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贾珠真的如此宽容?
    李妈妈看见李夫人如此头疼的模样,想了想便道:“夫人不必担心,先前订婚的时候不是让大师合过八字么?且那位大师也说了,贾家大爷是会有些挫折,但否极泰来,并非是一条死路啊,还说和姑娘是天意撮合的因缘,再合适不过了。既然大师都这么说了,您又何必担心这么多呢?”

    李夫人摇了摇头:“我担心的反而是另外一件事……”

    “夫人担心的是……”

    李夫人抬头看着李妈妈道:“按照老爷的性子一定不会同意退婚这件事情的,况且贾家的婚哪里是那么好退的?可偏偏姐儿自己去做了这么一件事,若是叫贾家那边的人知道了,姐儿这以后……”

    “贾家大爷不是前两日就回来了吗?贾家那边到现在都还没有什么消息传来,我听说贾家大爷是个性子宽和的人,或许并没有把这件事情说给家中长辈知道呢?”

    “就算是他不说,等以后姐儿嫁过去了,有了这么一出儿,那贾珠又怎么能全心的对她好?”

    李夫人说着又叹了一口气,当时看到信中写的这些事情的时候,就止不住的担心,前几日贾家那边还约她出去商量了想要提前婚期的想法,本来婚期是在下半年的,但现在贾家希望能够提前到前半年来。

    她原本是想着两个孩子定亲的时间也不短了,便也答应了下来,况且上半年的日子确实是要好一些,岂料那边刚刚商量好,这边就出了这么一件事儿。

    “这件事儿恐怕还是要夫人费些心神了。”

    李夫人想了想:“你先把刚刚那件事情吩咐下去,找个可靠的人悄悄的往那边去查探一下,再把少爷叫过来。”

    “是。”

    李妈妈应了一声往外面退出去,刚刚打起帘子出去,就见李守中正板着脸从外面准备进来,李妈妈连忙退到一边:“老爷。”

    “嗯,姑娘在里面?”

    “没呢,夫人和姑娘说了几句,便让姑娘回去思过去了。”

    李守中点了点头便往里面去了,心里却想着,就只是回去思过,她能做出自己去退婚的事儿,只是思过能让她长记性么?定然是不能的,但是夫人拦着,他现在也没有其余的法子了,过来的路上只想着,想个办法救一救吧。

    贾家那边还没有什么动静,或许是贾珠还没有和贾家长辈说什么,不然按照贾珠突然病成这样,贾家有又知道自家闺女做出来的事情,难保不会想到贾珠是被气成这样的。一旦这样想,早就闹过来了,哪里会这么平静?

    可贾珠当真那般仁善,这样的事情都能忍下来?

    进了里面,李守中直接走到一边去坐下,李夫人刚刚就听见他的声音了,走过去道:“刚刚我已经和姐儿说过了,她就是被吓着了,才会做出这么糊涂的事情来,我想着让绬儿去找贾珠说说话,好歹别让贾珠心里起了疙瘩才好。”

    李守中听见前面的话,原本还想要反驳,但听到后面,沉吟了片刻点头道:“他们两个年纪差不多,应该也有话说一些,让他去确实是比较合适。”

    他说完又道:“但你也要好好教一教,都是要出嫁的人了,做事还这么糊涂,等她嫁去了贾家可不就是想在自家一样的自在了,若是在做出什么来,你到时候想要教导都来不及了。”

    “这个我知道的。”

    “你知道就好,其余我也没什么要说的,只是这次的事情,她做的实在是太糊涂了。”偏偏他想要教训一下,她还要拦着,现在也就只能这么说几句了。

    李夫人笑了笑,心里却想着,李绬儿去和贾珠解释的时候,还是要看看贾珠现在的身体到底是如何了。

    先前贾家那边想要提前婚期的时候她只以为是贾珠的年纪到了,所以贾家那边有些着急,但现在贾珠病成这样,且算起来时间,那个时候贾珠的病情应该是已经传回了京城来的,这样一来,贾家打的就是冲喜的主意了。

    只是这些悄悄的吩咐孩子就好了,就不必说出来了。

    李纨懒洋洋的靠在窗边,努力的打起精神,窗子是关上的,她只能够模糊的看见外面,看了半晌回过头来看着素月道:“素月,把窗户打开一些。”

    “姑娘,不是我不帮您,实在是夫人已经吩咐过了,谁要是把窗户打开了,就直接发卖出去,我……不敢。”

    素云说着低下头去,不安的绞着手指头。

    李纨只是觉得这样隔着一层窗户纸看外面不大舒服,见素云为难的样子,叹气道:“好了,我知道了。”

    她重新往外面看去,脑海中全是哥哥初时听她说想要退婚,虽有为难却并不斥责她的样子,还有今天回来之后爹娘或是生气,或是苦口婆心的面容,她意识到自己做错了。

    生活了这么多年,终究还是有很多习惯没有改过来,比如……这里并不是她原先生活的那个世界,她约见贾珠并且直言要退婚的事情在这个时候看来,已经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她从不觉得自己有多么厉害,就是因为如此,才不想掺和进明知道没有好结果的贾家去。

    就算是她能救了贾珠那又如何呢?

