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美人背后太多麻烦
    如果是先前爹还不知道的话,到时候贾家来退亲,爹就算是生气但也没什么波折,但如今已经知道她的打算,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可如今要和爹分析贾家的事情?

    她只知道到时候贾家有关系的人都落不了什么好,但她有没有找看过红楼梦,并不知道又是因为什么,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就算是现在想一个理由出来,以她爹这个性子,说不定和贾家的婚约更加确定了。

    她是怕麻烦,她爹却明摆着做不来那种有难就丢下人跑的那种事情啊……

    所以这要怎么说又是一个问题……

    “爹,关于这件事,我……”

    “老爷,夫人差人过来问一句,姑娘怎么还没过去?”

    李纨刚刚开口就听见外面老妈妈的声音,顿时眼中都带了喜气,却不敢太明显的表现出来,只能悄悄的往外面看了一眼,回过头来的时候李绬对着她笑了笑。

    李纨心中松了一口气,难怪刚刚哥哥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原来在这儿啊。

    老妈妈就站在帘子外,挑着帘子却并未进来,看见这会儿里面的气氛就知道定然是老爷发怒了,但夫人吩咐过了,势必要先将姑娘带过去,免得老爷发起怒来动手。

    李守中神色不耐的看着自家夫人身边的李妈妈,皱眉道:“我这儿还有几句话要和姐儿说,待会儿就让她过去了。”

    李妈妈笑着道:“老爷,非是老奴非要带姑娘走,实在是夫人念叨着,非要这会儿就见到姑娘,还说老爷担心的事情,等见了姑娘一定会和姑娘说明白的,老爷不必担心。夫人还说,管教姑娘本就是她的责任,若是老爷非要自己管,她没什么用处只能收拾东西自请下堂了。”

    “……”听见最后一句话,李守中留着的小胡子在空中颤了颤。

    原本堆满怒气的脸也瞬间僵硬了下来,到了此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夫人这就是不想他教训女儿。这样的话都传来了,他要是还继续教训下去,说不定夫人就真的要收拾东西回娘家了。

    她要是真的回去了,大舅子一定会千里迢迢跑到京城来就为揍他一顿的,当年也不是没发生这种事情。

    如果夫人还有一点点心软不收拾东西回娘家,那就是让他睡书房,想来想起……

    哪个选择都不是好的。

    李守中深吸一口气,硬是将满心的怒气都压下去了,看着自家女儿眼睛都亮了,烦躁的挥挥手:“既然是你娘要见你,你就快去吧,别在这儿碍眼了。”

    “诶!谢谢爹!”

    李纨开开心心的应了一声,跟着李妈妈出去后才拍了拍心口::“李妈妈,多亏你来了。”

    “是夫人叫老奴来的,姑娘在舅老爷那里住着的这段时间,夫人日日念着姑娘呢。”李妈妈笑着道。

    “嗯。”李纨笑着点点头。

    屋内,李纨离开之后,李守中气呼呼的吹着小胡子坐下来,看见李绬还杵在这儿,更觉得碍眼:“你还杵在这儿做什么?以为你考个举人就能上天了?还不读书去?”

    “爹莫生气,儿子这就去。”

    李绬面上依旧是带着淡然的笑意,半点心虚的表情都没有,李守中拿他没法子,想着刚刚教训女儿到了一半就被打断了,只觉得心脏处跳的很急。李绬离开后,李守中喝了两盏茶冷静了一下,慢悠悠的起身往后面去了……

    李夫人屋里,李纨进来后,李夫人就让身边伺候的人都出去了,只有一个李妈妈还留在屋内,李夫人摸着李纨的脸,心疼了几句就开始切入正题。

    “我听你舅母说,你在那边的时候见过贾珠了?”

    李夫人对李纨的管束也很严厉,但凡是不合礼法的事情都严令禁止,刚刚特意让李妈妈把人带到自己这儿来,不过是怕老爷教训孩子没个轻重,却没有想过就放着这件事情不管了。

    李纨早就摸清楚了自家娘亲的脾气,并不像怵爹一样,而是先问了一句:“娘确定是舅母跟你说的?”

    李夫人一皱眉:“你还怀疑这信是别人写来的?你既然有这样的怀疑,是不是你出去见那个贾珠还让别人知道了?”

    李夫人的语气更加严厉,这件事儿若只是嫂子知道,自家人给她提个醒,哥哥嫂子定然不会说出去的,可若是叫别人知道,那结果就大不一样了。

    李纨忙道:“娘你放心,这件事情不会有别人知道的,我只是好奇,舅母若是知道这件事情定然不会说出来才是……”

    她舅母心软,疼爱小辈,也清楚的知道她爹的性子,若是知道了只会把这件事情瞒下来,然后偷偷的提醒她几句。可是在那边的时候舅母一句话都没有说,平日里的表现也丝毫都没有异常,完全不像是知道了这件事情的样子。

    “这么大的事儿,你舅母自然是要说给我和你爹知道的,不然这么瞒下去,还不知道你要做什么呢。”李夫人看出她在想什么,瞪了她一眼:“你还没说,你好端端的为什么又想退婚?”

