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chapter2
    何昊送女友回她住的公寓,下车前郑文娜坐在车里补了下妆,盖回化妆镜的时候说:“今天这事,要不要和周燿说?”

    “再说。”

    郑文娜不再多事,拎着包包进了公寓楼。

    何昊继续在车里琢磨,周燿和许多宁的事他知道不多,但他也是为数不多知道周燿结过婚的人;记得当时他人在b省工作,还特意打了八百块过去当礼金。

    何昊决定给周燿拨个电话,仰着头还没想好怎么开口,他先接到了周燿打来的电话——

    “翔天的那个旧厂改造项目怎么回事,怎么还没有开始?”

    手机里,周燿直问他工作,应该正在看项目书。

    何昊身子倏地往前拢了拢,将手机放在耳旁,拿出工作第一的态度说:“周总,我现在就过来跟你汇报。”

    “不用,电话里说就行。”周燿声音略微沙哑,带着少许鼻音。

    “那个,我还是过来吧……我正好要去公司拿东西。”何昊声音带笑。上午看房的事能当面说就当面说,不然后面误会大了,燿子认为他和文娜要抢他的婚房,前婚房……怎么办?

    “我不在公司。”然而,周燿并不想在周六见到他。

    “我知道,我现在就来你家找你……”何昊权当做听不明白,见缝插针又找了一个借口,“对了,我听你声音好像感冒了,要不要我顺便给你带点药?”

    周燿:“……”

    一个小时后,周燿穿着浴袍,一脸冷漠给他的项目经理开了门。这样的周六,周燿基本可以睡到12点,即使起来临时工作也是端着电脑坐在床头。

    包括一个小时前给何昊打电话。

    此时此刻,立着长腿站在门里,周燿湿润的发尖散发着沐浴露味道,俊秀的单眼皮第一眼看的不是特意前来的何昊,而是何昊旁边的……外卖小哥。

    “谢谢。”周燿道谢,接过小哥递上的两盒食物。

    没错,何昊旁边还有一位外卖小哥,两人凑巧一起上来。

    周燿提着外卖直径回了客厅,何昊自觉换鞋进屋。周燿拿起遥控器,电视打开便是一档体育栏目。何昊站在客厅过道转了转视线,清楚这屋没有其他异性,还是开着玩笑问一句:“燿子,没有不方便吧。”

    周燿把多买的牛肉酱倒入面条里,掰开筷子说:“就算不方便,你不是也过来了么?咳……”

    还真感冒了。

    何昊笑笑,将带来的药放在茶几,一块坐了下来。也不急着开口。

    曲屏电视里,正在回播上个星期的精彩赛事,何昊投入地喊了两个好球,周燿斜过头:“你最近很闲么?”

    “还好,就是到处看房比较累。”何昊回话,眼睛继续看着球赛。事实他和文娜准备今年结婚,由于两人都是外地,没有父母帮衬,不管哪样事都忙到他口舌生疮。

    周燿懒得多问,继续吃着他的牛肉拌面,吸溜吸溜,然后打开矿泉水,灌了几口。

    “燿子,你觉得星海湾怎么样?”何昊开始说了,打开话题。

    “你不是特意找我聊工作聊项目吗?”周燿解决了大半的拌面,瞥了几眼电视里的比赛。

    何昊明白周燿话里的奚落,也知道周燿肯定知道清楚自己特意过来有其他原因,索性把事情说出来:“我和文娜不是要结婚么,今天文娜看房,她看中了星海湾一套房。”

    “哦。”周燿吃得差不多了,随便收拾了下茶几,而后双腿交叠,后腰往沙发靠问,“所以你今天过来,是要跟我讨论买房?”

    “……”何昊还是先换回话题,“翔天那边我正要跟你说进展。”

    周燿:“那就快说。”

    何昊切换工作模式,交代翔天那个旧厂改造遇到的几个问题。这是一个收益率高达百分之四十的项目,盈利逻辑和风险都非常清楚,就是需要一定的社会资源。

    周燿捏着矿泉水瓶,没有太多的建议,舌头抵了圈上颚思忖了半会说:“这个项目给罗是做吧。”

    “这个——”何昊斟酌着说:“燿子,我想自己做。”

    周燿没再说,继续看球。

    何昊双手相握,又找了一个球赛话题当做切入。周燿最烦就是何昊这种扭捏样,开门见山直接问:“你今天找我到底什么事?”

