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小程的腰
    有证吗?

    这句灵魂鞭挞伤了何槐的心。

    如果王朝州的妻子说的是那种由国家民族宗教事务局监制、道教协会统一印制、省民族宗教事务厅备案的颁发给道教教职人员的身份证明——简称道士证。

    她肯定没有哇!

    要不是借用了人的身体,她连户口都没得哩!更别提这个证那个证了。

    而且一提到证,她就会忍不住想起越来越难的功课和毕业证,一想就要哭,一想就要哭——

    毕竟,隔壁宿舍的同学如今都快白成一道闪电了,早在采访水鬼之前,就期期艾艾过来,表示了对代写作业的愧疚……

    如今,连论文都要亲自写的阿槐,槐生是何等艰难啊!

    基于以上种种心酸,此时此刻,她的脸色很不好看。

    因此面对王朝州妻子的问话,她也高冷的回答道:“没有。”

    没有证说个什么呀……

    王朝州的妻子不开心了,正准备说些什么,却听何槐道:

    “你觉得你丈夫在说谎,他对你这个样子,不是因为你们身边有鬼,而是他外头有人了?”

    王朝州在旁边赶紧指天誓地证明自己:“我不是!我没有!”

    妻子则有些窘迫——她是有这个想法,但是眼前这姑娘也不能这样直接的说出来啊!这不是摆明了戳她的痛脚嘛!

    她刚想好措辞,却见何槐又一指王朝州:“你觉得你丈夫这个样子,外头有人还能比你更漂亮?”

    胖墩墩五官油腻又寻常的中年微秃小肚腩,因为在家里穿了宽松的家居服,更是去掉了上班时西装革履的加成,变得——

    “咳咳咳。”

    妻子被呛到了,同时还有点辣眼睛。

    她扭捏一下,还是大方承认了——

    “你说的对。”

    何槐正色道:“所以,他既然外头找不到人,对你又怪怪的,那肯定是家里有鬼啊!”

    妻子懵了一会儿。

    此时此刻,高学历和各种专业证书不能给她任何加成,反而让她在脑子里把这个逻辑捋了捋之后,居然认真的点头同意了——

    “一定是这样!”

    王朝州:……突然好心塞。

    ………

    逻辑关系弄明白以后,妻子突然间紧张了起来——

    “天啊天啊!这个意思是说我身边一直有个鬼吗!”

    她终于反应过来,脸色煞白。

    然后突然又揪住自己的衣领——

    “那个鬼上过我的身啊!它是男是女啊?”她紧张的看着王朝州:“老王啊,它没用我的身体干啥吧?”

    王朝州连连摇头:“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妻子脸色却阵红阵白——

    “那天晚上,咱俩……咳咳咳!”她看到何槐在这里,忙又改口道:“她为什么挑咱俩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她不会真的对你有想法吧!你这个老王,你连鬼都不放过——”

    王朝州:……日子过不下去了!

    何槐: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多余……但是多余也不行!来都来了,她一定要挣到钱!

    “总之!”

    阿槐大人提高音量:“解决这个问题,五万块,谢绝还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