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我还没学拼音
    昨天晚上,孤儿院最受欢迎的小宝贝何章非陪着院长奶奶到夜里十点钟,怎么说都带不走,院长奶奶也喜欢他,索性就让他坐在房间里写作业……

    不知不觉的,今天早上醒过来,她的病居然就好了。

    院长奶奶高兴坏了,她病了好几天,咳嗽的肚子都疼,如今可算是解脱了。

    这不,一大早还要安排人出去采购东西——何槐之前捐的花露水还没用完,她这就要采购冻伤膏了。

    “啧啧啧……”

    她一边在采购单上填着,一边听着那个新来的三寸丁的呜呜噎噎,不由叹气摇头——

    昨天在冷风里哭的那么惨,鼻涕眼泪都黏在脸上身上,晚上洗脸时,已经皴裂了。

    帝都十二月的天气,那个冷风的霸道劲儿,可不比刀子差呀。

    听听,小胖子三寸丁如今正在抹药膏,皴裂的伤口被刺激的,正一阵阵鬼哭狼嚎呢。

    ………

    日子一天天过去,三寸丁在孤儿院里被护工盯着,不许用袖子擦鼻涕眼泪,也不能在地上玩儿,又被勒令勤洗手勤洗脸抹药膏……还要面临着春天就要被送到幼儿园的恐惧,种种凄惨,自是不必多说。

    但是,他附身在这个死去的男孩子身上,不知是因为什么缘故,慢慢的思维居然也同化了——放在以前,不管再怎么不讲究,他也不会用袖子擦鼻涕的。

    现在,他情绪上来,哭起来就毫无逻辑。

    玩的时候,随便就能在地上打滚。

    前天,甚至还和一群小孩子玩抢新娘的游戏,他是新娘子汤圆,他心爱的饺子——也就是兔兔,抢婚成功后,就推着他在地上滚动——小孩子的逻辑是,饺子要飘起来走,汤圆要滚着走。

    他作为汤圆,滚着走,没毛病。

    何含何章看着兔兔饺子艰难的推着圆乎乎的三寸丁,总觉得像是屎壳郎在推……

    不能想不能想。

    二人记下了这些变化,准备说给何槐听。

    而三寸丁自己却对这点一无所知,但是那些过往的记忆,却正在一点点的淡化,慢慢的,除了他心心念念的网恋对象,他居然都快要记不清之前的记忆了。

    如今,何含何章小学的题,他也渐渐的,都做不出来了。

    最多是偶尔有那么些题,他看着眼熟罢了。

    他正在慢慢变成真正的孩子。

    对此,何槐表示:“很正常啊,孩子是受天地保护的,阴魂附体的话,不仅不能夺舍,反而会慢慢将他们同化——这个孩子虽然死去,但是时机掐的好,三寸丁本身也有功德,慢慢的,他会和孩子残留的记忆和本能综合在一起,但保留自己的灵魂本质……相当于另一种投胎了。”

    说来,提前插队几百年,也算是他做好事的回报了。

    就是……

    何槐挤眉弄眼:“看来他是真的要接受九年义务教育了哈哈哈……”

    ………

    根据三寸丁提供的线索,何槐第一时间就跟陈立冬说了,并且商量了奖金——

    陈立冬也很无语,奖金什么的,有些没有被通缉的,他也不能说有多少奖金啊。

    还有,三寸丁如今死而复生,没有了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