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3章 曾经的他们(青春特别版)
    “多宁,那玩意真不是我的。”

    “无耻下流。”

    “是何昊的。”

    “那你们宿舍都无耻下流。”

    “不是, 是何昊从隔壁宿舍借来……”

    “……原来你们男生都一样无耻下流。”

    “卧槽, 许多羊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

    两人吵架, 从来都是她强周燿就弱,周燿气势强了她不小心就弱了下去。“那你说吧。”她不再盖棺定论

    ,更不能以偏概全,抬起头给了周燿一个解释机会。

    后面, 周燿自然解释清楚了“捉奸在床”这个误会, 只是原本打算的表白就搁浅了。后来他自己想原因,大概是两人都那么熟, 表白这事多生分。

    一不小心, 还吓唬到多羊怎么办,如果还像前面那样给他来一句——“周燿, 我一直把你当好朋友和死党, 你怎么可以……”

    如果真这样,他怎么反驳。男女之情只是比友情多了一份荷尔蒙,可是他真不能为了青春期身体里荷尔蒙分泌多了,就将他和多宁转成了男女关系。

    周燿是看不上那些有事没事撸片的同龄人,花费心思追上女朋友只为了开房。男人偶尔存在邪念很正常, 他也承认自己对多宁有过遐想。

    可是人不能把邪念当做正事,现代人又不是原始人, 活着只是为了生存和繁衍。真有这个精力不如多研究几只股, 多打两场篮球。

    周燿就是这样人, 这样的性格和想法, 基本就少了一份儿女情长,更没有多情男人那份千回百转的缠绵心思。

    然而,老天还是厚待他,给了他一个许多宁。

    关于他和多宁,顾嘉瑞也问过他:“周弟,难道你就不怕多宁跑了?”

    他扯了扯嘴:“那就再追吧。”

    顾嘉瑞观点不同,提醒他说:“真跑了就不好追了。”到嘴的肥肉都可以跑,别说一只羊了。

    周燿呵呵了两声,站起来说:“我和多宁不一样。”言下之意,他和多宁两人感情同顾嘉瑞撩的那些莺莺燕燕完全不同。

    的确,真也不同。

    有些事,周燿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不会突破;有些事,他该有的自信还是有。他和多宁即使没有成为男女朋友,关系也是不一般。

    顾嘉瑞算是见识到了周燿的狂妄,对比起来,他倒是操心过度了。谁让他自己遇上了肥肉都要到嘴了还能跑掉这样的扯淡事。

    遗憾么?

    还好吧,或许事情真成了反而会后悔。那位郑颜艺看着心大胆子大,却同他之前交往的女朋友不一样。何况,两个宿舍交集那么多,以后分手了可能还会多了麻烦。

    这就是为什么兔子不吃窝边草,撩人不好找熟人下手。

    这样一想,顾嘉瑞也理解了周燿的顾虑;感情方面,周弟的确比他更深思熟虑。

    喔,也不是深思熟虑,是对感情的认真和纯粹。可惜这世上男人,少的是杨过,多的是尹志平。

    ……明明是尹志平,做着辣手摧花的事,还认为这世上真正可爱女孩不太多。大学时候,顾嘉瑞不止对感情有些轻视,对自己同样有些轻视。

    因为顾嘉瑞就是一个浪荡又花心的男人啊!

    那晚之后,颜艺对顾嘉瑞的定义就是花心大萝卜,也庆幸自己临阵脱逃,不然她就是下一个受害者啊。

    所以,年轻有年轻好,心思炽热感情单纯,脸皮还不太厚。

    圣诞夜结束之后就是元旦,后头又面临期末考试,然后寒假,再次回来又是新学期。颜艺原本就是热络性格,喜欢参与各种聚会和活动;因为那晚的影响,只要有顾嘉瑞在场她就不去,多多少少避免了撞面的可能。

    颜艺这个态度,顾嘉瑞当然是更庆幸那晚她逃了。

    然而,防得再好,也有几次猝不及防的撞面,不仅没有撞出小鹿乱撞的美妙心情,反而更加确定了颜艺原先的想法——顾嘉瑞就是一个滥情坏男人!

    第一次是校门口,一个齐刘海的女孩拦住了顾嘉瑞;颜艺没有看清女孩的脸,反而将顾嘉瑞那张反感的脸看得一清二楚。

    不用说,这个女孩肯定是顾嘉瑞以前的交往对象,也就是现在的受害者。结果顾嘉瑞根本不看往日情分,又是甩脸又是甩手。

    直接将女孩无情地留在了原地;而他,挥挥衣袖走了。

    那天,颜艺正在校门口发社团宣传单,也不是抽了什么筋,她上前给女孩递了一张传单和手帕纸。女孩长得很美,哭得又是梨花带雨的模样,她都要看心疼了。

    “那个人是我们学校出了名的花心大萝卜,你别伤心了。”她安慰了一句,语气那个感同身受。

    娇美又柔弱的女孩突然抬起头……颜艺下意识后怕,因为她从女孩眼底看到了一丝厉色。

    “你是谁?要你管?”女孩也送她一句话,走人了。

    颜艺眨巴眨巴眼睛,指着自己鼻子差点要爆粗口,实在心塞又憋屈。最后狠狠躲了躲脚,暗骂自己一句:这就是多管闲事的下场!