    “……我今天看到多宁了,她人在星海湾,文娜看到的房子就是星海湾的1901室,多宁在出售这套房子。”一口气说完,没有任何停歇。

    周燿:“……”

    ——

    何昊离开的时候,留下一张名片。餐厅间,许多宁看了眼名片上的公司名字和联系方式,将名片放回餐桌。

    名片上面写着的一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她很熟悉,因为五年前她还是这家公司的股东。

    当然现在,不是了。

    多宁打开手机,她发在大学宿舍群“606少女帮”的信息还没有得到任何回复,正要放回手机,聊天框里终于慢慢悠悠地跳出一条消息。

    来自d少女的颜艺:“哎呦呦,刚刚说话的人是哪位小仙女?”

    颜艺消息上面是她五分钟刚刚发出的——“606各位少女们,我回来了。”

    很快,b+少女段苗苗的头像也进入聊天框里:“小宁,你回来了呀?”

    然后,就没然后了。

    多宁捧着手机输入:“你们有谁在a市,我们聚聚好不好?”

    “再约吧,忙。”

    “小宁对不起,我在a市,不过我最近事情也比较多。”

    段苗苗和颜艺都拒绝了她,多宁回了一个哭泣的表情,点开群成员另一个暗着的头像,迟疑几秒,退出了。

    既然大家都那么忙,她也忙起来吧,多宁继续搞卫生;她有轻微强迫症,即使要出售这套房子,还是希望将它恢复回一尘不染的状态。

    只不过,这对只有一个人的她,今天若要完成全屋的清洁任务似乎有些困难。

    多宁重新拿出手机,上网找了一个家政公司的电话。电话很快接通,声音甜美的客服小姐向她预约上—门—服—务的时间。

    ……

    周燿的车停在星海湾大门外面,星海湾保安一向管理严格,外来车不能入内,他只好将车停在大门旁的临时停车区;小区新换的保安俨然忘了他是这里前业主。

    特斯拉跑车下来,初夏的夜风吹得有些凉,周燿又从车里拿了一件外套。

    许多宁要卖掉这里的房子?

    ……她怎么也不跟他商量一下。

    有病。

    周燿进来星海湾,9幢位于小区中庭,前面是一个喷泉池。他站在泉池边,仰头看到19楼的灯,很好,亮着。

    周燿穿上外套,衣冠楚楚地进入了大堂;电梯直入1901,但是大门关着,周燿习惯地将拇指放在指纹识别处,还未碰到,礼貌收回,拿出手机拨许多宁的手机号。

    他一直有许多宁的号,两人离婚很愉快,完全不是别人那种老死不相往来,离婚后彼此都和谐躺在对方的朋友圈博存在感;这次她回来,他也是知道。

    本打算过两天约个时间请她吃顿饭,纯朋友那种。

    没想到,许多宁回来第一件事便是卖房……可以,长本事了!

    然后里面手机响着,却没有人接听。

    周燿按断手机,直接在门锁上方输入密码,881227,随着门锁系统“输入成功”的提示声,1901大门自动打开,周燿大大方方地推开门。

    里面,一片灯火通明,光线刺得他眯了眯眼。

    许多宁站在餐厅,手里握着手机,一脸吃惊地看着破门而进的他。

    周燿同样拿着手机,偏移目光结束两人对视,开口说:“我刚刚给你电话了,你没接。”

    是的,她刚刚在卧室,手机一直放在餐厅,然后等她跑出来接通的时候,电话已经挂断;随即门锁响起输入密码声音,每输入一个数字,她就紧张一下,系统提示密码正确的时候,她唯一能想到是周燿来了。

    或者,周燿告诉了别人他们家大门的密码。不,不是他们家,现在是她家。

    “你怎么不更改下密码。”周燿踏着豆豆鞋进来,打量了几眼客厅,问她。

    他直接输入原来的密码进屋,却怪她没有更改密码。多宁回了回神色,挤出五个字:“……我相信你啊。”

    咳咳,周燿撇了下头,没想到两人好久没见,他居然被许多宁挤兑了。他朝许多宁走了两步,为了不辜负她的信任,只能强调地看着她说:“嗯,没错,除了这一次,我从来没有进来过……”

    “厨房打扫好了——”一道陌生的男声突然从卫生间方向传来。

    没有一丝防备,震得周燿差点心跳猝停。

    家里还有人?还是一个男的?!

