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防毒面具要不要
    何槐捏着鼻子,看着眼前这个瘦巴巴的男孩子,实在不愿意承认他值十万。

    何含何章两人捧着这孩子,仿佛捧着一颗手雷一般小心翼翼,此刻急于脱手,又确实想让他们好好儿的,只能委屈一下妈妈了。

    此刻,何章也情深义重的强调道:

    “孩子如今这么金贵,救一个,回头就算是救了人家家里上头几位老人的命,那十万肯定只是最基本的,可能还会更高呢!”

    阿槐大人:在做与不做之间疯狂的摇摆,摇摆。

    何含却睁着眼睛干脆利落的说道:“涉案人数多,案子规模就大,奖金批准的就多,社会轰动效应就夸张,学校就会给出更高的奖励……”

    ——这么一说,实实在在是每个字眼都戳中了阿槐大人的心,她在摇摆中迅速站稳脚步,此刻义正言辞的说道:“来!让我给他们做个简单的净化——”

    这些孩子看着关了许多时候了,人贩子急于脱手,就不那么在乎品质和价钱了,因此每天为了图安全省事,都是直接喂药的。

    这么小的孩子,药物带给神经的损伤不可逆转,何槐用灵气净化血脉,能够最大可能减轻后遗症,也算是救人救到底了。

    在金钱的驱动下,在对未来独属于她的对象园的憧憬下,阿槐大人不畏艰辛,勇于奉献,帮助他人,使得这个屋子如同化粪池一般,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气体和物体。

    何含何章被威胁着不允许躲在门外,此刻拿着外套顶在头上缩在墙角,感受着一阵接一阵的“噗噗噗”声,还有外套上陆续传来的不明物体掉落的震动感,此刻忍着恶心说道:“我们明明不是人,为什么还能闻到味道?”

    何章一本正经的说道:“因为我们之前是生魂啊,生魂都能闻味道的。其实也不是挡不住这味道,你挡一挡?”

    何含拼命摇头——他们的灵气少的可怜,那才是一丝丝一缕缕艰难攒起来的,每一根都不能乱花,才不会甘心用到这种地方呢!

    臭就臭吧,反正呆的久了,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了。

    ………

    一屋子的孩子捋过来,何槐心痛的快要哭出来,此刻捂着胸口退出了这间屋子——

    “不行了不行了我的灵气……”

    何含何章终于能回到客厅,此刻看着客厅那个出气多进气少的强哥,不由撇了撇嘴——

    穷的身上只剩八千五百二十五的王八蛋,还敢做这生意呢?知道上一次他们姐弟俩遇到这样的、连糖衣安眠药都不舍得用的企业,对方是个什么下场吗?

    吃枣药丸!

    ╭╮

    不过再看看戏精阿妈,何含更瞧不起了——

    “就那么一丁点灵气,充其量也就跟我们平时要的那点多了十倍而已……”

    何槐一下子跳了起来——

    “你居然说出这种话来?!你究竟有没有良心?!我辛辛苦苦把你们拉扯大——”

    何含何章:……

    算了算了,看中老年家庭剧的阿妈纠缠不起。

    两个孩子深呼吸一下客厅里新鲜的、带点卤肉香和不知名臭气的结合气息,赶紧转移话题道:

    “妈妈你看,这还有个房间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