    后来颜艺研究谢家,找到网上曝光的一些旧照片,隐隐约约觉得那个女孩可能就是谢家那位意外去世的女儿,也就是顾嘉瑞同父异母的妹妹。

    倒是可以理解那时候顾嘉瑞为什么态度恶劣了。

    第二次,也是意外撞面,人更多。

    她和多宁一块在学校对面的超市选购女性用品,购物车里一大堆零食饼干里夹着一大堆“日用”和“夜用”;结果周燿他们也在这个超市,还排在她们后面。

    周燿顾嘉瑞和何昊三人,他们手里各自拿着一箱矿泉水。

    姨妈巾她和多宁是统一采购,还帮苗苗老大带了几包,导致刷单的时候就特别壮观。只是谁能想到大家会在超市撞到;他们还要凑在她们排队。

    “咳……”后面有人咳嗽出来,听不出是谁,像是周燿又像顾嘉瑞。

    颜艺假装无所谓,高昂地抬起下巴撇过头,对着前面多宁说:“快装起来吧。”

    “咳……”多宁也没想到颜艺会装作她只是过来陪买,反应快得令她无法还击,只好认命地把一包包卫生棉装进她小熊的环保袋里。

    尴尬地头也不敢抬一下。

    后面三人,毫无反应是周燿,保持微笑是顾嘉瑞,多嘴是何昊;何昊笑得最欢乐不够,还扯着嘴来了一句无聊玩笑:“原来你们需要那么多啊!”

    话音刚落,肩膀被人按了下去,何昊转头看向周燿和顾嘉瑞,给自己解释说:“我就是不懂才问问。”

    “猥琐!”忍不住,颜艺骂了两字,抬眸看着何昊,“不懂?装什么装,难道你不是你妈生的吗?”

    何昊:“……”

    “干嘛,真没见过,需要送你一包吗?”说完,颜艺还从多宁小熊购物袋里拿了一包,直接放到了何昊手里。让他多嘴,让他乱开她们女孩玩笑。

    何昊:“……”

    多宁同样没有说出话来:“……”低着头,默默地将钱付了。

    好吧。颜艺承认,当时她骂何昊完全是指桑骂槐,真正让她感到羞耻和愤怒是后面那个面带微笑的顾嘉瑞,那眼神仿佛她和多宁买了一大堆白馒头似的。

    收银员是一个老阿姨,看着他们这些男男女女,也是一副世风日下的表情。

    毫无疑问,即使排队买单的时候周燿一个字都没有说,在多宁那边他一样成了同伙;当然,还有顾学长。

    “不懂尊重女孩的男人再帅都是loser!”回到宿舍,颜艺继续抨击,语气严肃认真,样子也是凛然不可侵犯。

    多宁觉得何昊只是开了一句不合时宜的玩笑,貌似没有颜艺说得那么严重。

    然而,颜艺已经表明了态度。

    手机里,周燿发来了消息:“一起吃晚饭吗?”

    多宁回复:“不了,我和颜艺一块吃。”

    ……

    没想到夜里周燿会来宿舍楼下找她,还送给了她一大袋零食。“对不起,别生气了。”甚至还有道歉。

    多宁抬起头,眼睛明明白白地写着:可是她没有生气啊……

    事实她在超市的时候只是不好意思,没有生气。

    比较生气的人颜艺。

    提着零食上来,多宁才发现购物袋里面不只有零食,还有那包颜艺从她购物袋拿出来的女性用品,以及一盒黑糖姜茶。

    突然很暖心,因为周燿害怕她生气而道歉,因为周燿归还姨妈巾的贴心举动,还有这盒令她十分意外的姜茶。暖心地,仿佛她都不认识周燿了……

    的确,这盒黑糖姜茶不是大学时候周燿能想到的事,最多也只是买一些多宁喜欢吃的零食一块送回去。之所以有那盒黑糖姜茶,是顾嘉瑞提醒了他:“来大姨妈的女孩脾气都比较爆,需要用心关怀。”

    对……许多宁好端端买那么多卫生棉做什么,肯定是生理期了。

    不过,他要怎么关怀?