    贾家的结局在那儿,就算是她费尽心思,也未必能够保住贾家,而贾家一旦倒了,那时候和贾家有姻亲的李家,还有舅舅家,难免会被牵连。

    她知道她没有那样的能力去保住一个贾家,所以萌生了想要退却的念头,可是现在这件事情也做错了。

    反而让爹娘担忧生气。

    “诶……”

    低低一声叹息,李纨从窗边回来,抑制不住的打了一个呵欠,纯属是生理反应,眼角都有一些泪水。进去坐下,端了茶盏刚到了唇边,就听见外面传来低声说话的声音,然后李绬从外面进来。

    李绬瞧见她懒洋洋的靠在那儿,忍不住道:“你如今倒是悠闲了。”

    “还要感谢哥哥的救命符送的及时啊,不然这会儿我已经跪到祠堂去了。”

    李绬走到她旁边坐下:“爹虽然平时严厉些,但真要是罚你,他自己也舍不得的,反倒是你,娘说让你回来思过,你想出什么来了?”

    李绬是笑着说这句话的,李纨脸上的笑意却顿了顿,沉默了片刻才放下茶盏,低声道:“哥哥,爹娘都没说错,这件事情我做的太糊涂了。先前我总觉得,贾珠若是同意了,那么自然不会那这件事情出去说,要是不同意,就更加没必要了。但我却忘了想,如果贾家用这件事情坏了我的名声再退婚,又或者是我名声坏了,贾家装出宽容的样子,对贾家都是有好处的。”

    唯独对她没好处。

    她先前却并没有想到这么多,只凭着那么一股劲儿就去了,如今被提醒后,恍然大悟,才觉得后怕。

    “哥哥,我错了。”李纨道。

    李绬脸上的笑意也收了收,到底还是道:“你知道你这件事情做的不妥便好了,我说过你要是真的不想嫁,哥哥会帮你想办法,又何必你自己去做这些?如今贾家这婚事暂时不提,我还要去贾家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贾珠又是如何想的,你且安心在家中等着,我回来后再来找你。”

    “谢谢哥哥为我周全。”

    “兄妹之间,说这些做什么,你要是困了就歇息一会儿,别胡思乱想。”李绬笑着说完,然后起身往外面去,李纨去送他,只到了门口,她再出不去了,只看着李绬离开。

    下意识的摸了摸手腕上的手串儿,那小小的金棺被她捏在手里冰冰凉凉的,李纨回到屋内,看着手上的小金棺久久不语。

    “姑娘……”

    素云见李纨一直不说话,不由得担忧的唤了一声,李纨忙回过神来,应了一声又问道:“素云,你说我究竟能有什么法子呢?”

    “什么?”素云一时没反应过来。

    李纨抿了抿唇,摇头:“没什么,只是随意的问一句,你不必放在心上,我想先歇一歇,若是哥哥回来了,你唤我一声。”

    “是。”

    素云忙扶着李纨去休息,刚在床上李纨便闭上了眼睛。

    她实在是精神不济,这精神也不知道还要养多久,若是再用这金棺去救一个贾珠,她的身体又会是什么情况呢?

    她不知道,只知道大概会很虚弱,毕竟这个东西虽然是跟着她来的,但每用一次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她也可以不用付出代价,但是那样补充精力的方式却会沾染上血腥。

    有时候也会想,究竟是留在这里好呢,还是回去好……可想来想去,也没什么答案。

    ……

    贾珠屋内,被东一带过来的那个大夫战战兢兢的站在那儿,贾珠就靠在窗边的塌上,神情冷厉,唇角紧抿。

    大夫前面就被东一带出来了,只是今日才被带到贾府来,如今他也说不上来这病究竟是什么,他……实在是没治过这样的病啊。

    他就是个一般的大夫,宫中御医都治不好的病,他又能有什么法子?

    “大爷……”

    东一看见这大夫的反应便明白过来,李绬的那场病,或许和这个大夫并没有什么关系,不由得将询问的目光投向贾珠。

    贾珠闭上眼,一只手落在腿上,轻轻的敲了两下,才冷声问:“秋闱之前,李绬的那场病是你治好的?”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