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怂兮兮的李纨
    大夫先是被这冷淡的声音震了一下,很快便反应过来那所谓的李家少爷到底是谁,忙道:“是。”

    贾珠手上轻微的动作也停了下来,目光流转,轻飘飘的从大夫的身上扫过,语气更轻了:“听说,李绬病的很重?”

    李绬这个人,他还是有些映像的,更具体的来说,应该是李家的那两兄妹他都有映像。

    一个是他看在眼里,觉得是个学识不错的,还有一个嘛……

    想到那个找到他想要和他做生意的女子,贾珠抿了抿唇,眼中闪过冷光,暂时将这些情绪压下去,心神再次落在大夫身上,见他低着头不说话,问了一句:“怎么?记不清了?”

    “不不!”

    大夫连忙摆手,然后道:“这件事情我记得的,当时的病情是有些严重,我也是开了药的,按理来说那药是要吃一段时日的,但是……”

    大夫还要继续说,外面忽然就有人在外面道:“大爷,有客人来了,老爷说直接带来您这边。”

    大夫不得不停下来,往外面看了一眼,没敢开口。

    贾珠皱了皱眉,有些被人打断的不喜,沉默片刻才道:“进来。”

    “请进。”

    外面一道压低的声音传来,很快帘子就被挑开,李绬面色和缓的从外面进来,看见站在那儿的大夫,笑着道:“原来你这里还有客人,是我来的不是时候。”

    “无妨。东二。”

    贾珠唤了一声,东二立刻就明白过来,把旁边的凳子搬过来,让李绬就在塌边坐下之后,又悄悄的退到了后面去,默不吭声了。

    李绬坐下之后才看向站在那儿的大夫,笑了笑道:“舒大夫也在这儿,说起来上次我的病症能好的那么快,还多亏舒大夫的良方呢。”

    舒大夫张了张嘴欲说什么,但看向李绬笑盈盈的模样,也实在是说不出什么话来。因为他虽然觉得按照自己开的那些药,李绬的病症是不可能好的这么快的,但是从头到尾,李绬确实是没有请过别的大夫,说是他治好的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些都是医者应该做的事情,您实在是不必……”

    李绬却笑了笑,示意大夫不必再说下去了,然后看向贾珠道:“先前听闻你回京就想来看看,却又听说你一回来就将宫中的御医都请来了,我想着那个时候来只能是添乱,这才迟了两天过来,不知……御医的法子可管用?身体可好些了?”

    李绬面上是这么说,心里却有另一番计较。

    贾珠身边的大夫不会比宫里的御医差太多,且在金陵那边的时候他也看过贾珠的,那会儿的贾珠看起来虽然是气色差了一些,但还不算是太差。

    可这会儿贾珠靠在塌上,尽管他强行打起精神,也能够看得出来精神头是越来越不好了,好好的人,身上却弥漫着一股死气,触目惊心。

    且贾珠身边的大夫,宫里的御医之后,贾府还能舒大夫找来,想来……是真的很严重了。

    “大抵是好些了。”

    贾珠从身边两个伺候的人的反应中知道,贾珠应当是一个谦逊有礼的人,可他如今看着李绬,不过像是看着一个能用的人,常年的习惯并非是那么好打破的。能如此心平气和的说话已经是极限了。

    若是换了真的贾珠,这会儿定要说一声多谢的。

    “有起色便好,这病了总归是要养一段时间的,倒是不碍事。”李绬一边说着话,一边不动声色的看着屋内的人。

    刚刚引他来这里的人已经退出去了,此时屋内就只有他和贾珠,舒大夫,还有贾珠身边伺候的两个小厮,想了想还是暂时将来这里的目的压下去了,只和贾珠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贾珠便让东一先将舒大夫带出去了,屋内就只剩下三个人,过了片刻后,贾珠才说了一句:“听你刚刚的话,这位舒大夫的医术倒是不错?怎地到了我这儿却什么都看不出来了?”

    李绬还惊讶了一下:“这倒是奇怪。”

    贾珠见李绬的情绪不像是作假的,想到刚刚那个舒大夫还没有来得及说完的话,那语气中分明带着疑惑,这个待会儿便可以问清楚,倒是不着急。

    轻易的便把这件事情绕过去了。

    “你今天除了来探望我,是否还有其余的什么事?”

