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1章 曾经的他们(青春特别版)
    “因为我真的很挑。”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 多宁一直记住了周燿这句臭屁的说辞, 嗤之以鼻的同时,也是对她产生了一定影响。

    即使心里明确了对周燿的感情,第一选择她还是将想法写在了日记本里。反正表不表白,她和周燿都也在一起, 区别不大。如果真表白了,她可能承受不了他的毒舌。

    难不成她反驳他, 是她自己瞎了眼吗?

    然后那段时间, 和她一起瞎了眼还有周燿他们系的系花。真不知道是一件值得高兴的好事,还是让她感到危机和忧伤。多宁也见过周燿他们系花两眼,长发飘飘, 走路带风,眼睛闪亮……就是那种人群中多看了一眼, 就会看第二眼的漂亮女孩。

    所以, 她也就看了两眼。

    爱美是每个女孩一项天赋技能, 既然是天赋, 就有好坏之分。同样,还可以通过后天努力抢救一番。

    大一到大二,多宁每天都在尝试改变自己,有潜意识的心理作用,也有受外界环境的整体影响;因为同她一起改变是606宿舍所有成员。

    她们一块买了人生第一双高跟鞋, 每天学习如何化妆和穿衣搭配。相互指导相互吹捧, 最后还把群名改成“606少女帮”;仿佛再努力一下, 就可以立马组团出道了。

    当时, A大社团举办了一个最美宿舍评选,颜艺各拿了她们最好看的照片报了名,加上颜艺在社团的人脉关系,她们宿舍顺利拿到了最美宿舍的集体奖项;同时,她还获得了最美宿舍人个人评选,然后就成了……她们系的系花。

    那一阵子,多宁再次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充满着无限潜力。上大学之前,她所有穿的衣服鞋子都是她妈替她买好,款式基本是最简单学生样式。

    都说美而不自知,美怎么会不自知呢?土才不自知吧,比如以前的她。

    当然,上了大学,多宁的改变也不只臭美了。

    向来是好学生和乖女孩的她跟着颜艺逃了好几节无聊的语法课,跟着老大在英语角秀得一脸“坦然大方”,还跟着苗苗外出打工赚零花钱……

    生活多姿多彩起来的时候,她和周燿联系就少了;只有在周五周日一块回家和回校,或者是两宿舍搞联谊聚会见一见。因为这样,颜艺苗苗她们原本认为她和周燿是男女朋友,也相信了她和周燿真的就是那种很熟的关系,不是男女朋友。

    男女朋友就要像老大和张起扬那样,张起扬会将早餐送到她们宿舍楼下,江满也会将张起扬衣服带回宿舍替他手洗,两。一块上图书馆,一块吃饭,一块手拉着手。

    有一次,她们还在夜里图书馆回来的路上看到老大和张起扬在角落抱着亲吻。

    回宿舍之后,颜艺就开始长吁短叹了,然后站起来说:“不行,我也要找个男朋友了。”

    把话说出来是颜艺,不过多宁想,在颜艺说出这句话时她心里也落进了一颗种子。或许,和她一样落下种子还有苗苗。

    可惜她们系男生向来少。

    然后,她们讨论起了周燿宿舍,从顾学长讨论到邬江,又从他们的眼睛鼻子讨论到大腿腿毛。颜艺翻身了个身,探下脑袋说:“据说男人鼻子高和腿毛长,那方面就比较……呵呵呵。”

    然后,颜艺冲着她说:“要不就观察观察周大帅哥呗。”

    多宁上了快一年大学,自然明白颜艺说什么,然而脸还是红了红,她反问颜艺:“我干嘛要观察周燿。”

    “当然是为了以后的……xing福喽!”

    “哎,多宁,难道你不想和周燿发生点什么吗?”颜艺又问。

    多宁不小心想歪了,差点呛了气,忍无可忍地回一句:“……颜艺,你女流氓。”

    颜艺哈哈大笑:“我是说你们要不要交往啦?哈哈哈!”

