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4章 番外武林旧事
    赵一回到卫府的时候, 卫寒正在和落松下五子棋。&乐&文&小说 {www}.{}{}.{}此时落松正被杀得满头大汗, 看到赵一回来就好像看见了救星。她赶忙站起来,顺便一不小心碰乱了一盘棋子道:“师弟,你回来啦。”

    赵一瞬间就僵硬住了, 落松师兄何曾对他这么亲热过?该不会是被卫寒弄坏了脑子吧?

    就见卫寒黑着一张脸捡着棋子道:“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这个时候回来……”

    赵一:“……”

    落松就好像聋了一样不理会卫寒在说什么, 她看着赵一道:“事情都解决了?”

    “嗯。”赵一点点头, 连日的奔波让他感觉非常的疲劳,他大步走到后院去卫寒的浴池里洗澡去了。

    卫寒看着赵一的背影,有些忧虑的道:“他还是这么闷呐。”

    落松道:“他小时候是没这么闷的,后来就成了这样了。”

    卫寒脑子里瞬间脑补了一对狗血的爱恨情仇, 结合着赵一被逐出师门这件事情, 他都可以写一本名叫道士恩仇录的小说了。卫寒一脸同情的道:“他究竟经历过什么?”

    落松微微闭着眼道:“不可说不可说。”

    在去后院的路上, 卫寒一直在想赵一的事情,一个人如果长期压抑自己而得不到释放,他很有可能会变成变'态的。赵一不管怎么说也跟了自己那么久, 卫寒不会不管他, 他打算和赵一坐下来掏心窝子聊一聊。

    他走到赵一的小院里,里面杂草丛生, 正经的盆栽却没多少。自己会不会对赵一太过于忽视了?卫寒在心里三省吾身,心说难怪赵一每天都臭着脸,原来是生存环境太过恶劣。

    他走过去敲门,“赵一。”

    屋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卫寒又道:“赵一, 闷在房间里干什么呢?出来聊一聊吧。”

    屋子里还是没有任何声音……

    就在卫寒想要破门而入的时候,赵一在他身后道:“做什么?”

    “嗯?”卫寒转过身就见赵一披散着湿漉漉的头发,穿着身干净的衣服站在他身后。卫寒道:“你这是洗澡去了?”

    “嗯。”

    赵一点点头,然后走过来推门进去。

    卫寒一脸怀疑道:“你不在自己房里洗澡,是去哪里洗澡去了?”

    赵一很随意的道:“你的浴池。”

    “噗!”

    卫寒深受打击,捂着胸口倒退一步嘶吼道:“我跟你拼了!”

    赵一侧过头,给了卫寒一个不屑的眼神,“哼。”

    卫寒这才想起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世界如此美好,他千万不能暴躁。卫寒深呼吸一番,走到赵一面前道:“你不懂我不怪你,浴池是不能和别人共用的你知道吗?不卫生。”

    赵一:“什么意思?”

    “就是……”卫寒想了片刻道:“浴池就好比婆姨,婆姨怎么能给别人用呢?”

    赵一点点头,卫寒心说对他说话还是要用低级趣味的方式来说的好,就听赵一道:“那你和余之荆还经常一起用浴池,真会玩。”

    卫寒:“……”

    卫寒决定不与他一般见识,他转移话题道:“啊,那个……你去做什么了?需要这么久吗?”

    赵一默默的给自己倒着茶道:“去了结一件事情。”

    这个语气这个话实在太过于装逼,瞬间让卫寒又脑补起来。卫寒感觉自己闻到了江湖的味道,他坐下来道:“能对我说说吗?”

    赵一冷冷的看了卫寒一眼,道:“不能。”

    “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我们也是朋友了吧。”卫寒道:“有什么事情不要憋在心里,说出来大家开……大家帮你分担嘛。”

    赵一还是不说话,卫寒道:“是不是和你被逐出师门的事情有关?”

