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阿槐要去相亲
    陈爱民第一次替阿槐大人办这么大个事儿,并且这个事儿还能跟人家喷磕儿,这回办成了,那简直美滋滋,江河湖海的鬼们都要来认识他这样才华的人……鬼呢!

    正因为如此,他介绍的那是格外详细,何槐都不由有些心动了。

    ……

    北戴河其实是没有去成的。

    他在半途私底下约了自己心仪的老太太回她家乡看了看,至于大龙虾,就干脆带着,在路上把它放水里了——

    “我瞧着这边挺偏僻,都是野生的——这样的好卖,能卖个大价钱,你好好在这里逮点东西——”

    回头毫不客气的进行夕阳红恋情了。

    ……

    老太太家在永州,途经一处县城时,陈爱民看着环境不错,就带着老太太去景点游玩——这一看可不得了,他看见了什么?

    一棵大树!

    得七八人合抱的大树!

    哎哟哟,怕不得比阿槐大人更粗壮更结实?

    哎哟哟,瞧这叶子绿的,这腰身粗壮的——这不是阿槐大人心心念念的对象吗?

    夕阳红虽然美妙,可是阿槐大人的铁拳也一样意义隽永,他麻溜儿的蹲守原地,等待着打听着周围各色人等传来的信息,确保这棵大树不是什么怪树,这才上前细细打听——

    ……

    何槐原本是漫不经心听着的,没想到陈爱民一比划,对方居然长那么胖!

    那岂不是很厉害的妖怪,说不定还遗留有洞府呢!天啊!

    她被自己的脑补深深伤害了。

    此时此刻,那个说话不算数的何一鸣早就被她抛之脑后了。

    而陈爱民看到阿槐大人终于感兴趣的样子,也是精神一振奋,滔滔不绝——

    “我给您打听了,那是棵大榕树,已经一千五百多年了,有了灵智——当然了,还不能跟着阿槐大人一样变成人身,那些粗浅的非科学手段,它是做不到的——但是别的,这棵树那可也不是只晓得混吃混喝的草包。”

    陈爱民这下子旅游采风没去成,就为了办这个事儿,此刻别提多卖力了,侧面烘托的手段用的溜溜的。

    但是不幸的是,刚才他说的“混吃混喝的草包”,好像……大概……也许……可能就是何槐这个样子的?

    毕竟差点把雷劫睡过去的妖怪,世间难寻。

    何槐:……

    咳。

    她有点淡淡的心虚,随即恼羞成怒一般,拿起手机看了看——

    信息栏里,无辜的何一鸣根本get不到仙女的真正思维,此刻约了大家交口称赞的菊花展,却发现何槐不回信息了。

    这是怎么了?

    何一鸣心理有点惶恐,此刻不由紧张起来,忍了又忍,还是没能忍住,又接着重新编辑了一个信息,力图证明自己的真诚——

    一条。

    又一条。

    许多条。

    然而信息发了一箩筐,他却还是没得到信息。

    难道……仙女嫌弃自己太聒噪?

    还是说,仙女不喜欢菊花?

    那、那没关系啊,植物园又不是只有菊花,还有许许多多的植物呢!

    总不至于都不喜欢吧?这年头应该没有不喜欢花花草草的女孩子吧?

    他又是犹豫又是忐忑的抱着手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