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一棵树的终极梦想
    对此,何槐表示:

    帅有什么用?都不一定能叫阿槐大人吃饱,要来有何用!

    人类啊,真是肤浅。

    何槐嫌弃道:“长的再好看,能有我好看吗?你真是肤浅啊。”

    她撇撇嘴,表情很是不屑。

    最后说话的女孩子偷偷瞅了瞅她的脸,也一脸羞愧的默默坐在那里,不说话了。

    “咳。”

    女警沉默了许久,这时终于可以发挥权威——

    她把何槐客客气气的请了出去。

    ………

    阿槐大人对别人的嫌弃一无所知,反而老老实实跟着去做笔录了。

    她常找陈立冬,早已是玉池区的常客了,此刻麻溜儿的走完一开始的程序,就一本正经的开始给警察们详细描述这个事情了。

    “你为什么会到那里去?”

    “因为听说那里有个卤肉店特别好吃。”

    警员还记得她上次报案时吃掉的二十五份盒饭,默默的相信了。

    “怎么发现的?”

    “楼上有点臭,影响我吃东西,我准备去找事儿的……”

    何槐的战斗力,警员们回想起来——没毛病。

    不过这个强烈的巧合——

    “所以你是柯南槐吧?”

    做完笔录收拾东西的警员最后这么问,并奉送上今天的工作餐。

    二十份。

    ………

    何槐抱着满心对于金钱的希望走在路上,何含何章默默跟了上去。

    何含看着她捧着烤玉米的样子,默默咽了咽口水,又按了按钱包,和何章对视一眼,暗自决定今晚也要吃玉米棒,犒劳挣了大钱的自己。

    而何章则想起了孤儿院的兔兔,还有那一对残疾的朋友,突然问道:

    “妈妈,如果今天的孩子不值钱,你会救他们吗?”

    何槐立刻紧张起来:“你是不是在警局偷听到什么了?”

    陈立冬知道何含何章不是普通孩子,根本就没带他们回警局,但是两个孩子好奇心重,还是跟了上去。

    难道警局觉得人数太多,所以不愿意给钱了?

    何章摇了摇头:“没有。”

    他心道:妈妈在这种时候,反应的其实是很快的呀!

    他眼巴巴看着何槐。

    何槐犹豫一下,把玉米棒递出去:“只准尝一粒哦!”

    何章:……

    何含无语。

    她直接问道:“妈妈,没有钱,你根本不在乎功德是不是?”

    还没到警局,功德金光就如同雪花一般飞速涌入三人身躯——再过不久,何含何章又可以长大一点了。

    何槐愣了一下,理所当然的点头:“对啊。”

    “我的灵气都是我辛苦攒的,根本没必要给那些孩子的呀,反正就算救过来他们再过几十年就又要死了——放在以往,几十年还不够我睡一觉呢。”

    言下之意:就为这不到一觉的功夫,何必浪费呢。

    何含语塞。

    她忘了,他们妈妈的一千四百年,就差不多是这么睡过来的。

    “但是做好事有功德的话,我们就会长大了。”

    何章看着她,执着的问道:“所以妈妈,你根本不想我们长大是不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