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天线宝宝会窃听
    面对交警疑惑的眼神,何槐实在做不出表情来,只能头一低,抱紧小女孩心酸道:“太可怜了!这么瘦!肯定没给饭吃!”

    人贩子:……

    冤枉!

    他们是对品相要求很高的好吗?怎么可能不给饭吃?

    是小女孩自己瘦瘦的啊!

    交警也被转移了注意力,疼惜道:“可不是嘛!”

    想一想要不是自己英勇阻拦,这些孩子未来很有可能卖到大山沟,卖给不法分子,弄残废当乞丐……

    啧啧啧!

    他被自己感动了。

    ………………

    而何槐则在这时候悄无声息的用灵力在小女孩身体里转了一圈——

    嗯,身体还算可以,没什么大毛病,就是脾胃有点弱,修复一下……

    在这种暖融融的感觉中,小女孩悠悠转醒。

    何含见状,立刻凑上前去——

    “你没事了吧?”

    “我看,我没骗你,我妈妈来救你们了!”

    她知道何槐在给她调理身体,心里不知道为什么也很开心。

    但是,开心归开心,该兑现的承诺还是不能忘的:

    “你看,你一个救的是你,你不要忘了哦!”

    小女孩抿抿嘴,何槐只是给她调理脾胃,安眠药的作用还没去,她昏昏沉沉,只来得及呢喃几句话:

    “我会记得的,你也要记得我……我叫苏心媛……”

    说罢,又一次陷入沉睡。

    何含满意了。

    而交警们则忙着拖走那个女人贩子,还要跟过来的警察们交接,还有救护车,谁也没发现这个小插曲。

    ………………………

    警局里。

    何槐带着何含,何章二人坐在椅子上。

    好心的民警们还给送了甜点酸奶面包卤鸡腿……

    因为,两个孩子泪眼汪汪的喊饿,实在可怜!

    她们是扎扎实实的受害者,因此做笔录的民警非常客气:

    “姓名?”

    “年龄……”

    “籍贯……”

    “我叫何槐,他们两个,姐姐叫何含,弟弟叫何章。”

    “你们是什么关系?”

    何槐摇了摇头:“我是政法大学的学生,在外头碰到他们俩没有饭吃,所以经常送点东西给他们……”

    咦?

    民警停了停笔:两个孩子是流浪儿吗?

    “那名字……”

    “我取的,他们不记得名字,什么都不记得,所以我……”

    她没说完,但是民警懂了——

    恻隐之心嘛!

    何槐则想道:政法大学新闻系的学生,果然再不行也有两分水平的,这种回答方式,是新闻系之前学过的。

    只不过,他们是作为提问题的一方。

    何槐的身份等待核实,基础问题问过了,眼看着孩子们吃饱喝足也镇定下来,该轮到他们回答问题了。

    这时就贴心的换了女警来问了。

    “小朋友,你们叫什么名字?”

    “何含。”

    “何章。”

    两个孩子小脸肉嘟嘟又白净,大眼睛萌萌哒,简直不要太可爱!

    中年少女·女警官心里软成一团棉花,语气也越发甜滋滋:

    “今年几岁啊?”

    “六岁。”

    何章比出了六个手指头。

    “家住哪里还记得吗?”

    “不记得了。”

    何含摇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