    周燿侧过头,视线直直相对厨房出来的年轻男人,看着他的脸,他的拖鞋,和他身上穿着的蓝色叮当猫围裙,突然明白了什么,忍不住一声哼。

    再看一眼旁边许多宁的粉色围裙,嘴角受不了地扯了扯。

    难怪要卖掉前婚房,原来是要买新的。

    “他是……”多宁正要说明。

    “你好。”周燿已经主动招呼。

    “……你好你好。”叮当猫男回应,抬了抬手,欲转身继续做事。

    然,周燿已经一步步走向叮当猫,站在对方面前审视了一番,然后礼貌地伸出了手:“我是周燿。”

    “周燿……”多宁叫人了。

    叮当猫没想到自己会得到这样郑重的对待,连忙将手擦了擦围裙,握住了周燿的手,同样自我介绍说:“你好,我是叮当猫家政公司的小丁,很高兴为你们家服务。”

    “……辛苦了。”

    中午,多宁预约家政到家服务的时候,客服小姐为难地告诉她今天是周六,由于家政工人紧张,下午可能没办法安排家政工人过来。

    可是,她又不想将打扫房子的事情拖到明天。

    客服小姐提出了一个折中办法:“您介意晚上吗?比如17点到20点这个时间段。最近我们和高校举办了一个勤工俭学活动,这个时间段,会有大学生出来做家政服务。”

    叮当猫男,就是参加勤工俭学活动的男大学生。

    ……

    客厅里,周燿身形高大地站在落地窗前,随意低了低头,扫到放在落地窗底下的拖鞋。

    多宁拿了一瓶她下午刚买的矿泉水,递了过去:“喝水吗?”

    周燿瞥了眼,拒绝:“不用。”

    多宁打开了瓶盖,自己喝了一口后问:“周燿,你找我什么事?”

    “听说你要卖掉这里?”周燿不爱兜圈子,直接发问。左手放在裤袋,右手嘚嘚地敲了两下落地窗前的安全桅杆。

    这一排安全桅杆,是装修的时候多宁执意要加上,因为她恐高。

    没想到,何昊小报告打得那么快,许多宁仰着头说:“是啊……”为了防止周燿阻止她,她先声夺人:“周燿,你不会拦我吧。”

    “当然……不会。”周燿抿了下唇,告诉她说,“这房,是你的。”

    多宁点点头……那就好。

    “……需要我帮你找个好卖家,卖个好价格吗?”周燿再次开口,少许风从外面吹进来,声音夹着风,显得随意了不少。

    什么?多宁有些反应不过来,不是很相信。当然,周燿能帮她卖房是好事。周燿是不是这世界最精明的人她不知道,但绝对是她认识里最精明的人。

    周燿也将意思说得明白:“我帮你卖,免得你太吃亏。”

    多宁想到今天看房的何昊和她女友,说:“今天何昊来过,他可能有兴趣。”

    “相信我多宁,何昊绝对不是好买主。”周燿对她说。

    多宁点了点头,立马说了声:“好的。”

    “就这样说定了。”周燿拿起手机看了看,随手回复了一个短信,很快同她告别,“那我先走了,回头再联系你。”

    多宁:“嗯……再见。”

    周燿将手放回裤袋,临走前又瞧了眼地上晾着的拖鞋,多宁注意到了。因为这双拖鞋原先就是周燿的,她没有考虑就蹲下拿起拖鞋。

    “这拖鞋你还要带走么?”话刚说出口,多宁就有些后悔了。周燿诶,他会用一双五年前的旧拖鞋么?

    别说现在的他,以前的他也会嫌弃地让她赶紧丢掉。

    然,周燿并没有不嫌弃。

    “……你还没丢?”周燿这样问她,随即点了下头,“行,我带走。”

    “那我去找个袋子给你装。”多宁很高兴这双拖鞋还可以物尽其用。

    只是很快,周燿阻止了她——

    “不用特意找袋,我只是顺便带下楼扔了。”

    许多宁低了低头……早知道还是丢,她捡个球啊!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