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打工妹与司机
    槐夏记事正文卷第十四章:打工妹与司机安民市到了。

    车门打开,车厢里乘客们早就在过道里排着队,陆陆续续下了车。

    而在何槐所处的五个座位处,大家伙儿仿佛都还要等下一站似的,个个步履蹒跚,需要扶着椅子才慢慢迈开步子。

    直到车厢里最后一个人下车,他们才晃晃悠悠的站起来,瞧这动作又慢又摇摇晃晃,不知道的还以为男女肚子里都踹了企鹅的崽呢!

    何槐半点不清楚自己造了啥孽。

    更不知道自己一路吃东西给了他们多么大的影响,以至于大家伙儿晃晃悠悠下了车,立刻就冲向了卫生间——

    那些可怜的人类实在消化不动超负荷的食物,只能再吐出去了。

    她只知道,这群人动作慢悠悠的,实在影响坐在最里头的她的行动,唉,着急呀!

    ……

    出了火车站,何槐看着黑乎乎路灯都少的可怜的破旧落后的城市建设,不由一懵。

    土生土长帝都树的她,哪里见识过帝都以外的天空呢,网上视频她也没仔细看呐!

    这会儿,她背着只剩一半零食的蛇皮口袋,身上穿的廉价小棉袄,虽然五官实在耐看,可也着实像极了乡下来城里务工的打工妹。

    何槐低头看导航——榕县是个小县城,她之前在网上查过,去那里还要在市里的汽车站坐大巴才可以,大巴是每个小时一班,运气不好赶上人少,两个小时一趟也是有可能的。

    但是不知道是城市太小还是怎么的缘故,导航定位并不太准确,她左看右看琢磨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问路。

    车站外好几辆老旧的灰色面包车排队等着,车主们则在路边卖力的吆喝着。:

    “蓟县,蓟县的有人不?”

    “光明,光明的上车马上走——”

    “军坡,军坡的……”

    何槐刚走出两步,就有一个中年男人拦过来——

    “姑娘,姑娘去哪里?”

    他说的是带有浓浓方言味道的普通话,所幸并不难懂,何槐笑了笑:“榕县,去吗?”

    男人退却了:“榕县我不去,我这里是韩村。”

    一路走来,主动推销的车主不下五人,可惜的是,并没有车到榕县。而黑咕隆咚的夜里十点半,大巴更是早就没有了。

    无奈之下,何槐只能主动在门口拦下一辆车:“榕县多少钱?”

    反正在市里住酒店也要花很多钱,还不如早点过去了,万一能多吸两口呢?

    抱着这个占便宜的心思,她倒也舍得打出租的。

    上车的那一瞬间,何槐对自己说:没事的!区区一点打车费,她可是有六千万存款的人呢!得大气一点!

    然而这种奢侈的念头不过一瞬间,伴随着司机一口价一百没谈拢,车子开始打表,她就又开始心痛起来——

    王八蛋张巧妹,介绍的大榕树在这么偏僻的地方,这一趟出门可真花钱啊!

    她拿出小本本:记上记上!

    ………

    车子发动了,司机还在那里嘀咕:“妹儿啊,一百块钱已经很实在了,你打表过去也得八九十,我去一趟回来空着,我亏大了啊——”

    司机这个价钱其实对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