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宿命之战
    因为槐花的事情没谈拢,何老头儿好不容易才加上微信,给了当初承诺的兰花治疗费,然而对方收钱挺利落,他不过就是说了两句槐花好吃,对方怎么就不理人了?

    肯定不是因为槐花,槐花多好吃啊,年纪大了,就喜欢这种清甜口儿的。

    但是,这又是为什么呢?

    何老头儿无辜的低头瞅着手机,这才发现,过了一晚上,对方不止不理人,消息都发不出去了。

    他想着自己年龄大了,莫不是哪个功能不太懂?于是赶紧把刚出差回来的大孙子叫了过来:

    “阿鸣啊,你来瞧瞧,我是不是哪个功能用错了?怎么消息发不出去?”

    大孙子何一鸣正在拿热毛巾擦手——他出差从南边回来,那里靠海,二十七八度的天气,他呆了一两个月,这次助理外派出门一周,他自己突然决定回来,居然忘了帝都还穿着短袖!

    其实坐上高铁就觉得不对劲儿了。

    因为高铁过一个站,身边的人就从箱子里掏衣服,一层一层的,长袖变毛衣,毛衣变大衣,大衣就成了羽绒服。

    最后手边帽子围巾毛手套,居然不少人都备齐了!

    就跟俄罗斯套娃似的,拆一层又一层——不过,这个是反着来的。

    他这才想起来,帝都……好像供暖了?

    天呐!

    帝都的冬天,那可真没法说,就是冷!此刻高铁正以时速307k的速度迅速前行,他却只能穿着短袖,默默拢紧了自己的公文包。

    这次第,怎一个“惨”字了得!

    得两个!

    ………

    这不,哪怕提前叫了司机接送,一下车,何一鸣还是被帝都料峭的寒风给吹的浑身一抖。

    这会儿,正裹着厚厚的天鹅绒家居服,拿着热毛巾敷手呢!

    不过尽管旅途劳累,但何一鸣向来体贴,听到这话也不觉得爷爷麻烦,反而擦了擦手就接过手机:

    “我看看……”

    ……

    这低头一瞅,就看到对话框里特别醒目的红色叹号,他愣了一会儿——毕竟他有财有貌的,品格还好,这种情况当真没接触过,不由也懵了。

    这个叹号,他应该是认识的,但是吧……

    转头拿自己的手机一查——得,被拉黑了。

    何一鸣不由失笑:“爷爷,你干什么了?人家把你拉黑了?”

    何老头儿万分郁闷:“我没干什么啊,我就是给人家转了账,然后又聊了聊吃的……”

    说话间,何一鸣已经把全部的对话看了下来——总共也没两句,一眨眼的事儿。

    叫他看来,除了给钱给的太突然了之外,也没别的毛病了呀?

    他想了想:“这是哪位?”

    何老头儿立刻就来了精神:“我前几个月出去旅游认识的,小姑娘政法大学的,勤工俭学呢,长的特别漂亮!而且,非常擅长养兰花——”

    兰花谈恋爱这种事儿刷新了何老头儿的三观,但是也叫他明白了何槐的厉害之处——虽然到现在他都不相信他的宝贝变异兰花,会跟一个门不当户不对的普通串串红谈恋爱,但是却不妨碍他看到兰花的茁壮!

    就冲这个提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