闪动着一串11位数字。

    来电显示是a市的本地号码。

    她换手机后一直没有存回这些老号码,但是能认出这11个数字是堂哥许文邺的手机号。

    这个点打来的电话,难道是临危受命?

    多宁从床上起来,趿着酒店的软底拖鞋,走到外面的露台接听电话。

    她本是土生土长的a市人,除了她昨天联系的大学室友,她在a市还很多亲朋好友。她的爸爸,奶奶,大伯……

    五月的夜晚还是有些凉意,多宁靠着墙,默不作声地听着堂哥说话。一句又一句,徐徐善诱。

    她一向嘴笨,索性什么也不说。

    “……宁宁?”

    “我在,听。”多宁回应了一声。

    “那就明天回来一趟吧。我们都去奶奶家,这样大家都可以见见面。”堂哥口气轻松,愉快地笑了两声又说,“还有我女朋友,你也没见过吧……明天让你们好好认识认识。”

    多宁抵挡不住了,答应下来:“好。”

    后面堂哥又说了什么,她都说好。她要快点结束这通电话,开始做她自己的事情。

    第二天,多宁如约去奶奶那边,堂哥怕她找不到,要她住址好安排司机过来接。她拒绝了,又不是小孩,她可以按照地址打车过去。

    堂哥给的地址是紫金路2229号榆园a区17幢。她大伯给他奶奶买的一处郊外别墅,在线地图显示位置靠近a市后仙湖的一家大型疗养院,环境宜人,但是交通不便。

    以至于叫车的时候,她被三位司机拒绝后才得到乘载。

    她大伯早年是a市有些名头的企业家,做有色金属发的家,产业做大后开始上市,然后整个许家就跟着风光。

    今天,奶奶这里有个家庭聚会,她爸一家人,她大伯和姑姑一家人都来了。热热闹闹,汇在花园里烧烤,聊天。

    而她,已经是客人;提着礼物过来。

    别墅外面,堂哥出来接她。

    “瘦了,漂亮了。”堂哥接过她手里的礼品袋,端视她一番后又说,“看着,好像还长高了一些……是不是?小宁真长高了?”

    多宁有些佩服堂哥的眼力,点点头:“对,长高了三厘米。”出国前是标准的160,现在是163公分,光脚量。

    堂哥一脸不可思议,对她成年后还可以长高这件事表现出了十足的惊奇。

    “哥哥,我也长高了。”

    “还有我!”

    两道童声一前一后冒出来,两个家伙双双贴在堂哥身侧,蹦蹦跳跳得比着高。他们穿着一模一样的上衣背带裤,同款运动鞋,唯有脑袋戴着的鸭舌帽不一样,一蓝一白。

    他们,是她同父异母的双胞胎弟弟。

    多宁抬了抬头,看到他们的妈妈,一身利落的女式西装站在花园烧烤架旁,手里拿着刷子对她这边弯了下唇,算是客客气气同她打过招呼。

    多宁收回视线。

    “小天,小凯,她就是你们的……姐姐。”堂哥弯下腰介绍,随后笑着对她说,“小宁,你看他们都那么大了,时间真快。”

    多宁瞥了他们一眼,站着,不知道说什么。

    “姐姐……姐姐好!”

    没想到他们异口同声地叫了她姐姐,声音又响又尖,抑扬顿挫,仿佛被提前训练过。

    然而小孩真实,包括他们表现出来的虚假和虚张声势的礼貌。

    这样的待遇,多宁还是没有回应,堂哥无奈地拍了下她肩膀:“走,带你认识我女朋友。”

    堂哥女朋友叫叶思思,人正在屋里陪奶奶说话。多宁跟着堂哥进屋,屋里屋外都是一堆人,她一块见了奶奶、爸爸、大伯大伯母……他们坐在客厅沙发,热络地聊着天。

    他们见她过来,都表现了极大的客气,然后周到地招呼她;包括她的爸爸,也是客客气气地对待她。如果说有什么不同,客气里夹着一份生疏的亲昵。

    只是这样的亲情,像是小时候电饭锅不小心烧坏的夹生饭,半生不熟,难以下咽。

    堂哥似乎发现她仍然没办法面对她的爸爸,赶紧将他女友介绍过来。

    “你好,我是思思。”女友从奶奶旁边站起来,落落大方地走在堂哥旁边,而后笑盈盈看着她说,“刚刚还在全家福看到你的照片,没想到真人更漂亮。”

    多宁略微愣了下,回应赞美:“……谢谢。”

    ——

    “对不起,哥哥还是没有仔细考虑你的感受。”别墅二楼露台,堂哥对她道歉。

    道歉什么,是她接受能力不好。多宁摇了摇头。

    “其实小宁……”堂哥欲言又止,笑了笑,还是换了话题问她,“怎么样,我女朋友。”

    多宁看着堂哥,不知道要不要说。如果不是名字和长相都一样,刚刚她差点认为自己认错了。事实她没有看错,今天看到的叶思思,和她在周燿那边认识的叶思思是同一个人。

    没想到,她能装作不认识她。

    “很漂亮。”多宁给了中肯评价,然后也没有多余的话。

    “那和哥哥我是不是男才女貌呀?”堂哥笑得眉飞色悦,顿了下,提到了周燿说,“对了,你回来和周燿联系过吗?”

    多宁想了想:“不算联系过。”

    堂哥视线往下,看了看院子里的花草、家人,最后看向她说:“周燿这几年发展很不错,我原本觉得他做的事情风险大不靠谱,没想到他居然将公司弄到纽交所上市了……最近我爸也老是提及他,不过他大概忙人事多,一次都联系不上……呵。”

    堂哥话里的间断;像是挑着话来说。

    “……他是很忙,我们也很少联系。”多宁说,不敢多接堂哥的话。怕一旦接不好,一方面辜负了堂哥的期待,一方面又要在周燿那边挨骂。

    堂哥点点头,不再多说。

    今天的天气是真好,透蓝带水。楼下郁郁葱葱的花园,已经烧烤飘香。

    “阿邺,小宁,可以下楼吃烧烤了。”楼下,大伯母叫人了。许家最和蔼,也是最贵气的女人。

    大伯能发家,一半来之大伯母家的帮忙。

    “大伯母越来越年轻了。”多宁对堂哥说。

    “必须呀,保养得勤快呢。”堂哥拢着她肩膀,“走,下楼。”

    花园两架烧烤架,他爸和大伯父姑姑分别一架。多宁主动走到了她爸这里,叫了一声“爸爸”。她爸面露微笑,赶紧从架子拿起一串烤好的烤翅,递给她。

    她一时没接。

    “德铭,现在女孩都节食,你给的这串鸡翅可太为难你闺女了。”他们的妈妈笑着开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