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2章 曾经的他们(青春特别版)
    周燿原本是笃定的, 关于他和多宁早晚都会在一起的这件事。他和她青梅竹马、从小到大的好朋友,即使太熟对彼此少了一份兴趣和好奇心, 关系也是非同一般的亲近。

    甚至,早越界了真正的男女友情。

    然而, 就是因为这样不成熟的想法, 他在看到多宁的日记的时候感到难以自持的愤怒……她喜欢的人居然不是他?

    从头到尾,他只是一厢情愿?

    噢, 是他差点忘了,同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除了他,还有他哥。

    原来,感情是最没办法算计和预想的事。他和她整天在一起又如何,每次她来周家, 她最高兴见到的人都是他大哥。从小到大,让她百分百依赖和信任的人,也是他哥不是他。

    心里除了愤怒, 还有难过和自嘲。

    他和她冷战了一个多星期, 见面都不打招呼的那种冷战;她只要看到他,立马转身留给他一个背影,导致他同她多说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

    当然闹成这样, 原因更多是多宁生气他偷看了她日记。

    偷看日记?他是那么没品的人吗?他更恨不得自己压根没看过她写的日记,更不屑日记本里那幼稚的小女生作风, 那字里行间刺眼的周烁哥哥和下方画着的爱心图案。

    呵, 没想到许多羊还玩暗恋!

    当感情没办法按照顺其自然的节奏发展, 只能事在人为了。一个多星期之后, 他和多宁还是和好了。不得不说,他们吵吵闹闹那么多次,但从来没有真正生气对方。

    只是一起长大,认识太久,他和她还没有意识到爱情的存在,先把对方当成了亲人。

    然而关系再好,和好也需要一方主动。他是男人,哪能让多宁找台阶下。他去了许家,从下午到傍晚,若无其事地赖着不走。许阿姨知道他和多宁正在闹矛盾,也当起了说客。

    对此,多宁一声不吭,直接上楼回了卧室。

    周燿抬头望了望,好像这一次是他和多宁冷战时间最长的一次?

    呃,其实多宁也不是真的生气周燿,就是难堪,更难堪是周燿居然还说她喜欢周大哥。她讨厌周燿那不以为然的样子,却没办法怪他。他那么讨厌,她还是对他越来越在意,甚至还吃醋从他嘴里听到了他们系花的名字。

    她不得不想,如果周燿和他们系花交往了,他有了女朋友,她和他关系会变得怎么样?别说她和他还能一块回家回校,继续亲密无间地当好朋友;可能以后见面她都不好朝他打招呼了吧。

    因为她会心虚,或许还会……心痛。

    她和他青梅竹马又如何,从小到大好朋友又咋样,没有了底气和身份,就没有了理直气壮。何况,她能想象周燿真的交了女朋友,一定是个重色轻友的家伙。

    初中的时候周燿就特别臭屁地说了一句话:“以后我最爱的女人肯定是我老婆啊,这还用说吗?”

    那时周燿也是只有一米六几,口气已经是又大又臭;然而,那会她还可以心无芥蒂地嘲笑周燿不要脸,现在却成了她心底难以言说的苦恼。然后她又想,她还是先跟周燿保持距离吧,免得以后惹得自己难过又难堪。

    多宁回卧室后,周燿也跟着上楼,敲了敲卧室关上的门:“喂……多羊。”

    好一会,里面传来多宁不轻不重的回话:“干嘛!”

    谢天谢地,她还是和他说话了。周燿咧了咧嘴,直接打开了没有上锁的房门,看着坐在书桌前的人,走上前说:“喂,还生气呢!”

    她摇头。

    他笑了下。

    然后,她跟着笑了下,撇了一下头。

    ……就这样,和好了,不需要道歉,也不用小心翼翼地找理由。因为他是周燿,她是许多宁,两人可以为小事斤斤计较,也可以毫无理由地化干戈为玉帛。

    然而后头很长一段时间,周燿还是明显感觉到多宁对他的疏离。他以为是他哥关系,甚至还在他哥那里耍了手段,提前表明了他对多宁的喜欢。

    他哥笑问他:“那你问过多宁了吗?她喜不喜欢你。”

    他打了一个太极,站起来,开了个玩笑说:“我现在就去找她问问。”

    他哥回敬了他一句玩笑:“等会可别灰溜溜回来!”

    多宁疏远周燿这段时间,却发现自己怎么疏离周燿,还是很难改变两人关系。周燿大摇大摆来到她房间的时候,她正在扫地;周燿坐在她的椅子,同她聊天聊地。

    某人烦人的时候真的很烦。

    多宁拿着扫把挥了挥,对着他的脚说:“高抬贵脚。”

    周燿瞅了一眼,抬起了自己脚。他对他哥说过来问多宁喜不喜欢他,结果面对一张恨不得将他扫地出门的脸,他问个头啊。

    至少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问,他还可以坐在她椅子,同她扯一些有的没的。

    然后,多宁扫好了地,又要拖地。周燿背靠着椅子,抬起头问:“许多羊,你是不是故意的?”

