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畏惧死亡,面对死亡
    槐夏记事正文卷第七章:畏惧死亡,面对死亡有何槐在身边,陈立冬这回看清楚了那些弄灭他火盆的,究竟是什么。

    那些影影绰绰的虚影,正是一团团焦黑的“人”。

    陈立冬眼眶一热,瞬间想起了前段时间山林大火牺牲的消防员。他嘤的一声,就流下了心痛的泪水:

    “你们……都是英雄……”

    这满腔的柔软心思包裹着热烫的情绪,叫他哽咽难言。然而此刻却有一个煞风景的声音传来,让他的眼泪在眼眶中滴溜溜转着,就是落不下来——

    “你们想干啥呀?”

    这话带着一点点东北的味道,又让他想起了东北那旮瘩山林防火的大碴子播报,那种沉重的情绪实在是渲染不起来。

    ……

    周围的影子们停顿了一下。

    半响,他们才微微骚动起来,影子间晃来晃去,间或还有模糊的声音传来:

    “对啊,我们干啥来着?”

    “干啥呀?”

    “我们要干啥?”

    “我们刚才干的啥?”

    何槐也没想到,她一句话把这些鬼问懵了。

    她犹豫一下,也有点结巴了:“那……那要没事儿的话,让我们先把钱烧下去?”

    十几个虚影相互凑近了琢磨一下——

    “烧点纸钱而已,可以的吧……”

    他们点头同意了。

    ……

    这就完事儿了?

    陈立冬不可置信的看着周围的虚影,心里头有点郁闷:他刚才云拜谢都云了好几次,这些人都压根没动静,火苗一次又一次被弄灭……

    如今倒好,他可是出钱请的何槐,人家来了一句话就摆平了。

    oo

    他叹口气:好歹能顺顺利利烧纸是不?

    于是“啪”的一声,赶紧又把火点起来了。

    这一次,火苗顺利的点燃黄纸,又一次在陶盆里旺盛的燃烧起来——

    “嗤——嗤——嗤——”

    一阵阴凉的风迅猛的喷过来,陶盆里的火苗又一次无助的摇曳两下,随即无声湮灭。

    陈立冬:……

    早知道他刚才不嫌弃这事儿解决的简单了啊!

    ……

    何槐也郁闷了。

    “你们怎么说话不算数啊!”

    她说了收钱的啊,怎么能让她不把事情办好呢!

    十几个虚影也有点无措,大家踌躇半响,这才有代表向前一步:

    “不好意思,条件反射没控制住……”

    离得近了,何槐使劲瞅,才看清他们身上都背着一根管子,但是那管子就只是一根管子,根本哪里都没连啊!

    怎么就能吹这么大的风呢?

    她郑重的警告道:

    “那我们重新烧,你们别又控制不住——烧完了还多的钱,可以分给你们的。”

    虚影们虽然好像也没什么用钱的地方,可是他们的态度也挺诚恳,在火盆里烧点小火,也确实没什么可紧张的。

    大家也认真点头。

    ……

    何槐叹口气,这次也不用陈立冬干活了,直接一挥手,一捆纸便呼啦啦散落在陶盆里,被凭空生出的火苗“轰”的点燃。

    熊熊烈焰,瞬间升腾。

    下一刻,十几股凛冽的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