    贾珠从李绬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他神色间的迟疑,是以问了一句。

    李绬原本是想说的,但见贾珠身后还是有人,便道:“没什么,只是来看看你。”

    他并不确定贾珠身边的这个小厮会不会出去多说什么,没有百分之百的保证,还是什么都不要说的好,现在他更担心的是贾珠的身体状况……

    贾珠身边并不缺好的大夫,可还是一天比一天的严重,这让他不得不多想,但此时在病人面前露出这些来并不好,李绬只道:“要说起来呢还真是有一件事情,我近日读书有些疑惑的地方,一向知道你读书好,我想着来找你讨论,你多是闷在屋子里,有人陪着说几句话,也不会觉得闷。”

    “你说。”

    贾珠的语气比之刚刚愈加的虚弱了,不由地伸手揉了揉眉心,不大喜欢这种身体不能由自己掌控的感觉,强撑着看着李绬。

    李绬看着贾珠的状态,沉默片刻:“今日有些晚了,不如我明日再来?”

    他怕贾珠这么撑着,等会儿说不了几句就……

    “也好。”

    贾珠并不强求,既然李绬要走,就让东二把人送出去了,贾珠的神色冷了些,唤了东一:“把舒大夫带回来。”

    “是。”

    刚刚只是把舒大夫带到了隔壁的厢房去,这会儿贾珠吩咐很快就被带过来了,贾珠看着他,神色淡淡的道:“刚刚没说完的话,继续。”

    舒大夫想了想才道:“按理来说李家少爷的那个病症,就算是吃药也不会好的那么快,算时间也要拖到秋闱的时候才能稍微好一些的,但事实是吃了几副药就大好了,我只是觉得奇怪,莫非是他的体质好些?”

    “是吗?”

    贾珠垂下眼帘,看着自己的指尖,视线慢慢的延伸到腿上。

    从金陵到京城,民间的大夫,宫里的御医都来看过了,可如今都没有任何的法子。那个李纨却看也没有看就说他的病症有人能治,她口中那个所谓的神医定然不会是面前这个。

    那么……

    又会是谁?

    按照如今这架势看来,这身体的主人在贾家颇受重视,每日不断的有大夫来,御医也换了两拨,但都对他如今的状况没什么用处。

    如今没什么心思去想到底是如何到了这里的,而是应该怎样在这里存活下来,才好筹谋以后的路,可如今这破败的身体就是最大的阻碍。

    贾家找来的大夫既然没什么办法,那就只能想其余的法子了。

    世上并非是所有有能力的人都广为人知,也确实是有些本事的人隐于市野。

    “你可知道,李家还曾请过别的大夫么?”贾珠又问了一句。

    “没有。”

    ……

    李绬回去后,先去爹娘那儿回了个话,然后才去了李纨那儿。

    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地上隐隐绰绰的斑驳影子,李绬一路走过来都在想今天见到的贾珠,和前段时间像是两个人……

    到了李纨那儿,李纨看见他进来,忙迎上去,拉着李绬坐下,又倒了一杯茶过来:“辛苦哥哥了。”

    李绬接过来喝了一口放到一边的桌上,然后才看着她:“我刚从贾家那边回来,看样子贾珠是什么也没有说,言谈间也没有什么芥蒂的样子,你倒是不必那么担心了。”

    “真的?”

    “你还不相信我?要不要我下次让你亲自去看看?”

    李纨忙摇头:“算了,如今我还在禁足中呢,就算是明日去和爹认错了,一时半会儿也出不去了。我要是还偷偷的跑出去,爹真的要动家法了,那多疼啊,我还是相信哥哥的。”

    李绬多看了她两眼,见她怂兮兮的,轻哼一声:“现在知道怕了,当时在那边是不是觉得没人能管得住你?胆子大的能上天了。”

    李纨干巴巴的笑了两声:“我现在知道错了嘛……”

    她大概也知道,贾珠就算是没有和家里说,心里也一定会有疙瘩的,那她……大不了也不求什么退婚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先把贾珠的病情稳定下来,就当是……补偿了?

    只是现在这样的情况来看,这件事儿得往后拖一拖了。

    想到这里,李纨问了一句:“哥哥,你今天过去,贾珠的情况怎么样了?”

    “……说起这个,我倒是有些担心。贾珠和上次见到的时候又要虚弱了很多,看起来就像是……”像是半只脚已经踏进棺材的人了。

    但看了一眼自家妹子,李绬还是决定不说这些来吓她,只道:“贾府请的大夫和御医好似都没什么法子,今日我过去还看见曾经给我治病的舒大夫了。”

    舒大夫……已经被贾珠带过去了?

    李纨的动作顿了顿,就是不知道舒大夫究竟都和贾珠说了些什么,如果说了些不该说的,那她就只能暗地里来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