    幸好宿舍熄了灯,因为多宁无法想象自己的脸有多红。的确,每天看着老大和张同学亲亲我我,她觉得谈恋爱是一件美好的事,可是她也不能因为想谈恋爱就找周燿啊。

    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她作为一只羊眼睛不是长得更高么?所以,多宁想她应该把眼光放得远一点,或是看一看其他方向的草;比如她觉得法律系或计算系的男生就很不错。

    当时,真有一个法律系男生追她。只是,法律系男生不应该都能言善辩么?为什么还会被周燿说得落荒而逃……好吧,这只是一个小小插曲。

    因为那位男同学很快就放弃了,顺便打击了多宁一颗想恋爱的心。或许恋爱也只是看着美,事实她对恋爱的兴趣还没有对着电脑自学PS、CAD这些软件来得多。

    相比以前压迫式的学习,大学多了很多课余时间。多宁不是很喜欢她妈替她选的英语专业,应付学习外,重新画起来小时候最爱卡通和动物画。

    解放是一种什么感觉,走路带风?还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如果说606宿舍时不时讨论周燿宿舍,周燿宿舍也讨论过606宿舍。不得不说在大环境整体不景气的情况,606那几个女生还算不错,各有特点。

    他们金融系,研究宏观,也讨论微观。

    周燿是不允许宿舍里的人讨论多宁,没有其他原因,他们男人讨论女生不像女生那样随便聊聊,更多是带着目的和臆想。

    不过他们宿舍都不是急着找女朋友的人,除了何昊。

    顾嘉瑞是不缺,邬江他不了解,不过对于每学期拿奖学金的人,心思肯定更放在学业和前程。至于他,周燿觉得自己真的比较龟毛吧,女生受不了他,他也不想忍受她们。研究女人不如研究股票股指和金融数据来得有意思。

    何昊问他:“周燿,多宁那么可爱,你真没有一点想法吗?”

    周燿长腿轻轻搭在高架床的护栏,真不知道要怎么说。他们是没见过多宁以前可爱的样子,自从上了大学,她现在整个人已经变得奇奇怪怪。

    “那我们系花呢?”

    “呵……”还不如多宁。

    顾嘉瑞突然坐起来,下去之前,对着他说:“周弟,你可别后悔啊。”

    周燿懒得多说,后悔什么?他又不是把多宁推给其他男人。同样周燿心里也明确,他和多宁在一起是早晚的事情,甚至还明白他和多宁或许晚一点在一起更好。

    因为他和她是要在一辈子的人,不能太急。

    不过,周燿真的没想到,情敌会那么多,自己宿舍就有一个。结果邬情敌还对他这种行为定义成“占着茅房不拉屎”。

    呵呵,只能说话少的人真不一定是嘴笨。同样,多宁也是这样,真同他吵架嘴巴利索着呢。

    对于顾嘉瑞突然坐起,对铺的何昊探着头问:“大师,你要干嘛?”

    这世上总有很多没有意义的提醒,以及解释,顾嘉瑞微微一笑:“我起来如厕啊。”

    整个宿舍,如果说何昊最佩服的人是周燿,最琢磨不透的人就顾嘉瑞。他刚刚之所以发问,是因为有人端着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妈蛋,上个厕所而已,至于摆得如此正经模样吗?还如厕……像他和周燿这样直接从床上跳下去多干脆!

    不过顾嘉瑞确实也有两下子,床头摆着各种天文八卦书,心血来潮还能给他们算一算运,别说还真挺准。比如上个学期算他会挂科两门,还真挂了两门。

    邪不邪门?