    “故意什么?”她抬起眼睛看他,不明白的样子。

    周燿咳嗽:“我难得来一趟,你这又扫地又拖地……存心不想跟我好好说话吧。”

    切,有人脸还真大,以为自己是谁啊!难道每次过来她还要顶礼膜拜他不成?多宁从鼻子里发出了两道轻哼,学着咳嗽两声,用成语回敬他说:“难道你没听说过拥彗扫门这个词吗?意思就是主人在客人面前扫地表达诚敬的待客之道——我这是当你贵客呢。”

    说完,她故意扫向周燿的脚。

    周燿那个咬牙切齿。

    多宁忍不住得意,咧了一下嘴。

    周燿转了下头,同样也暗自得意了一下。好像很多时候为了让她赢一次,他已经习惯表现出吃瘪的样子。因为多宁得意的时候会笑,她笑起来的时候脸颊有两个点,不是梨涡也不是酒窝,但是很好看。

    周燿还是想表明了关系,输了先机不可怕,毕竟还有个词叫做乘胜追击。

    ——

    然后,周燿大三,多宁已经大二。圣诞节要来了,生日也要来了。

    606宿舍陷入了甜蜜的恋爱气氛,老大江满和张起扬更加浓情蜜意,苗苗也追起了邬江。满心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不管是心情和世界都是甜蜜而美好。

    寝室夜谈会,江满对她们讲了她和张起扬的早恋故事,她是班长,张起扬是捣蛋分子,每天都是针尖对麦芒,他们从互怼到互生情愫。早恋有风险,是她主动戳破了纱窗纸,后面被老师发现,她更是大着胆子下了军令状——她不仅不会影响学习,还要把张起扬偏科的英语和语文成绩抓上来。

    那是一段充满着斗志昂扬的早恋故事,结果也是充满着故事性的圆满。因为江满做到了,张起扬不仅语文英语成绩都提升了,还和江满一块考入了A大。

    “都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还是有些道理的。”江满总结说,更多是为了鼓励苗苗,“所以苗苗,你肯定能追上邬江。”

    毫无疑问,老大的故事鼓舞到了苗苗。同样,受到鼓舞的人,还有她和颜艺。

    只是对比行动力迅速的颜艺,多宁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胆小鬼。好在,周燿并没有和他们系花在一起,系花找了新男朋友。

    不仅快速转移了对象,还高调地秀起了恩爱。

    多宁想起了王尔德说过的一句话,意思大概不同人在爱情失败的时候,弱者是哭个不停,有效率的人是马上找到下一个目标,而聪明的人早预备了下一个。

    没想到是,颜艺效率会那么高,第二天就有了行动。但是,多宁觉得颜艺压根是胡来。为了尽快找到男朋友,颜艺群发了一条消息:“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喜欢你噢。”

    然后,在所有回复过来的男同学里,再重点挑选。

    多宁真真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操作方式。

    A大夜里的操场,她和颜艺一块跑步锻炼;每跑一小段,颜艺就停下来回复一下手机短信。然后,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问颜艺:“那周燿有收到你这条消息吗?”

    嘿嘿。颜艺笑了两下,特不好意思地说:“为了以假乱真,浑水摸鱼,我给周燿宿舍所有人都发了。”

    多宁:“……”

    “放心,周大帅哥没有回我。”颜艺笑嘻嘻地说。

    然后,把手机给她看。

    周燿宿舍真的只有周燿没有回复颜艺,连邬江都回了一句:“你是不是发错了。”

    以及何昊的:“那我们明天一起吃个饭吧!”

    和顾学长那句:“噢,这样啊。”

    所有回复过来的男生,颜艺第一选择的对象是何昊,毕竟看起来最有戏。然而,中午食堂两人一块吃饭,何昊非常认真地当面拒绝了颜艺:“对不起,我喜欢身材好一点的。”

    真是日他个仙人板板!

    颜艺说,当时她真恨不得把整个菜盘子扣在何昊脸上,瞎眼了么?她这叫身材不好?

    何昊不得不说得更具体一些,他喜欢大长腿。

    好吧,下一个……

    颜艺如此积极找男朋友的时候,不忘也给她操心操心,她和周燿到底怎么样,还要不要在一起了。老实说,多宁也不知道。

    甚至,又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周燿了。

    她想,如果她真的很喜欢周燿的话,她肯定会勇敢表白,但是她没有。说明她对周燿的感情更多还是朋友多一点。

    也因为她和周燿实在太熟,她没办法像颜艺那样胡来。因为一不小心,她和周燿可能就生分了。

    不过比起颜艺,多宁对找男朋友的需求并没有那么强烈。谈恋爱无非是找个伴,只要周燿还没有谈女朋友,她和他仍旧是最好的玩伴。

    至于后面如何,谁知道呢!

    没想到,周燿会主动同她谈起男朋友话题,在圣诞节生日聚会她和他提前回来的路上。

    夜里周燿穿着羽绒服,高领毛衣,刚理了发,整个人帅得清朗凛然。出租车下来还有一段路,周燿放慢脚步走在她旁边,突然就问她:“多羊,你有没有想在大学找个男朋友?”

    “不想。”这是她脱口而出的答案。

    呵气成霜的冷夜,周燿将双手从羽绒服口袋拿出来,又问她:“冷吗?”

