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这个孽女!
    东二忽然就感觉到这段时间已经熟悉了的那种后背汗毛根根竖起的感觉,立刻连想都不敢想了,笑着道:“当然,大爷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贾珠闭上眼,懒得去理会他:“退下。”

    “是。”

    东二利索的退了下去,贾珠靠在那儿微眯着眼,算计着如今的处境,他现在既然变成了贾珠,就总是要回京城去的,且那边是如今的皇城,他也想去看一看。

    他曾在这个世界的地图上看见过咸阳,但那边再也不是国都了,如今这个世界的国都在京城。

    这段时日也了解了一些这个皇朝的制度,秦在他之后并未维持多久,但这些制度在这里也并不算是全都消失了。至少大的框架还在,当初他留下来的那些东西,到也不算是全都消失了。

    说不清心中是什么感觉,强横如他,在看见自己所熟悉的一切都天翻地覆,自己的血脉都变成史书上的几个名字之时,这种复杂情感也很难压下去。只是那么多年下来,到底还是习惯了将这些会展现自身弱点的情绪都深深的压在心底了……

    船上的日子也并不比陆路好受多少,一路上贾珠病了几次东二都算不过来了,只是终于踏上京城的地界的时候,东二是松了一口气的。

    因为先前送了信回来,贾府早已经吩咐人来那里等着了,贾珠从船上下来便被披上了一件更加厚重的披风。

    京城的天气更加干燥,但风也更大。

    贾珠感觉到这身体内部的腐烂,倒是并未说什么,回到贾府之后便直接被带回了他的住处,贾政那边吩咐人过来说了一句:“老爷说了,都是自家人没有那么多规矩,大爷养好身子要紧。老爷已经请了御医了,很快就回来,还请大爷先休息片刻,至于见老太太老爷的,明日再说也不迟的。”

    贾珠应了一声,那人见他的精神实在是不好,便也没有多说,挑起帘子便离开了,贾珠又让屋内伺候的这些人都出去,只留了一两个人屋内。

    御医很快就急匆匆的进来了,贾家忙做一团,老太太到底还是不放心这个长孙子,在王夫人的陪同下亲自过来了……

    御医还在一边把脉,老太太进来后便始终安静的站在那儿,看见贾珠苍白削弱的脸就是一阵心疼,看见御医收回手,忙追问了一句:“如何?”

    御医摇了摇头:“这身子亏空的厉害,请问一句,大爷前段时间都吃了些什么药?”

    贾珠皱了皱眉,看向东二。东二自然是将这些都记着的,将用的哪些药,是怎么和吃法,大夫又提醒了哪些都一一的说清楚了。

    御医这才抚着小胡子沉吟道:“按理来说,这些都是没有问题的,但现在问题是,这些药喝下去了却没有半点效用。也就是说,身体并不能吸收这些药的药性,这又是一个难题,我一个人并不敢随意配药,还得回去商量一下。”

    “真有这么严重?可先前也是吃的那些药,都是管用的啊。”王夫人着急插嘴道。

    “这……”御医迟疑了片刻:“应当是这段时日参加秋闱,再加上一路赶回来,身体又有了一些变化,所以才会发展成这样。身体吸收不了药性,就连吃一些日常的食物也吸收不了,这可是件大事,不可等闲视之,还等我回去找同僚商议一下。”

    王夫人听见这话,心已经凉了大半,但还在还在这儿,硬是将那些情绪压下去些,送太医出去才站在外面擦了擦眼睛。

    彩云忙低声道;:“夫人,御医也不是说没有法子,只是要回去商量一下才好下药,您不必太担心了,况且,您如今这样,大爷看了也难受呢。”

    王夫人哽咽一声:“这孩子,就是多灾多难的,好好地被折腾成这样我怎能不难过……”

    “夫人也是知道大爷的性子的,这个时候大爷本就不舒服,若是待会儿看出来夫人的担忧,大爷心里想必……”

    “罢了罢了,我不哭就是了,进去吧。”王夫人最后擦了擦眼睛才转身进去。

    屋内,老太太坐在一边捏着贾珠的手一句一句的关心着,贾珠看着握着他手的那双满是皱纹的手,内心毫无波动。

    对他来说,这些都只不过是些陌生人,至于亲人……

    他心里闪过嘲讽,面上却很是自然的安慰老太太。

    看见王夫人进来后,亦是很自然的安慰,看起来……和以前的贾珠一般无二。

    ……

    李纨刚刚到了京城,李绬就已经在城门口候着了,接她回到府上,进门的时候李绬才道:“前两日贾珠也回来了,且病情好像更加严重些,请了宫中的太医也是束手无策。”

