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兢兢业业赵良玉
    槐夏记事正文卷第六章:兢兢业业赵良玉物业的效率有点高。

    但是何槐刚才那句话的杀伤力有点大。

    所以陈金南看了看即将为他服务的保安,一时也有些踌躇了。

    直到褚辰苦笑着叹息道:

    “陈哥,这么多年来我对你的心,你不明白吗?”

    等等!什么心?什么明白?

    赵良玉惊悚的看着自家老板,在此刻脑补了800万字的豪门情感伦理纠葛大戏,并下意识的怀疑起了霍则与他是否真的存在血缘关系,以及集团未来的动荡和拆分……

    他……真是好兢兢业业的助理啊!

    ………

    这800万字的大戏暂且不提,现实情况还是很严峻的。

    ——褚辰如果今天被这群保安客客气气的请出去,不用明天,大家都该知道他们二人的合作破裂,合作项目该出问题不说,二人的这段关系,算是修不回来了。

    而陈金南认真的看了何槐一眼,最终黯然叹了口气,侧身让开了位置。

    他表明态度了。

    褚辰忍不住当先一步,脸上带出了笑意。

    但是陈金南的脸色却见不得有多愉快,憔悴又带着些微青黑的脸色是如此的明显,整个人仿佛迟暮老人一般,虽然威严,却又带着一股不祥的气息。

    保安们看不懂大佬的所作所为,此刻只客气的发问:

    “陈先生,您现在还有什么安排?”

    陈金南摇了摇头:“辛苦你们了。”

    他言简意赅,连多说话的力气都仿佛没有,保安队长负责整个别墅区的安保,此刻已经明白了,于是利落的又带着员工们原路返回。

    褚辰在一旁看着,内心突然涌出一股疑惑来。

    ——这才从他家里回来多长时间?之前瞅着还精神不错的陈金南,怎么这会儿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仿佛……仿佛大病许久,并且迅速恶化了一样。

    他看了看何槐的背影,不由又定下心来。

    ………

    待到房门重新关上后,褚辰这才发现——这偌大的别墅当中,居然连一位保姆都没有!

    这就更不对头了。

    陈金南堂堂一位老总,老婆女儿都体弱多病,没有保姆的话,难不成回家里来,还要亲自搞卫生做饭吗?这也太不像话了。

    家政就更不可能了——陈金南当初才发家的时候,被一位临时家政偷走了重要文件,为此九死一生才扭转局面……从那以后,他家中就没有临时家政了。

    …………

    别墅里光线不是很明朗,陈金南坐在沙发上,神情晦暗,又带着两分绝望。

    他看着何槐:

    “你是褚辰带过来的人,我相信你的实力。今天愿意让你们进来,我不是想请你做法事,也不是想请你驱邪捉鬼……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

    “保住我肚子里,这个男孩子的命。”

    话音刚落,只见他肚皮微微一鼓,表情也是略带痛楚,显然被人从里头狠狠踹了一脚——

    褚辰惊呆了。

    他哆嗦着嘴唇,半天才想起来想说的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