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chapter3
    多宁暂住天川路的一家连锁酒店。

    她在a市城北的蓝天家园还有一套老房子,外婆去世留给她的房产。80年底的两居室,房子虽破旧,却是是中心学区房。

    蓝天家园和星海湾,她是做了一番决定才考虑卖掉星海湾。

    酒店盥洗台前,多宁吹干蓄养三年的长发爬回大床,躺了一会,打算拨个视频电话给加拿大多伦多的姨妈,算算时差这个点姨妈他们应该已经起床了;视频还没得到回应,手机先进来一个电话,屏幕闪动着一串11位数字。

    来电显示是a市的本地号码。

    她换手机后一直没有存回这些老号码,但是能认出这11个数字是堂哥许文邺的手机号。

    这个点打来的电话,难道是临危受命?

    多宁从床上起来,趿着酒店的软底拖鞋,走到外面的露台接听电话。

    她本是土生土长的a市人,除了她昨天联系的大学室友,她在a市还很多亲朋好友。她的爸爸,奶奶,大伯……

    五月的夜晚还是有些凉意,多宁靠着墙,默不作声地听着堂哥说话。一句又一句,徐徐善诱。

    她一向嘴笨,索性什么也不说。

    “……宁宁?”

    “我在,听。”多宁回应了一声。

    “那就明天回来一趟吧。我们都去奶奶家,这样大家都可以见见面。”堂哥口气轻松,愉快地笑了两声又说,“还有我女朋友,你也没见过吧……明天让你们好好认识认识。”

    多宁抵挡不住了,答应下来:“好。”

    后面堂哥又说了什么,她都说好。她要快点结束这通电话,开始做她自己的事情。

    第二天,多宁如约去奶奶那边,堂哥怕她找不到,要她住址好安排司机过来接。她拒绝了,又不是小孩,她可以按照地址打车过去。

    堂哥给的地址是紫金路2229号榆园a区17幢。她大伯给他奶奶买的一处郊外别墅,在线地图显示位置靠近a市后仙湖的一家大型疗养院,环境宜人,但是交通不便。

    以至于叫车的时候,她被三位司机拒绝后才得到乘载。

    她大伯早年是a市有些名头的企业家,做有色金属发的家,产业做大后开始上市,然后整个许家就跟着风光。

    今天,奶奶这里有个家庭聚会,她爸一家人,她大伯和姑姑一家人都来了。热热闹闹,汇在花园里烧烤,聊天。

    而她,已经是客人;提着礼物过来。

    别墅外面,堂哥出来接她。

    “瘦了,漂亮了。”堂哥接过她手里的礼品袋,端视她一番后又说,“看着,好像还长高了一些……是不是?小宁真长高了?”

    多宁有些佩服堂哥的眼力,点点头:“对,长高了三厘米。”出国前是标准的160,现在是163公分,光脚量。

    堂哥一脸不可思议,对她成年后还可以长高这件事表现出了十足的惊奇。

    “哥哥,我也长高了。”

    “还有我!”

    两道童声一前一后冒出来,两个家伙双双贴在堂哥身侧,蹦蹦跳跳得比着高。他们穿着一模一样的上衣背带裤,同款运动鞋,唯有脑袋戴着的鸭舌帽不一样,一蓝一白。

    他们,是她同父异母的双胞胎弟弟。

    多宁抬了抬头,看到他们的妈妈,一身利落的女式西装站在花园烧烤架旁,手里拿着刷子对她这边弯了下唇,算是客客气气同她打过招呼。

    多宁收回视线。

    “小天,小凯,她就是你们的……姐姐。”堂哥弯下腰介绍,随后笑着对她说,“小宁,你看他们都那么大了,时间真快。”

    多宁瞥了他们一眼,站着,不知道说什么。

    “姐姐……姐姐好!”

    没想到他们异口同声地叫了她姐姐,声音又响又尖,抑扬顿挫,仿佛被提前训练过。

    然而小孩真实,包括他们表现出来的虚假和虚张声势的礼貌。

    这样的待遇,多宁还是没有回应,堂哥无奈地拍了下她肩膀:“走,带你认识我女朋友。”

    堂哥女朋友叫叶思思,人正在屋里陪奶奶说话。多宁跟着堂哥进屋,屋里屋外都是一堆人,她一块见了奶奶、爸爸、大伯大伯母……他们坐在客厅沙发,热络地聊着天。

    他们见她过来,都表现了极大的客气,然后周到地招呼她;包括她的爸爸,也是客客气气地对待她。如果说有什么不同,客气里夹着一份生疏的亲昵。

    只是这样的亲情,像是小时候电饭锅不小心烧坏的夹生饭,半生不熟,难以下咽。

    堂哥似乎发现她仍然没办法面对她的爸爸,赶紧将他女友介绍过来。

    “你好,我是思思。”女友从奶奶旁边站起来,落落大方地走在堂哥旁边,而后笑盈盈看着她说,“刚刚还在全家福看到你的照片,没想到真人更漂亮。”