    她摇了下头,实话实说:“不冷。”

    周燿突然哆嗦了一下,咬了咬牙。

    她脱掉了一只毛衣手套,递给了他:“给你一只。”

    周燿没要,把她送到家门口后,折回身往自己家走,走了两步,回过头看了看。多宁立在路灯照着的家门口,也回过头望了望。

    “明天见。”周燿朝着她冒了一句。

    “明天我要去奶奶那里。”她提前告知。

    “喔,那后天见。”

    多宁点头,笑了笑:“好的,后天见。”

    那个夜晚,多宁在日记里这样写道:如果她和周燿之间存在男女感情,圣诞节的那个夜晚一定是她和他距离爱情最近的一次。

    她真的能感受到两人气氛的不一样。

    周燿呢,他感受到了吗?

    相反,圣诞节之前吵着闹着要找男朋友的颜艺,圣诞节之后突然没有了反应,用颜艺自己话说:“……不是要期末考了吗?”

    苗苗突然想到一件事:“对了,最后你和顾嘉瑞一块走吗?你们……”因为当晚邬江提前走了,苗苗也提前离开了,重色轻友地丢下了颜艺。

    颜艺意外红了脸:“我们什么都没发生!”

    苗苗:“……”

    老大:“……”

    多宁正在宿舍卫生间打了热水洗头,用毛巾包着湿发走出来,问外面三个:“你们在说什么,什么发生什么?”

    多宁又将头发剪短了,因为洗头太麻烦。还有就是,宿管科突然下达规定不能在寝室使用超过800W的电吹风机,这让她们A大所有女生都开始不满和抗议,A大校内贴吧发了一个又一个抵制帖子。

    同样,那段时间A大整顿起了校风校纪。严查电器是一方面,还有就是晚归和翘课,一旦查到就要被全院通报批评。

    结果在期末这样严查的情况,周燿不仅翘了一门课的考试,当夜还没有回来。因为许阿姨给他打了电话,拜托要他拖住多宁不让她回家,因为家里现在很乱。

    纸包不住火,可是有些事许阿姨还是不想让多宁知道。最后第二门考试快开始的时候,他给多宁打电话,多宁已经提着行李箱去了公交站,斩钉截铁地对他说:“不行,我都来公车站了。”

    周燿直接从考场出来,反正明年还可以补考一次。等他赶到公交车站,看到了坐在长椅等公交的多宁,重重地吁了一口气,而她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周燿,你怎么出来了?”

    然后那个晚上,他带多宁玩了电玩城,看了电影。第二天两人再一块回到学校,她陪他回宿舍楼整理行李,以及参加最后一门的考试。

    最后一门的小考,周燿只用了三十分钟就交了卷子。然后,直接带着多宁去他宿舍,打算随便整理两件衣物,就一块回家。

    手机里许阿姨给他发了消息,已经没事了。

    然后,这一天,周燿本想表白的,如果不是……发生了意外。

    期末宿管每晚都要严查人数,结果当晚有人不仅不回来,还没有请假条,最操心自然是作为寝室长的何昊。他给周燿打电话,得到的回复是——“随便。”

    “怎么办?”何昊只能问大师顾嘉瑞。

    顾嘉瑞端坐在床头,想出一个主意:“要不作个假?”

    怎么作假?

    顾嘉瑞想了想说:“比如找个玩具熊什么的塞在被子里?”

    好主意!可是他们男生宿舍哪来的玩具熊?倒是有……

    何昊很快从隔壁宿舍借来了一个娃娃,充气的那种;该男同学都已经放了气准备带回家了,何昊完全是靠着坚定的兄弟情义重新将娃娃吹了起来。

    然后,再将人版娃娃放在了周燿的床铺,闷上了脸,又盖上了被子……很好,当晚宿管员检查的时候完全没有起疑。

    只是往床铺瞄了两眼,说了一句:“周燿今天睡得还挺早。”

    憋得他和顾嘉瑞差点笑了场,连邬江都扯了扯嘴巴。

    很好笑!很好笑么!?

    周燿完全想象不到自己第一次带多宁来宿舍,会发生那样子的乌龙和意外。早知道,真不应该骗多宁上来替他收拾床单被套。

    那就不会发生多宁掀开被子时,看到他床上躺着一个充气的“成人娃娃”……永远也忘不了多宁那难以置信又满脸涨红的样子。

    “周燿,你太下流了!”丢下这一句,多宁便跑了。

    何昊顾嘉瑞邬江都比周燿晚半个小时考完最后一门,自然也晚了半小时回宿舍。结果回到宿舍楼下还遇上了突然跑出来的多宁。

    脸蛋那个又红又涨。

    咳,是发生什么了吗?

    何昊和顾嘉瑞回到宿舍,还没有进门,先看到了周燿那张铁青的脸;然后,那个作假的娃娃已经被甩回了何昊的床上。

    悬挂下来一条又细又长的白腿;以及红唇、挺鼻,睁着一双毫无生气又无辜的大眼睛。

    何昊:……好侮辱人啊,为什么问都不问就认为娃娃是他的。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