    所以,大学的时候何昊偶尔就称顾嘉瑞大师,顾嘉瑞回敬他是小耗子,仿佛他是佛祖面前那只偷吃烛台的耗子。后面,何昊也没想到,顾嘉瑞会真出家当了和尚。

    更没想到,当了和尚还是比他受女人的喜欢。

    总之,一切都是命……

    有人认命,也有人不认命,邬江就是那个不认命的人。不认命又不甘现状的人身上会有戾气,也有棱角。整个大学时期,邬江和他们关系是最淡的一个。当然,邬江和其他同学也接触不多。

    然而,在女生眼里不合群也有不合群的魅力。

    在606那边宿舍女孩那边,邬江居然是她们投票最高的男神。邬江两票,顾嘉瑞和周燿各一票,他0票。

    哎,跑龙套也有跑龙套的使命。何昊只能这样想。至于为什么邬江两票,原因是她们觉得邬江很冷很酷。

    通过这件事,何昊深深意识到男人和女孩眼光是存在差异,作为男人他觉得周燿这样的男人有魅力,篮球打得好,学习轻松抓点快,还敢于冒风险。当他们还玩校内炒股软件锻炼技术,周燿早已经真枪实弹地上阵了,后面,何昊也用信用卡相互套现炒股的方式,跟着周燿一个学期净赚了两万块……

    瞧,这也是跟着主角跑龙套的好处。

    每次赚到钱,周燿基本都会请客;周燿请客,邬江基本不去。或者说,邬江不爱欠他们任何一个人。大家来自不同地方不同家庭,相处久了,多多少少也了解彼此性格属性。对于邬江,他们不再乱开玩笑,也不会过多勉强。

    然后,想不到邬江会主动请客,在大二拿到奖学金的时候;同样,还请了多宁她们宿舍所有人。

    当时多宁她们还是刚入校的新生,提出请客和联谊的人都是邬江。说好男生一块AA结账,邬江直接把饭钱结了。那个宫心计,简直打了他们剩下三人的脸。

    所以说,千万不要小看任何一个沉默寡言的男人。他只是不行动,不代表他没想法。

    上学的时间总是漫长又转瞬即逝,很快他们大二结束了,多宁她们大一也结束了。等暑假回来,A大又来了一批新学妹。

    一年大学生活,多宁的改变还是很大,穿衣品味提升了百分之五十,性格也独立了百分之五十;不过技能提升了,真正化妆打扮自己的机会还是很少。

    所以,多宁穿的衣服基本还是美特斯邦威这些大众学生牌子。主要是,她们学校对面就有一家美特斯邦威专卖店,常常有打折活动。比如,买一送一,买男装送女装。

    这个时候,多宁就会想到周燿。

    基本,整个大学周燿穿的衣服牌子就是美特斯邦威,尤其是遇到什么买一送一,他就会同多宁一块选几件。她选几件,他就选几件。

    时不时大包小包提着回来。

    这个时候,何昊就知道了,肯定学校对面的美特斯邦威又搞活动了。邬江衣服都是家里寄过来,何昊只能找顾嘉瑞一块去选购选购,然后遭到拒绝后无奈叹气一声,拍拍顾嘉瑞的肩膀:“知道了,你只穿海澜之家。”

    同样叹了叹气,顾嘉瑞也不反驳,虽然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无奈。他们这群不懂牌子的俗人。他只是有一件polo衫同海澜之家经典款撞衫了。

    然而,然而……作罢作罢。

    学期结束前,每个院系都有期末考试,也会有一两天的时间差。比如多宁她们英语系比周燿基本早结束一天,自然也就可以早一天回家。

    似乎知道她会提前回家,周燿也提前一天打电话告知她:“等我一天,我们一起回去。”

    “有好处吗?”她问。

    “当然——有啊!”

    ……

    周燿真觉得多宁越来越不可爱了,得瑟了,嚣张了,也臭美了,但是他能有什么办法呢!吵架的时候,该让还是要让着她。

    不同大一入学时候多宁穿着最土的牛仔裤粉短袖过来;经过两学期的修炼,同周燿回家这天,多宁穿着白衬衫和浅绿裙子等在周燿教学楼外,还搭配着白色小高跟凉鞋。

    头发也长了,不长不短刚好落在肩膀,如果绑起来就用同色发绳。总之,就是要搭配!

    这样的多宁,站在人群里相当吸引眼球,周燿能看到,其他男生也能看到。周燿走向多宁的时候被他们系花拦住,系花问他:“周燿,她是你女朋友吗?”