    然后,他就在顾嘉瑞的指导下买了一盒黑糖姜茶放在里面;又趁着夜黑风高的晚上,亲自送到了多宁那边。

    难以预想的甜蜜,是挂在嘴里的笑,拂过耳边的风,和不经意呵出来的情歌小调。一路周燿骑着自行车回来,如同嘴里含着糖。

    原来关怀多宁,开心的是他。

    ……

    光阴似箭,岁月如歌。

    轻松的时间总是过得又快又抓不到,一个学期接着一个学期,大一大二大三……周燿他们很快上了大四。他们比她们高一届,也就意味着比她们提早面临各种选择。

    周燿和邬江都有保研名额,即使周燿挂科过一门,偏爱他的系主任还是给了他保研的机会。不过,不管是周燿还是邬江都拒绝了保研。

    邬江拿到了天信的offer,留在了A市奋斗。

    周燿最先也实习了几家大公司,像是挑大白菜一样选择了那些公司,然而那些大公司都没有太大吸引力让他留下来做事。

    何昊第一选择还是回老家,他父母都是本分的普通人,对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有一个吃皇粮的工作。

    只有顾学长,一不出国,二不继续读研,三也没有找工作……也不知道有一个什么打算。

    周燿回校答辩的时候,已经有了创业计划,关键还存了一笔创业资金。创业计划他对多宁说了说,然后开着玩笑问她要不要入股。

    刚好,多宁口袋里只有一块钱了,两人一块坐在公车里,她笑嘻嘻地把一块钱放到了周燿手里:“好吧,我一元入股。苟富贵,勿相忘!”

    周燿那个嫌弃,只给一元钱要求还那么多。不过,他还是收下了多宁这一元钱。后面他还准备将公司取名一元,特别又好记;仔细想想还是不好像多宁那样随意,就改成了一源。

    关键,他不能让许多宁太得意。

    然后,最后一次宿舍聚会是周燿他们回来拿毕业证,所有人都参加了;连好久没有跟他们厮混的邬江也身穿着白衬衫黑长裤参加。

    自然,他们还请了多宁宿舍。

    所以那个聚会也算是最后一次联谊。联谊方式只是在学校对面的餐馆子简单吃个饭,因为大家都忙了。

    忙着创业,忙着公考,忙着赶回去实习加班……

    多宁她们是看着周燿何昊他们的改变,唯一不变只有顾学长,仍然是不疾不徐的样子。他们毕业了,她们还是大三;最后一个暑假回来,她们也大四了。

    那天联谊回来,她们心里都有些感慨;不影响她们依旧对未来充满着向往和期待。夜里入睡,宿舍开始夜聊,床头放着呼呼吹着风的彩色电风扇。

    盖着薄薄的夏被,她们聊起了以后。以后会怎样?她们想要的以后是什么样子?真正的以后又是怎样呢?

    六月的天气,已经开始炎热,她们越聊越兴奋,聊到最后她们提出了一个十年之约,十年后聚在一起看看她们现在说出来的话有没有实现。

    真是一个好提议,这样十年后她们不仅可以重聚在一起,还可以看看彼此心愿是否得意了实现,或是改变了多少。

    然后,是老大江满先说,她的理想是回北方小城当一个英语老师,成为最受学生喜欢的老师,还有就是:“我要和起扬生两个孩子,男孩和女孩。”

    轮到苗苗了。

    追了三年的邬江还没有任何态度,苗苗不免有些被打击了自信心,但她还是没有放弃,她说:“我一定要邬江爱上我,所以毕业后我也要留在A市。我要和邬江一起工作,一块买车买房,一起为未来打拼!”

    颜艺是她们宿舍家庭条件最好,打拼对她来说就比较遥远;上个学期她爸妈都把一套别墅提前写在她名下;所以,她完全不需要为了房子车子努力。

    “我要当一辈子的米虫,混吃等死,毕业就找一个好男人嫁了,当这个世界最幸福的全职太太。所以你们都当女强人去吧,到时候可别太羡慕我哦!”

    太讨打了!苗苗要跳下床打颜艺,打死这头得意猪!

    颜艺呶呶地钻进了被子里……哈哈哈!

    最后就是多宁了。

    多宁眨着眼睛望了望寝室天花板,她从来都是想法不多的人,上个星期姨妈回国也问她规划,因为她没有说出所有然,姨妈直接建议她出国。

    最好还是多伦多,他们可以照顾她。

    好吧,多宁习惯了被照顾,也习惯了被安排。不过出国读书对她来说倒是一个很好的规划,因为她不是也很喜欢本专业。

    她喜欢画画设计,可以通过出国留学再次选择新专业。

    不过这些都不是她现在最大的心愿,因为这一年她爸妈感情不和,两人疏离得像是陌生人。这让她很难过,又不知道怎么办。

    “……我就希望我们全家可以一直健健康康,好好生活在一起。”不管是现在,还是十年后。多宁也将想法当成心愿说了出来。

    “不说你和周燿?”江满笑着提醒她。

    不说,因为她心里总觉得她和周燿会在一起,一定会在一起……就像小时候一块放学回家,周燿老是嫌她走得慢走在了前面,她怎么追都追不上。

    慢慢地,两人拉开了一段长长的距离,就在她撅嘴瞪眼的时候,周燿往回走了;三步并两步地走回到她身旁。

    “走得那么慢,什么时候丢掉都不知道。”他对她摆臭脸。

    然后,她主动拉上了他手,想了一个办法说:“你可以牵着我走吗?这样就不会丢了。”

    ……

    喔,青春特别版也写完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