    赵一终于把眼睛放在卫寒身上了,卫寒以为他猜对了,立刻一脸唏嘘道:“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做人最重要的就是开开心心,你饿不饿?我让厨房下面给你吃。”

    说完卫寒屁颠屁颠走了,赵一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离开,最后忍不住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他在卫寒身边待了这么久,对卫寒不可谓不了解,所以大概能猜出此时卫寒在想什么。卫寒以为他被逐出师门,一定会有一个悲惨的从前,其实并不是这样。

    赵一的身世可以说非常的简单,那就是在做婴儿的时候就被师父捡回山上,然后就做了个小道士。

    他的师兄师弟们和他的情况都差不多,所以他小时候也没有感受过什么被人歧视自艾自怜的情绪。

    师门的道观在一座物产丰富的山上,春夏可以在山上采山珍,秋冬可以猎野兽。加上道观里的人都武功高强,所以生活也还不错。赵一五岁的时候开始和一些同龄的师兄弟们一起认字,到了七八岁的时候又开始一起打熬胫骨学习武艺。

    师父是个很老的老道士,在赵一开始记事的时候他就是那个样子,一直到赵一离开师门他还是那个样子。以至于赵一一直觉得他是个修行有成的妖精,他离开道观的时候总觉得自己逃离了魔爪。

    在赵一十三四岁的时候,同龄人都有些心猿意马。一群小道士晚上不睡觉,偷偷跑去坤道师兄弟居住的地方偷看,若是能看到坤道师兄弟们在洗澡,就会红着脸兴奋好久。

    赵一对这个不感兴趣,他坐在书上,腿上放着一把钝刀。前天师父教他的刀法他还没有融会贯通,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能理解。

    “哎!”

    一颗松子砸在赵一身上,赵一低头一看,是坤道的落松师兄。

    落松仰头看他道:“还在想那套刀法吗?”

    赵一点点头,落松就道:“干坐着就能顿悟吗?不如下来我们打一场,刀法如果不使出来的话有怎么能融会贯通呢。”

    落松说的很有道理,于是赵一就从树上跳下来。

    落松和赵一都是武痴,比起偷看异姓师兄弟们洗澡,他们更喜欢切磋武道。落松擅长使剑,身形灵活。赵一喜欢用刀,气势厚重。两个人在松树底下打了许久,最后一起喘着气靠着树坐下。

    落松道:“天天和同门打有什么意思,若是能见识见识百家武学就好了。”

    赵一横刀在膝上道:“你想出去?”

    “难道你就不想吗?”落松看着红彤彤的夕阳道:“学了一身武艺却只能一辈子待在山上打山猪,岂不是太可悲了?”

    赵一没有说话,但是他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打猎完毕的师兄弟们高高兴兴的回来了,山上的生活无忧无虑,他们的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就好像真的神仙弟子一样。

    赵一看着他们,从内心深处觉得自己和他们不是一类人。他道:“不如我们下山去吧。”

    他们两个一起去找了师父,师父像具毫无人气的仙尸一样坐在蒲团上。慢悠悠开口道:“你们要下山?”

    “是的。”落松道:“我和师弟都想下山,去见识见识百家武学。”

    师父终于睁开了他浑浊的眼睛,他道:“也罢,不让你们去,你们也难免会被心魔侵体,去吧。”

    于是他们两个带着他们的刀和剑就下山了,山下的生活远不如山上的悠然。他们经常风餐露宿,甚至没有钱去买食物。可是他们很快乐,一点也不觉得苦。

    这天他们联手杀了江湖上恶贯满盈的采花贼,落松收剑入鞘后道:“江湖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

    赵一点了点头,落松道:“原本以为江湖上的人以武道为尊,一定是一个各种武学百花齐放的地方。没想到全都在说什么习武是为了强身健体,不是为了好勇斗狠。”

    “哼。”落松不屑的道:“若只是为了强身健体,那还捂着秘籍不让人知道干什么?”

    赵一与落松不同的地方就在于,他一点也不在乎别人怎么做怎么想。所以他没有说话,而是和落松一起去了江城参加武林大会。

    江城是武林人士的圣地,历届武林大会都是在这里举行的。这个时候的江城里全是武林人士,落松很兴奋的道:“太好了,这下不用到处跑也能挑战高手了。”

    武林大会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在大会开始前,江湖人士不得私自争斗。赵一两人不知道也不会管这个规矩,他们了一个名单,然后开始一家一家的挑战去了。

    出于对对手的尊重,他们一天只挑战一个,而且都会在前一天下战帖。他们自认为已经做的很好了,但是还是引起了很多武林人士的不快。更何况那些被他们挑战的人全都败了,其中不乏武林名宿一派掌门。

    甚至有人说他们是因为急不可耐的想要做武林盟主,才会用一些不光明的手段赢别人。听到这些传言之后落松气得半死,赵一冷静的擦着刀道:“何必管他们怎么说,我们做好自己就好了。”

