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2章 曾经的他们(青春特别版)
    周燿原本是笃定的, 关于他和多宁早晚都会在一起的这件事。他和她青梅竹马、从小到大的好朋友,即使太熟对彼此少了一份兴趣和好奇心, 关系也是非同一般的亲近。

    甚至,早越界了真正的男女友情。

    然而, 就是因为这样不成熟的想法, 他在看到多宁的日记的时候感到难以自持的愤怒……她喜欢的人居然不是他?

    从头到尾,他只是一厢情愿?

    噢, 是他差点忘了,同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除了他,还有他哥。

    原来,感情是最没办法算计和预想的事。他和她整天在一起又如何,每次她来周家, 她最高兴见到的人都是他大哥。从小到大,让她百分百依赖和信任的人,也是他哥不是他。

    心里除了愤怒, 还有难过和自嘲。

    他和她冷战了一个多星期, 见面都不打招呼的那种冷战;她只要看到他,立马转身留给他一个背影,导致他同她多说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

    当然闹成这样, 原因更多是多宁生气他偷看了她日记。

    偷看日记?他是那么没品的人吗?他更恨不得自己压根没看过她写的日记,更不屑日记本里那幼稚的小女生作风, 那字里行间刺眼的周烁哥哥和下方画着的爱心图案。

    呵, 没想到许多羊还玩暗恋!

    当感情没办法按照顺其自然的节奏发展, 只能事在人为了。一个多星期之后, 他和多宁还是和好了。不得不说,他们吵吵闹闹那么多次,但从来没有真正生气对方。

    只是一起长大,认识太久,他和她还没有意识到爱情的存在,先把对方当成了亲人。

    然而关系再好,和好也需要一方主动。他是男人,哪能让多宁找台阶下。他去了许家,从下午到傍晚,若无其事地赖着不走。许阿姨知道他和多宁正在闹矛盾,也当起了说客。

    对此,多宁一声不吭,直接上楼回了卧室。

    周燿抬头望了望,好像这一次是他和多宁冷战时间最长的一次?

    呃,其实多宁也不是真的生气周燿,就是难堪,更难堪是周燿居然还说她喜欢周大哥。她讨厌周燿那不以为然的样子,却没办法怪他。他那么讨厌,她还是对他越来越在意,甚至还吃醋从他嘴里听到了他们系花的名字。

    她不得不想,如果周燿和他们系花交往了,他有了女朋友,她和他关系会变得怎么样?别说她和他还能一块回家回校,继续亲密无间地当好朋友;可能以后见面她都不好朝他打招呼了吧。

    因为她会心虚,或许还会……心痛。

    她和他青梅竹马又如何,从小到大好朋友又咋样,没有了底气和身份,就没有了理直气壮。何况,她能想象周燿真的交了女朋友,一定是个重色轻友的家伙。

    初中的时候周燿就特别臭屁地说了一句话:“以后我最爱的女人肯定是我老婆啊,这还用说吗?”

    那时周燿也是只有一米六几,口气已经是又大又臭;然而,那会她还可以心无芥蒂地嘲笑周燿不要脸,现在却成了她心底难以言说的苦恼。然后她又想,她还是先跟周燿保持距离吧,免得以后惹得自己难过又难堪。

    多宁回卧室后,周燿也跟着上楼,敲了敲卧室关上的门:“喂……多羊。”

    好一会,里面传来多宁不轻不重的回话:“干嘛!”

    谢天谢地,她还是和他说话了。周燿咧了咧嘴,直接打开了没有上锁的房门,看着坐在书桌前的人,走上前说:“喂,还生气呢!”

