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1章 曾经的他们(青春特别版)
    “因为我真的很挑。”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 多宁一直记住了周燿这句臭屁的说辞, 嗤之以鼻的同时,也是对她产生了一定影响。

    即使心里明确了对周燿的感情,第一选择她还是将想法写在了日记本里。反正表不表白,她和周燿都也在一起, 区别不大。如果真表白了,她可能承受不了他的毒舌。

    难不成她反驳他, 是她自己瞎了眼吗?

    然后那段时间, 和她一起瞎了眼还有周燿他们系的系花。真不知道是一件值得高兴的好事,还是让她感到危机和忧伤。多宁也见过周燿他们系花两眼,长发飘飘, 走路带风,眼睛闪亮……就是那种人群中多看了一眼, 就会看第二眼的漂亮女孩。

    所以, 她也就看了两眼。

    爱美是每个女孩一项天赋技能, 既然是天赋, 就有好坏之分。同样,还可以通过后天努力抢救一番。

    大一到大二,多宁每天都在尝试改变自己,有潜意识的心理作用,也有受外界环境的整体影响;因为同她一起改变是606宿舍所有成员。

    她们一块买了人生第一双高跟鞋, 每天学习如何化妆和穿衣搭配。相互指导相互吹捧, 最后还把群名改成“606少女帮”;仿佛再努力一下, 就可以立马组团出道了。

    当时, A大社团举办了一个最美宿舍评选,颜艺各拿了她们最好看的照片报了名,加上颜艺在社团的人脉关系,她们宿舍顺利拿到了最美宿舍的集体奖项;同时,她还获得了最美宿舍人个人评选,然后就成了……她们系的系花。

    那一阵子,多宁再次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充满着无限潜力。上大学之前,她所有穿的衣服鞋子都是她妈替她买好,款式基本是最简单学生样式。

    都说美而不自知,美怎么会不自知呢?土才不自知吧,比如以前的她。

    当然,上了大学,多宁的改变也不只臭美了。

    向来是好学生和乖女孩的她跟着颜艺逃了好几节无聊的语法课,跟着老大在英语角秀得一脸“坦然大方”,还跟着苗苗外出打工赚零花钱……

    生活多姿多彩起来的时候,她和周燿联系就少了;只有在周五周日一块回家和回校,或者是两宿舍搞联谊聚会见一见。因为这样,颜艺苗苗她们原本认为她和周燿是男女朋友,也相信了她和周燿真的就是那种很熟的关系,不是男女朋友。

    男女朋友就要像老大和张起扬那样,张起扬会将早餐送到她们宿舍楼下,江满也会将张起扬衣服带回宿舍替他手洗,两。一块上图书馆,一块吃饭,一块手拉着手。

    有一次,她们还在夜里图书馆回来的路上看到老大和张起扬在角落抱着亲吻。

    回宿舍之后,颜艺就开始长吁短叹了,然后站起来说:“不行,我也要找个男朋友了。”

    把话说出来是颜艺,不过多宁想,在颜艺说出这句话时她心里也落进了一颗种子。或许,和她一样落下种子还有苗苗。

    可惜她们系男生向来少。

    然后,她们讨论起了周燿宿舍,从顾学长讨论到邬江,又从他们的眼睛鼻子讨论到大腿腿毛。颜艺翻身了个身,探下脑袋说:“据说男人鼻子高和腿毛长,那方面就比较……呵呵呵。”

    然后,颜艺冲着她说:“要不就观察观察周大帅哥呗。”

    多宁上了快一年大学,自然明白颜艺说什么,然而脸还是红了红,她反问颜艺:“我干嘛要观察周燿。”

    “当然是为了以后的……xing福喽!”

    “哎,多宁,难道你不想和周燿发生点什么吗?”颜艺又问。

    多宁不小心想歪了,差点呛了气,忍无可忍地回一句:“……颜艺,你女流氓。”

    颜艺哈哈大笑:“我是说你们要不要交往啦?哈哈哈!”

