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槐夏雨夜
    夏初时分,槐夏之月。

    公历五月二号,农历四月初四,文殊诞辰。

    春夏之交少有的大雨哗啦啦的,说是瓢泼毫不夸张。在帝都这个整体气候不外乎“干燥”二字的地段,这样磅礴的大雨实在罕有。

    积水漫漫,以至于晚上十一点多,街头人影都没有一个……

    哦,还是有的。

    半个小时前,亮黄色工作服的外卖小哥正拎着一份二十五元的煲仔饭,趟过这段积水漫漫的老旧道路呢。

    ——广场正中央被圈起来的大槐树抖了抖枝叶,努力把沾了灰尘的树叶翻个面冲刷,一边走神。

    但念头刚转,突然看到天边一阵闪亮——

    咔嚓!

    ——好疼!

    大槐树脑子一懵,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

    被雷劈了?!!!

    ………………

    卧槽槽槽槽槽槽!!!

    大槐树有一瞬间懵逼——你凭啥劈我?

    不过很快它又反应过来,自己个儿好像是要成精了,按理说,该有天劫的。

    但是……不对啊!

    它熬啊熬的,熬到这个岁数还没成精,不就是为了避开天道,以免它对自己这种草木成精太过苛责,降下雷罚太重……

    如果它没记错的话,一百年前灵道崩塌,天道不顶用了……换句话说,它其实是熬过来了的啊!

    只不过那时候人间界打仗怪厉害的,炮弹也多,它性格有点怂,就没敢动……

    然后等啊等……就忘记了o(╯□╰)o。

    怎么这会儿,还有雷劈它?!

    这不科学!!!

    …………………

    科学不科学的,大槐树有没有资格说这个词先暂且不论。

    但是,这会儿,自天空劈下的又一道惊雷“咔嚓”一声,毫不留情的又打在它的身上。

    这一瞬间,大槐树感觉自己的树叶子都立起来了——

    好痛!!!

    痛痛痛痛痛痛!!!

    黑暗的雨夜,昏黄的路灯仅能照亮方寸之地,大家都早早的闭锁门窗宅在家中,自然也没人看到,此刻广场上拥有一千多年树龄的大槐树正诡异的树叶朝天,齐梭梭的,仿佛人的汗毛直立似的。

    无他——

    太疼了啊嗷嗷嗷!!!

    ………………

    草木成精,最怕雷火。

    可如今,一道又一道的雷罚降下,仅仅挨到第三道,大槐树都差点褪下一层树皮!

    ——它又不是金蝉灵蛇,蜕皮才能证道——树没了皮是要没命的啊夭寿哦这该死的贼老天——

    “咔嚓——”

    第四道雷降下,大槐树再也骂不出来了。

    这可是真·现实版的·天要亡我!

    它绝望的想。

    …………………

    第五道雷劈过后,大槐树已经开始掉渣渣了。

    目前只有树皮掉,其他都好好的。

    甚至它的树叶一片都未曾因为这雷劈而落下——

    这是正常的。

    毕竟,这种雷霆降下,并不是偶然天象,而纯粹是为了应和国策。

    比如……这个平稳的国度有个政策,叫做——建国后不能成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