    是,或者不是,都是周燿不能或不想回复别人的答案。

    所以他回了一句:“关你什么事。”

    这一年,多宁大伯公司上市了,许爸许妈因为当年入了股,家庭资产翻了N倍。然后方方面面,都可以看出来许家变成了有钱家庭,他们换了新的家具家电,还换了车,以及多宁每次拿到手里的零花钱更多了。

    或许很快,多宁也要像她堂哥一样搬了家,离开他们这老式的房子和街道。

    周燿当然明白这个世界存在阶级和财富悬殊,可是他不想因此影响他和多宁两人关系,更不想有一天多宁会变成他触不可及的那个人。

    可能也就是这个想法影响了他,毕业后他选择了创业。

    许家有钱了,两人一块聚在一起的时候,多宁心里烦恼反而多了,偶尔也会对他说一说,比如她爸妈这些天吵架次数多了。

    “我知道,我奶奶一直不喜欢我妈,因为我妈没有生出儿子;也因为这样,我奶奶都不太喜欢我。”

    “可是,我明明比堂哥学习更好,也更听话啊。”

    “哎……如果我是男孩就好了。”

    多宁很多话,周燿基本就是只听不应和,他不擅长安慰,也没办法把他私下听到的一些谣言告诉多宁。作为一块长大的对象,他更适合当她的垃圾桶,或者陪她打打岔。

    比如这一句如果她是一个男孩就好了——

    周燿想了想,蹙起了眉头,开口说:“千万别。”如果多宁真是一个男孩,他可不能接受。

    “为什么啊?”多宁转过头问周燿,她真的希望自己是一个男孩;也是因为这样,高二她毫不心疼地剪掉了长马尾。

    “如果我也是男的,我就可以跟你和周大哥一块成立三剑客了。”多宁忽然笑嘻嘻地说了起来。

    周燿摇头,撇了两眼。

    “干嘛,你也看不起我吗?”多宁气咻咻地瞪了他。

    周燿只是叹气,继续撇过头说:“还三剑客,如果你是男的,那真是太矮了……难道你不会为你的身高感到羞愧吗?一米六的男生?”

    说完,周燿哂笑了两声,然后遭遇到了多宁的重重一掌。

    周燿咳嗽,做了一个吐血动作。

    多宁笑了笑:“不要小看我。”

    呵呵!周燿面无表情地眨了两下眼皮。为什么他还是可以同那么幼稚的许多宁玩在一起?

    怎么说,多宁还是很在意自己身高,尤其是上了大学她就不再长个了。

    暑假夜晚,周燿和多宁几乎每晚都到街道后面的体育公园一块锻炼身体,他做引体向上练习臂力,多宁就在不远处跳啊跳,穿着许阿姨新买给她运动鞋。

    “多羊,你能不能别跳了……”周燿跳下来,坐在台阶,看着对面多宁还在一跳一跳,头都大了。

    “我爸在广播里听到专家说每天跳半小时,有助于长高。”多宁边跳边回答他。然后继续跳着,她还只跳了十几分钟呢!

    周燿仰了仰头,实在受不了地开口说:“那位专家是研究袋鼠吧!”

    多宁早已经习惯了周燿的毒舌,他嘲笑她跳得像是袋鼠又如何,回去的时候多宁还跳上瘾了,直接变成了“僵尸”从后面吓周燿。

    幼稚不幼稚……

    一个转身,周燿突然抱住了多宁,动作快得像是擒住了一只作妖的小僵尸。

    结果动作几乎定格,两人胸膛贴着胸膛,心跳也不由自主加快了……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身体接触或多或少都不可避免,然后那一次感受却是完全不同,非常不同。

    因为回去的夜里,周燿做了一个梦,梦里他也是那样抱着多宁,整个胸膛都是紧紧的,热热的,如同夏夜的空气,潮湿又干燥。

    有些反应是身体本能,就像梦境也有前后关联和后续。

    梦里两人还说了小话,多宁羞涩地问他:“是不是有些小?”

    他回答:“……还好吧。”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