    李纨犹豫了一下,有些事情和爹说的时候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但是在娘的面前就没有那么多的顾忌,只是现在要怎么解释她就知道贾家不好的事情……

    过了片刻,李纨才在李夫人的目光下心有戚戚然的道:“先前哥哥从考场出来的时候,我曾经远远的见过一面贾珠,他那会儿病了,我回去后就做了一场噩梦,后来好多天都没回过神来,心里有一种感觉,那些事情好像都是真的……”

    李夫人无奈,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原来只是被一场梦吓到了,她也听说贾珠的身子不大好,想来是在考场里没撑住吧。

    “你梦到了什么?”李夫人到底还是问了一句。

    “我梦见……贾珠从考试之后身子就一直很差,不管吃什么药都不管用,最后不治而亡。贾珠死了之后,贾家再也没有一个子孙能够撑起贾家,贾家在元妃死后就彻底败落,然后死的死,发配的发配,那时女儿在贾府里只是一个无所倚仗的寡妇,被发卖到了荒凉之地去,最后投河死了。”

    李纨真真假假的说着,她所知道的就是元妃死后贾家倒了,至于其余的那些不过都是瞎胡编的,谁知道贾家其余的子孙都是些什么样的苗子?

    李夫人听完后,见李纨还是一副后怕的样子,忍不住皱了皱眉,若是真要说起来,定亲这么久了,一向都知道贾珠有些文人的虚弱,但也只以为是做不来骑马射箭这些事情,可如今只看一眼就能让女儿吓成这样,那是病成了什么样?

    虽说不能做那背信弃义的人,可贾珠若真的是病入膏肓的话,还能把女儿推进火坑去吗?

    “好了好了,你这不过就是做了一个梦而已,哪里就能当真了?还因为这件事情自己找上贾珠,你说这亲要是退不成,以后你嫁进去,人家知道你嫌弃他,还能对你好?怎么就爱犯傻呢?以后可不能做这样的事情了,这一次我暂且不重罚你,你自己在屋里好好想想,到底错在哪儿了,想好了就去回你爹的话。”

    李纨知道这个时候也不必再说什么了,她原本想要表达的意思是,她一见到贾珠就做噩梦,或许她和贾珠八字不合?毕竟这个时候还是挺信这些的,却没有想到对方完全往另一方想去了,想成了她被贾珠的病态吓到了?

    她的另一层意思完全是想要说,如果贾珠真的有个什么好歹,贾家真的会倒下的啊,还是她表述的太模糊了?

    “我知道了,这件事情是我做的不对,还爹娘担心了。”李纨低头道。

    其实仔细想想她这件事情做的还真不是很好,若是让人抓到了把柄岂不是真的害了自己?

    可是……

    虽然贾珠长得很漂亮,但一想到贾家最后要面对的烂摊子就想要避开,她只知道红楼梦的结局却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关联原因,这又是一个难题。这就表示以后如果嫁进了贾家,作为长媳,要管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要管家,当然管家的权利前几年应该还是在王夫人的手上的,但她的事儿应该也很多,而这些杂事之后,还要去想贾家衰败的原因并且补救。

    想想都是一个费脑筋的活儿,贾珠的漂亮瞬间就被比下去了。

    这美色背后隐藏了太多的麻烦,还是放弃吧。

    “你知道就好,快回去吧,自己好好想清楚,你爹那边暂时不会找你麻烦。”

    “谢谢娘。”

    “还不快去,这几日想不清楚不许出来。”

    李夫人把李纨赶走之后才叹一口气,唤了李妈妈道:“刚刚姐儿有一句话倒是没说错,我那个嫂子若是知道了这件事情,只会暗地里提点她几句,哪里会这么兴师动众的写信来京城?我一时只被这件事情吓到了,倒是没有多想。”

    李妈妈原本就是从那边带过来的,她家夫人还未出嫁的时候舅夫人就已经嫁进姚家的,她也知道舅夫人是个什么性子,夫人这话并非没有道理。

    “夫人……要不要去信问一问?”

    “这种事儿,我又怎么好再去问一次,反而闹得更大了,只是那边还是需要暗地里查一查的,若真是让别的什么人知道了,就要想法子应对了。”李夫人头疼的道:“你说姐儿一向听话,这次怎么就这么糊涂,果真是被个梦就吓成这样还是早有这样的打算了?”

    李妈妈想说姑娘瞧着就不是这么胆小的人,但要真的说姑娘是早有打算似乎更加不好,便道:“到底姑娘年纪还小,那梦中的场景委实是吓人了些,想必是又想到贾家那位如今的身体状况,这才吓成这样了。”

    “诶……”李夫人揉了揉眉心:“那贾珠……”

    开了个头,到底是没说下去。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