    他们这边很淡定,其他人都急坏了。这二人平时安分守己,就是挑战也是规规矩矩有礼有节,想要对付他们都找不到借口。

    有一天赵一出门的时候在流氓手里救下了一名少女,少女很兴奋的对着他喊大侠,还说希望和他一起闯荡江湖。

    赵一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转身就回去了。落松炖着汤道:“我想山上的菌汤了。”

    赵一喝了一口汤,心里没有什么感觉。他感觉有点难受,一个人如果连难受是什么感觉都不知道的话,那也太难受了。他不像落松一样会愤怒会思念,也不像那些武林人士一样会嫉妒会害怕,更不像师兄弟一样会有男女之情。

    他只有在感觉到自己武道进步的时候,才会有开心满足的感觉,所以他从不会放松武道上的训练。

    那个少女果然就像她说的那样,一直跟在赵一身边。赵一赶不走她,也就随着她了。落松道:“我们全真的弟子是不能娶妻的,你不要迷失了自己。”

    赵一道:“我们全真弟子是不能随意杀人的,不然她早就死了。”

    于是落松开始同情那个少女了。

    那少女跟着赵一一直到武林大会结束也不肯离开,赵一和落松打败了所有人,之后却拍拍屁股走了,对武林盟主之位十分的不屑一顾。武林人士纷纷恨他们入骨,自己求而不得的东西他们却如此不屑一顾。

    于是开始有谣传他们是魔道妖人,那些莫名其妙死去的人都是他们杀的。武林中人开始追杀他们,落松和赵一没有一丝一毫的畏惧。来一个杀一个,来一群杀一群,一直杀到再也没有人敢冲到他们面前。

    落松横剑而立道:“世人毁我谤我欺我害我,当如何处之?”

    赵一大声回答声音清朗坚定:“自当杀之砍之!”

    “好!”

    两人一路从江南杀到了塞北,而那个少女还一直跟着。

    落松道:“她一直跟着我们,怕是会有危险。”

    果不其然,之后少女就被人抓了。落松道:“我们去救她吧。”

    赵一没有说胡,落松又道:“毕竟是因为我们她才被抓的。”

    “好吧。”

    赵一答应了,两个人一起去救少女。一路上武林中人无所不用其极,什么暗器□□都用了,只是这些都不能将赵一和落松如何。

    落松一个人拦住了九大高手,赵一去救少女。他将少女从柱子上抱下来,少女靠在他怀里道:“你终于来救我了。”

    赵一依旧没有说话,少女道:“你心里是有我的对吧。”

    在赵一的沉默中,少女将一把带着毒的匕首刺进了赵一的腹中。赵一摔倒在地,少女站在他面前道:“很意外吗?我从一开始接近你就是为了有一天能杀了你。”

    落松一时半会过不来,赵一捂着腹部跪在地上。少女走到赵一面前,伸手抬起他的下巴道:“我美吗?是不是很后悔喜欢上了我?”

    赵一突然发力,一剑刀刺进了少女的胸膛。少女不可思议的倒在地上吐血,赵一冷漠的坐在运功疗伤。就像第一次见面一样,他一个眼神也没有给少女。

    少女趴在地上吐着血,看着那个冷血无情的男人。她追随了赵一这么久,每时每刻都注视着赵一,不知不觉赵一在她心里落下了不同一般的地位。

    只是……

    到头来她还是没有得到那个人的心……

    落松解决了所有人,走过道:“怎么样了?”

    赵一道:“毒有点难缠,看来只能找师父解毒了。”

    “嗯。”落松扶赵一起来,她看着还有一口气的少女道:“她怎么办?”

    “不怎么办。”赵一道:“何必去管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

    两人渐渐走远,少女的眼睛终于黯淡下来,原来跟了他这么久,他都没有记得自己的名字……

    赵一回到道观治好了伤以后就去找师父了,比起在山上悠然的日子他更愿意过着山下不平静的日子。于是师父就将他逐出师门,这次落松没有陪他一起,落松发现自己还是舍不得道观和道观里的人。

    赵一下了山做了杀手,因为这是唯一只需武功就能完成的工作。他不和任何人打交道,也从来不欠任何人的。师父说过,一切皆是因果,他可不想沾上什么因果。

    直到少女的家人找到了他,将他暗算至重伤。他逃到了大汉将军的府上,却又被人发现,最后晕倒在了街上。再醒来时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特别讨厌的少年,说出来的话是他这辈子听过的最讨厌的,他很想撕裂他的嘴。

    但是……少年是他的救命恩人……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到这里就结束了吧,写的有点累了。

    接下来要一心一意的更新新书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