    李纨自然知道贾珠的这个病大概是治不好的,但李绬对这些这么了解……

    不由得多看了一眼自家哥哥,李纨道:“这些都是贾府的事情,哥哥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如今这件事情也不算是什么秘密了,你忘了我们和贾家是什么关系了?要得些消息还是不难的,况且,就在你回来之前,贾珠让人把给我治病的那个大夫给带过去了。”

    李绬笑着道,领着李纨进了里面后才道:“对了,舅母的信比你早到,爹娘这两日心情都不大好,你待会儿进去可要自求多福。”

    “舅母写的信能有什么,难不成还跟我有什么关系?”

    “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当时爹看完后骂了一声孽障。你想你哥我好歹也拿了个举人回来,且就在爹的眼皮子底下,这孽障要是我早就被收拾了,算来算去,也就只有你了。”

    “……”突然感觉大事不妙。

    李绬安慰的拍了拍她的头:“先进去吧,这事儿你始终要面对的,逃是逃不掉的。”

    李纨深吸一口气,两人这会儿进了院子里,李纨并未看见周围有什么人,便低声问道:“我说要退婚的事儿你还没和爹娘说吧?”

    “什么!你个孽障,原本只看了信我还不信,原来你真是这么想的,你过来!”

    李纨话音刚落,后面突然就传来暴怒的声音,李纨吓了一跳,猛地转过身去,就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后面的爹。

    “……”要完!

    李守中一辈子谨守礼仪,现如今还是国子监祭酒,那更是个守礼的地方,对家中孩子这方面的教导可谓是重之又重。

    他一直以为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都教的很好,儿子风度翩翩有学识,女儿谨守礼仪,但是现在呢?

    他听见了什么?

    一个姑娘家家自己合计着要退婚,还……还单独约见外男,虽然那是订了婚约的,但还没成亲就是外男!

    他!他想打死这个孽女!

    李守中气的脸上肌肉都在颤抖,手高高的扬起来,看着女儿那张如花似玉的脸,硬是……落不下去。

    嘴角颤抖了两下,手一甩,冷哼一声:“你跟我进来!”

    李纨看着自家爹明显气的失控了的样子,求救的看向李绬:“哥,你是我亲哥吧。”

    李绬挑眉想了想:“我记得小时候,娘一度嫌弃你长得丑,说你不是她生的,一定是爹从外面抱回来的。”

    李纨扁扁嘴,里面再次传来怒吼声,不敢再在这里耽搁了,李纨连忙进去,到了里面后,就看见李守中背对着他们负手而立,李纨一进来就冷声道:“跪下!”

    李绬忙道:“爹,小妹这才刚刚回来呢,您何必这么生气?况且这事儿也不能全怪小妹,您就先消消气,好好问问再说吧。”

    “哼!”李守中冷哼一声转过身来,指着李纨,看着李绬道:“你让我怎么问?你舅母都知道这件事情了,你让我的脸往哪儿放?当初定亲的时候她可说过半句话?我是那等不讲理的人吗?你问问他,当初定亲的时候我是不是让你娘问过她,她怎么回答的!现在想要悔婚就悔婚,你当贾家是纸糊的!”

    李绬也没话了,总体来说这话并没有什么不对,当初订婚的时候小妹是同意了的,现在要退婚的也是小妹,怎么算都是小妹站不住脚。

    李纨则是想着……

    订婚那个时候她过来其实有一段时间了,但是一直沉溺在这个世界的悠闲里,啥都没想过,说要定亲的时候可有可无的就应了,两个月后才反应过来,那个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不过想想,确实是她没道理。

    “爹,这件事情确实是我考虑不周,但我保证,绝对不会让李家蒙羞,爹可否先收了怒气,听女儿几句话?”

    李守中看了她一眼,往旁边坐下来:“你说,我看看你到底能不能说出一朵花儿来。”

    李纨悄悄的和李绬对视一眼,李绬点了点头,李纨这才准备开口。

    这件事情原本是准备瞒着家中的,却没有想到舅母一封信就把事情全抖落出来了,舅母究竟是怎么打听出这些的她暂时不想去理会,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究竟要怎么才能够让爹消气并且同意退婚这件事。

    否则到时候她就算是说动了贾珠那边,爹这边不同意的话……

    在这样的世界里,她可以算计贾珠和贾珠做交易,但长辈都不同意的话,她其实……没什么办法。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