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chapter2
    何昊送女友回她住的公寓,下车前郑文娜坐在车里补了下妆,盖回化妆镜的时候说:“今天这事,要不要和周燿说?”

    “再说。”

    郑文娜不再多事,拎着包包进了公寓楼。

    何昊继续在车里琢磨,周燿和许多宁的事他知道不多,但他也是为数不多知道周燿结过婚的人;记得当时他人在b省工作,还特意打了八百块过去当礼金。

    何昊决定给周燿拨个电话,仰着头还没想好怎么开口,他先接到了周燿打来的电话——

    “翔天的那个旧厂改造项目怎么回事,怎么还没有开始?”

    手机里,周燿直问他工作,应该正在看项目书。

    何昊身子倏地往前拢了拢,将手机放在耳旁,拿出工作第一的态度说:“周总,我现在就过来跟你汇报。”

    “不用,电话里说就行。”周燿声音略微沙哑,带着少许鼻音。

    “那个,我还是过来吧……我正好要去公司拿东西。”何昊声音带笑。上午看房的事能当面说就当面说,不然后面误会大了,燿子认为他和文娜要抢他的婚房,前婚房……怎么办?

    “我不在公司。”然而,周燿并不想在周六见到他。

    “我知道,我现在就来你家找你……”何昊权当做听不明白,见缝插针又找了一个借口,“对了,我听你声音好像感冒了,要不要我顺便给你带点药?”

    周燿:“……”

    一个小时后,周燿穿着浴袍,一脸冷漠给他的项目经理开了门。这样的周六,周燿基本可以睡到12点,即使起来临时工作也是端着电脑坐在床头。

    包括一个小时前给何昊打电话。

    此时此刻,立着长腿站在门里,周燿湿润的发尖散发着沐浴露味道,俊秀的单眼皮第一眼看的不是特意前来的何昊,而是何昊旁边的……外卖小哥。

    “谢谢。”周燿道谢,接过小哥递上的两盒食物。

    没错,何昊旁边还有一位外卖小哥,两人凑巧一起上来。

    周燿提着外卖直径回了客厅,何昊自觉换鞋进屋。周燿拿起遥控器,电视打开便是一档体育栏目。何昊站在客厅过道转了转视线,清楚这屋没有其他异性,还是开着玩笑问一句:“燿子,没有不方便吧。”

    周燿把多买的牛肉酱倒入面条里,掰开筷子说:“就算不方便,你不是也过来了么?咳……”

    还真感冒了。

    何昊笑笑,将带来的药放在茶几,一块坐了下来。也不急着开口。

    曲屏电视里,正在回播上个星期的精彩赛事,何昊投入地喊了两个好球,周燿斜过头:“你最近很闲么?”

    “还好,就是到处看房比较累。”何昊回话,眼睛继续看着球赛。事实他和文娜准备今年结婚,由于两人都是外地,没有父母帮衬,不管哪样事都忙到他口舌生疮。

    周燿懒得多问,继续吃着他的牛肉拌面,吸溜吸溜,然后打开矿泉水,灌了几口。

    “燿子,你觉得星海湾怎么样?”何昊开始说了,打开话题。

    “你不是特意找我聊工作聊项目吗?”周燿解决了大半的拌面,瞥了几眼电视里的比赛。

    何昊明白周燿话里的奚落,也知道周燿肯定知道清楚自己特意过来有其他原因,索性把事情说出来:“我和文娜不是要结婚么,今天文娜看房,她看中了星海湾一套房。”

    “哦。”周燿吃得差不多了,随便收拾了下茶几,而后双腿交叠,后腰往沙发靠问,“所以你今天过来,是要跟我讨论买房?”

    “……”何昊还是先换回话题,“翔天那边我正要跟你说进展。”

    周燿:“那就快说。”

    何昊切换工作模式,交代翔天那个旧厂改造遇到的几个问题。这是一个收益率高达百分之四十的项目,盈利逻辑和风险都非常清楚,就是需要一定的社会资源。

    周燿捏着矿泉水瓶,没有太多的建议,舌头抵了圈上颚思忖了半会说:“这个项目给罗是做吧。”

    “这个——”何昊斟酌着说:“燿子,我想自己做。”

    周燿没再说,继续看球。

    何昊双手相握,又找了一个球赛话题当做切入。周燿最烦就是何昊这种扭捏样,开门见山直接问:“你今天找我到底什么事?”

    “……我今天看到多宁了,她人在星海湾,文娜看到的房子就是星海湾的1901室,多宁在出售这套房子。”一口气说完,没有任何停歇。

    周燿:“……”

    ——

    何昊离开的时候,留下一张名片。餐厅间,许多宁看了眼名片上的公司名字和联系方式,将名片放回餐桌。

    名片上面写着的一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她很熟悉,因为五年前她还是这家公司的股东。

    当然现在,不是了。

    多宁打开手机,她发在大学宿舍群“606少女帮”的信息还没有得到任何回复,正要放回手机,聊天框里终于慢慢悠悠地跳出一条消息。

    来自d少女的颜艺:“哎呦呦,刚刚说话的人是哪位小仙女?”

    颜艺消息上面是她五分钟刚刚发出的——“606各位少女们,我回来了。”

    很快,b+少女段苗苗的头像也进入聊天框里:“小宁,你回来了呀?”

    然后,就没然后了。

    多宁捧着手机输入:“你们有谁在a市,我们聚聚好不好?”

    “再约吧,忙。”

    “小宁对不起,我在a市,不过我最近事情也比较多。”

    段苗苗和颜艺都拒绝了她,多宁回了一个哭泣的表情,点开群成员另一个暗着的头像,迟疑几秒,退出了。

    既然大家都那么忙,她也忙起来吧,多宁继续搞卫生;她有轻微强迫症,即使要出售这套房子,还是希望将它恢复回一尘不染的状态。

    只不过,这对只有一个人的她,今天若要完成全屋的清洁任务似乎有些困难。

    多宁重新拿出手机,上网找了一个家政公司的电话。电话很快接通,声音甜美的客服小姐向她预约上—门—服—务的时间。

    ……

    周燿的车停在星海湾大门外面,星海湾保安一向管理严格,外来车不能入内,他只好将车停在大门旁的临时停车区;小区新换的保安俨然忘了他是这里前业主。

    特斯拉跑车下来,初夏的夜风吹得有些凉,周燿又从车里拿了一件外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