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都怪陈立冬
    搬着西门子13套洗碗机爬上十八楼是个什么概念?

    陈立冬说不出来。

    他只知道当他终于爬上去之后,自己爹那个30平的豪宅已经堆满了他之前烧下来的各种家具家电。

    不过那时候他爹说还有点钱,所以请了别的鬼帮忙。

    如今……

    如今他新认识了一位志同道合的老太太,老太太总嘀咕他不擅长持家——比如能自己慢慢做的事,为什么要花钱请人?

    虽然这种朴素的理念跟陈爱民不太合适,最终导致夕阳红恋情的崩溃,但是也让陈爱民幡然醒悟——

    钱不花,还是自己的。

    可儿子,就算帮忙搬东西,也还是自己的儿子呀!

    所以,这个洗碗机,很可能只是个开始。

    o(╯□╰)o

    天真的陈立冬对此一无所知。

    他只是喘着气在这地府十八层的公寓楼上,看着外头翻滚着的灰蒙蒙雾气——据说前方就是壮观无比的黄泉,但他什么也看不到。

    还没等瞅出来个一二三来,陈爱民就在这狭窄的屋子里左突右进,也挤了过来“儿啊,你也看到了你爹这残酷的生存环境,这种家具家电买太多了,屋子都没办法落脚——你赶紧的,把房款给我烧过来,我这边先去认筹排号了哈!”

    想了想又搓了搓手“你问问那位大人,有没有什么法术能让我加持点好运气?众筹摇号太难了呀!”

    陈立冬……呵呵。

    此时此刻,他是真的不想再看到自己爹那张老脸了,扶着自己的老腰就赶紧出门,生怕晚点会被他爹留下收拾屋子——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地府有没有家政啊,爹你不要省钱啊!儿子用多了也会折旧的!

    陈爱民不明所以,还意思一下送到楼梯口“儿啊,你回去小心点啊,生魂进地府,一不小心沾了别的鬼的阴气,是要倒霉一下子的。”

    陈立冬……爹!

    没等陈立冬说出来个啥,他就发现墙上贴了个宣传单——

    “房价均价七万亿一平方……爹,你为啥说这房价是十万亿!”

    陈爱民恨铁不成钢的瞅他一眼“还人民警察呢!人民警察就这觉悟?”

    他没好气的解释道“这不是地府控制房价么,要求每个楼盘均价不能超过一定数值。所以开发商就在每栋楼里设一套特价房,三万亿一平方卖给自家人,然后这个最低价位和最高价位这么一加一除,咱们买房的价格一直在增长,但是均价不就被调控了么!猪脑壳!”

    陈立冬对不起他是猪脑壳给人民警察抹黑了。

    万万想不到,地府的办事儿模式,跟人间界没什么两样。

    一看他的表情陈爱民就知道儿子犯了轴,于是叹口气——

    真不想承认这个蠢儿子是自己家的啊!

    鬼不也是人死了变成的吗?

    活人啥想法,成了鬼也不得变啊!

    猪脑壳。

    …………

    猪脑壳的陈立冬怀着心灵和的双重打击醒了过来,此刻看到何槐的电话,不知怎么居然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他先深深的吐口气,这才接了电话“喂……”

    电话那头,何槐的声音仿佛中奖了一样欢快

    “陈立冬陈立冬,我发现一起杀人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