    她摇头。

    他笑了下。

    然后,她跟着笑了下,撇了一下头。

    ……就这样,和好了,不需要道歉,也不用小心翼翼地找理由。因为他是周燿,她是许多宁,两人可以为小事斤斤计较,也可以毫无理由地化干戈为玉帛。

    然而后头很长一段时间,周燿还是明显感觉到多宁对他的疏离。他以为是他哥关系,甚至还在他哥那里耍了手段,提前表明了他对多宁的喜欢。

    他哥笑问他:“那你问过多宁了吗?她喜不喜欢你。”

    他打了一个太极,站起来,开了个玩笑说:“我现在就去找她问问。”

    他哥回敬了他一句玩笑:“等会可别灰溜溜回来!”

    多宁疏远周燿这段时间,却发现自己怎么疏离周燿,还是很难改变两人关系。周燿大摇大摆来到她房间的时候,她正在扫地;周燿坐在她的椅子,同她聊天聊地。

    某人烦人的时候真的很烦。

    多宁拿着扫把挥了挥,对着他的脚说:“高抬贵脚。”

    周燿瞅了一眼,抬起了自己脚。他对他哥说过来问多宁喜不喜欢他,结果面对一张恨不得将他扫地出门的脸,他问个头啊。

    至少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问,他还可以坐在她椅子,同她扯一些有的没的。

    然后,多宁扫好了地,又要拖地。周燿背靠着椅子,抬起头问:“许多羊,你是不是故意的?”

    “故意什么?”她抬起眼睛看他,不明白的样子。

    周燿咳嗽:“我难得来一趟,你这又扫地又拖地……存心不想跟我好好说话吧。”

    切,有人脸还真大,以为自己是谁啊!难道每次过来她还要顶礼膜拜他不成?多宁从鼻子里发出了两道轻哼,学着咳嗽两声,用成语回敬他说:“难道你没听说过拥彗扫门这个词吗?意思就是主人在客人面前扫地表达诚敬的待客之道——我这是当你贵客呢。”

    说完,她故意扫向周燿的脚。

    周燿那个咬牙切齿。

    多宁忍不住得意,咧了一下嘴。

    周燿转了下头,同样也暗自得意了一下。好像很多时候为了让她赢一次,他已经习惯表现出吃瘪的样子。因为多宁得意的时候会笑,她笑起来的时候脸颊有两个点,不是梨涡也不是酒窝,但是很好看。

    周燿还是想表明了关系,输了先机不可怕,毕竟还有个词叫做乘胜追击。

    ——

    然后,周燿大三,多宁已经大二。圣诞节要来了,生日也要来了。

    606宿舍陷入了甜蜜的恋爱气氛,老大江满和张起扬更加浓情蜜意,苗苗也追起了邬江。满心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不管是心情和世界都是甜蜜而美好。

    寝室夜谈会,江满对她们讲了她和张起扬的早恋故事,她是班长,张起扬是捣蛋分子,每天都是针尖对麦芒,他们从互怼到互生情愫。早恋有风险,是她主动戳破了纱窗纸,后面被老师发现,她更是大着胆子下了军令状——她不仅不会影响学习,还要把张起扬偏科的英语和语文成绩抓上来。

    那是一段充满着斗志昂扬的早恋故事,结果也是充满着故事性的圆满。因为江满做到了,张起扬不仅语文英语成绩都提升了,还和江满一块考入了A大。

    “都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还是有些道理的。”江满总结说,更多是为了鼓励苗苗,“所以苗苗,你肯定能追上邬江。”

    毫无疑问,老大的故事鼓舞到了苗苗。同样,受到鼓舞的人,还有她和颜艺。

    只是对比行动力迅速的颜艺,多宁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胆小鬼。好在,周燿并没有和他们系花在一起,系花找了新男朋友。

    不仅快速转移了对象,还高调地秀起了恩爱。

    多宁想起了王尔德说过的一句话,意思大概不同人在爱情失败的时候,弱者是哭个不停,有效率的人是马上找到下一个目标,而聪明的人早预备了下一个。

    没想到是,颜艺效率会那么高,第二天就有了行动。但是,多宁觉得颜艺压根是胡来。为了尽快找到男朋友,颜艺群发了一条消息:“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喜欢你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