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薅羊毛要悠着点
    500块钱只能问一个问题,王毛恩此刻绝望的看着那张纸上血淋淋的字逐渐消失,一股悲愤莫名冲入胸膛——他怎么原先不知道,自己的爹这样坑儿子呢?!

    对遗产的期待,和花钱却没问到点子上的愤懑糅杂在一起,一股脑的冲上天灵盖,他二话不说,直接把仅剩的1500元私房钱全部掏出来,直接拍到了何槐面前:

    “我要接着再问一个问题!”

    何槐:……

    啊哟老王果然是这样仗义的人呢!

    这一会儿送来的钱,都快够她辛辛苦苦家教半个月费用了!

    到底都是邻居,何槐也不好意思收费太狠,毕竟薅羊毛也不能逮着一只薅到底的。

    于是她艰难的扯出笑脸,真心实意的建议道:

    “我瞧着你这样一个个的问题挺没有效率的,不如办个月卡?你看你爹在底下那么些年又会认字,又会用表情,你没事来跟他聊聊,肯定没啥代沟的。”

    王毛恩:……

    我缺的是代沟吗?

    老子缺的是钱和耐心!

    摆摊半年每天交账他扣扣索索攒下两千一百块容易么?谁知一转眼就被亲爹坑走了……

    大哭.jpg。

    围观众人:……

    虽然这个故事的走向既玄幻又传奇,着实惊退了他们的三观。但此时此刻,他们的内心反而有点想笑是怎么回事?

    忍了片刻,就有人劝道:

    “老王啊,你别花这冤枉钱了,多等两天,每天试一两次密码,总能找到对的。”

    王毛恩干巴巴的说道:“我还不知道这张卡是谁的身份证办的呢?密码已经错两次了,不管几天累计错六次就要冻结……”

    他说着,一股心酸冲上鼻腔,险些嘤嘤嘤哭出来:“冒不起这个险了啊!”

    他看着何槐,此刻对大师的敬畏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生无可恋的说道:“没钱办月卡啦,再问一个吧。”

    何槐同情的看了他一眼,默默把纸笔推了过去。

    “对了,”刚提笔准备写字,王毛恩突然又想起来:“大师,这个问题不限字数吧?”

    何槐还没考虑过这个。

    不过眼前的老王这样惨了,她怜悯的看了对方一眼:“不限字数,你可以先跟你爹唠两张纸的嗑儿,最后再写上那个问题。”

    老王叹口气,下笔如飞——

    “爹,展信佳。”

    “儿子大毛不孝,连续几次银行卡密码都不对……”

    他写写又改改,唯恐措辞太艰辛,曾经的文盲老爹不明白,但何槐告诉他:

    “别怕,死了这样久,地府的扫盲班肯定上了不少……最起码也有个初中文凭了。”

    老王终于放心的又提起了密码。

    这次可能是信太长的缘故,好半天都没得到回信,直到一股冷风又悠悠的卷起那张纸。

    众人屏气凝神,仔仔细细的盯着白花花的页面——

    “大毛,你怎么变得这么啰嗦,扯七扯八说不到重点,莫不是更年期到了?”

    “还有,天天别净想着从你老子我这里抠钱,没出息!平头老百姓能有多少家底啊,早前儿不都给你了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