    幸好宿舍熄了灯,因为多宁无法想象自己的脸有多红。的确,每天看着老大和张同学亲亲我我,她觉得谈恋爱是一件美好的事,可是她也不能因为想谈恋爱就找周燿啊。

    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她作为一只羊眼睛不是长得更高么?所以,多宁想她应该把眼光放得远一点,或是看一看其他方向的草;比如她觉得法律系或计算系的男生就很不错。

    当时,真有一个法律系男生追她。只是,法律系男生不应该都能言善辩么?为什么还会被周燿说得落荒而逃……好吧,这只是一个小小插曲。

    因为那位男同学很快就放弃了,顺便打击了多宁一颗想恋爱的心。或许恋爱也只是看着美,事实她对恋爱的兴趣还没有对着电脑自学PS、CAD这些软件来得多。

    相比以前压迫式的学习,大学多了很多课余时间。多宁不是很喜欢她妈替她选的英语专业,应付学习外,重新画起来小时候最爱卡通和动物画。

    解放是一种什么感觉,走路带风?还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如果说606宿舍时不时讨论周燿宿舍,周燿宿舍也讨论过606宿舍。不得不说在大环境整体不景气的情况,606那几个女生还算不错,各有特点。

    他们金融系,研究宏观,也讨论微观。

    周燿是不允许宿舍里的人讨论多宁,没有其他原因,他们男人讨论女生不像女生那样随便聊聊,更多是带着目的和臆想。

    不过他们宿舍都不是急着找女朋友的人,除了何昊。

    顾嘉瑞是不缺,邬江他不了解,不过对于每学期拿奖学金的人,心思肯定更放在学业和前程。至于他,周燿觉得自己真的比较龟毛吧,女生受不了他,他也不想忍受她们。研究女人不如研究股票股指和金融数据来得有意思。

    何昊问他:“周燿,多宁那么可爱,你真没有一点想法吗?”

    周燿长腿轻轻搭在高架床的护栏,真不知道要怎么说。他们是没见过多宁以前可爱的样子,自从上了大学,她现在整个人已经变得奇奇怪怪。

    “那我们系花呢?”

    “呵……”还不如多宁。

    顾嘉瑞突然坐起来,下去之前,对着他说:“周弟,你可别后悔啊。”

    周燿懒得多说,后悔什么?他又不是把多宁推给其他男人。同样周燿心里也明确,他和多宁在一起是早晚的事情,甚至还明白他和多宁或许晚一点在一起更好。

    因为他和她是要在一辈子的人,不能太急。

    不过,周燿真的没想到,情敌会那么多,自己宿舍就有一个。结果邬情敌还对他这种行为定义成“占着茅房不拉屎”。

    呵呵,只能说话少的人真不一定是嘴笨。同样,多宁也是这样,真同他吵架嘴巴利索着呢。

    对于顾嘉瑞突然坐起,对铺的何昊探着头问:“大师,你要干嘛?”

    这世上总有很多没有意义的提醒,以及解释,顾嘉瑞微微一笑:“我起来如厕啊。”

    整个宿舍,如果说何昊最佩服的人是周燿,最琢磨不透的人就顾嘉瑞。他刚刚之所以发问,是因为有人端着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妈蛋,上个厕所而已,至于摆得如此正经模样吗?还如厕……像他和周燿这样直接从床上跳下去多干脆!

    不过顾嘉瑞确实也有两下子,床头摆着各种天文八卦书,心血来潮还能给他们算一算运,别说还真挺准。比如上个学期算他会挂科两门,还真挂了两门。

    邪不邪门?

    所以,大学的时候何昊偶尔就称顾嘉瑞大师,顾嘉瑞回敬他是小耗子,仿佛他是佛祖面前那只偷吃烛台的耗子。后面,何昊也没想到,顾嘉瑞会真出家当了和尚。

    更没想到,当了和尚还是比他受女人的喜欢。

    总之,一切都是命……

    有人认命,也有人不认命,邬江就是那个不认命的人。不认命又不甘现状的人身上会有戾气,也有棱角。整个大学时期,邬江和他们关系是最淡的一个。当然,邬江和其他同学也接触不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