    多宁略微愣了下,回应赞美:“……谢谢。”

    ——

    “对不起,哥哥还是没有仔细考虑你的感受。”别墅二楼露台,堂哥对她道歉。

    道歉什么,是她接受能力不好。多宁摇了摇头。

    “其实小宁……”堂哥欲言又止,笑了笑,还是换了话题问她,“怎么样,我女朋友。”

    多宁看着堂哥,不知道要不要说。如果不是名字和长相都一样,刚刚她差点认为自己认错了。事实她没有看错,今天看到的叶思思,和她在周燿那边认识的叶思思是同一个人。

    没想到,她能装作不认识她。

    “很漂亮。”多宁给了中肯评价,然后也没有多余的话。

    “那和哥哥我是不是男才女貌呀?”堂哥笑得眉飞色悦,顿了下,提到了周燿说,“对了,你回来和周燿联系过吗?”

    多宁想了想:“不算联系过。”

    堂哥视线往下,看了看院子里的花草、家人,最后看向她说:“周燿这几年发展很不错,我原本觉得他做的事情风险大不靠谱,没想到他居然将公司弄到纽交所上市了……最近我爸也老是提及他,不过他大概忙人事多,一次都联系不上……呵。”

    堂哥话里的间断;像是挑着话来说。

    “……他是很忙,我们也很少联系。”多宁说,不敢多接堂哥的话。怕一旦接不好,一方面辜负了堂哥的期待,一方面又要在周燿那边挨骂。

    堂哥点点头,不再多说。

    今天的天气是真好,透蓝带水。楼下郁郁葱葱的花园,已经烧烤飘香。

    “阿邺,小宁,可以下楼吃烧烤了。”楼下,大伯母叫人了。许家最和蔼,也是最贵气的女人。

    大伯能发家,一半来之大伯母家的帮忙。

    “大伯母越来越年轻了。”多宁对堂哥说。

    “必须呀,保养得勤快呢。”堂哥拢着她肩膀,“走,下楼。”

    花园两架烧烤架,他爸和大伯父姑姑分别一架。多宁主动走到了她爸这里,叫了一声“爸爸”。她爸面露微笑,赶紧从架子拿起一串烤好的烤翅,递给她。

    她一时没接。

    “德铭,现在女孩都节食,你给的这串鸡翅可太为难你闺女了。”他们的妈妈笑着开口。

    多宁只是看着自己爸爸,今天过来到现在,她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看她爸爸。不想承认,她爸爸老了;更不想承认,看到他两鬓白发时,她还是有些心疼。

    只是,人都会老,别说是操心的人。这五年,他爸又开始当两个男孩的爸爸,即使幸福,也是辛苦。加上他在大伯父公司一直做得不是很开心。

    “谢谢……爸。”多宁还是接过了爸爸手里的烤翅。

    “爸爸,我也要。”

    “我也要。”

    “你们等等。”他们妈妈扯了俩孩子,“……不是刚吃过么!”

    “……等会,爸爸等会给你们烤。”他爸伸手安抚他们,然后偏了下头。

    偏头的瞬间,多宁看到了爸爸眼里夹着的泪光,弯弯曲曲的鱼尾纹掩藏了它们。多宁把手中的烤翅递给他们:“我的给你们。”

    “小宁……”爸爸看向她,神色动容又有些复杂。

    多宁低了低头,心想她爸真不需要动容,她现在又不是小孩子,一串烤翅而已。

    就是有些难过,她和她爸的关系,变成了现在这样。

    她大四毕业的时候,她妈妈不幸胰腺癌,检查结果出来的时候,她妈妈第一件事不是入院治疗,而是同她爸离婚。

    然后,她也就知道了他爸爸除了是她爸爸,还是另外两个男孩的爸爸。

    当时很多人都劝她妈妈不要执意这样做,如果离婚等她走了,留下多宁一个人怎么办。她妈妈只是摇摇头,态度很坚决,理由是:“我家多宁不会争,不会争啊。”

    没错,她从小就是不会争的小孩。

    所以,她妈妈离开人世前,需要通过离婚的方式提前给她争到了他爸一半财产,然后变成遗产,留给她。

    中午,多宁离开了奶奶家,堂哥开车送她。

    车里堂哥又提了一次周燿,多宁将视线从车窗收回,对开车的堂哥说:“哥,你把我放在前面的春天广场吧,我顺便买点东西。”

    “好,好的。”奔驰gls400稳稳停在路边。

    多宁解开安全带:“谢谢哥。”

    “对了,晚上我和思思再请你吃一顿饭。”堂哥又约她晚上的饭,乐着说,“今天你和你家准嫂子还没有好好认识呢。”

    “晚上我有事。”多宁拒绝了堂哥再次邀约,拿着手机说,“真的,同学约好了。”

    “好,那下次。”

    多宁点了下头:“拜拜。”然后,下了车。

    然后步子,越来越轻快。

    她没有撒谎,她晚上的确有事,的确和同学约好了。刚刚别墅回来的路上,她终于收到了颜艺发来的消息——

    “晚上8点,麦田时光,301包厢。亲亲许宝贝,约么?”

    19点50,多宁提前十分钟抵达a大附近的麦田时光,301包厢;还没有推开门,先听到熟悉吼叫式的歌声,一阵阵鼓动她耳膜。

    “我在这儿,等着你回来,等着你回来看那桃花开……”

    “我在这儿,等着你回来,等着你回来……”

    多宁抬起手推开门,看向里面拿麦唱歌的两人,颜艺和段苗苗,忍不住咧了咧唇。还未开口,手已经被颜艺拉住,“还不过来一起唱!”

    好。

    多宁接过一只麦,咳嗽两声,看着屏幕滑动的歌词继续唱下去。

    暖暖的春风迎面吹

    桃花朵朵开

    枝头鸟儿成双对

    情人心花儿开

    啊哟啊哟……

    然后,摇摇手,扭扭腰。

    这首《桃花朵朵开》,是她们大学606寝室的室歌,每次来到学校附近的麦田时光的包厢,必须大家一起唱。

    ktv台面,已经摆上了各种吃食,还有果盘和酒。吃食一看就是偷偷外带进来,从学校后面的商业街买来。都是她们学生时代的最爱。

    没错,这些都是颜艺和段苗苗提前准备好的,她们知道多宁基本会提前十分钟过来,所以她们两人七点半就来了。

    “许宝贝,前两天我和苗苗故意没搭理你,有没有生气?有没有伤心呢?”颜艺抱着多宁亲亲,然后捧着她的脑袋认真发问。

    “没有。”多宁摇头笑着,眉眼弯弯,露出一排又细又白的牙齿。

    “真的?”

    “真的!”多宁回捧颜艺的脸,告诉她说,“我知道你们不会故意不理我,所以就猜到你们是有意的——”

    颜艺洋洋得意:“还是我家宝贝聪明。”

    “行了,你们俩肉麻够了没。”段苗苗强行挤了进来,用她173的身躯将两人拆分。

    “不行……苗姐,我还要跟我家宝贝亲热亲热!”颜艺夸张地挣脱段苗苗的手,继续回抱住多宁。

    这样的肉麻劲,一向配合的多宁也受不了,笑着说:“好了好了,再抱,你家王爷可要生气了。”

    气氛突然有些怪异。

    颜艺同样安静下来,下一秒,眼眶通红,抿着唇看着多宁说:“多宁……我离婚了。上个月。”

    ……

    夜里11点,唯一还有主的段苗苗让男友邬江过来接驾。邬江开着一辆灰色的别克车过来,打开车门从驾驶座下来,三步并两步地走到段苗苗面前。

    一如既往的白衣黑裤,和始终如一的冷峻面孔。五年,何昊头发都白了,邬江变化居然不大。

    “嗨,邬江。”多宁对邬江打了一个招呼,展露一个笑脸,声音很轻。她和邬江关系不熟,但认识很早。邬江是周燿的大学室友,可以说段苗苗和邬江在一起,她在里面还算当了红娘。

    邬江对她点了下头,再次看了看她,以及瘫在她旁边的颜艺:“我先送你们。”

    “不用不用。”多宁拒绝。

    “不用……”垂着头的颜艺同样抬头,坚决拒绝邬江好意,“我还要跟我家许许宝贝在一起。”

    “你们先走吧。”多宁抬着头,挤出一个让人放心的笑容,然后找了一个理由说,“我和颜艺等会……我们也有人来接。”

    实在没办法,她将话说得模凌两可,事实等会来接的只有滴滴小哥。

    “周燿!周燿!对不对……”颜艺趴在她耳边,呵呵地笑了两声,大声地叫出来。

    多宁无奈拍拍颜艺的头。

    然后提出要送她和颜艺的邬江也不再客气,他本不是热心男士,又长着一张冷脸。既然她和颜艺不需要,只带着女友段苗苗上了车。

    “等下。”有些醉意的颜艺又叫住了离开的邬江和段苗苗。

    两人一块回头。

    颜艺嘴巴扯扯,冲他们喊:“你们俩怎么那么墨迹,谈了七八年还不结婚!我都离婚了,你们……”

    居然还不结婚……搞笑!

    邬江同学没有任何反应,直接上了车。

    段苗苗不放心,上车前又回过头对多宁交代说:“多宁,等周燿过来接你们,你发个消息给我。”

    此时此刻,多宁也是心累又手酸,单手抱着颜艺,还要腾出一只手朝段苗苗比划了一个心虚的——“ok”。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