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始皇崩于沙丘
    丫鬟怔楞了一下,下意识的往旁边看了一眼,帘子处还站着一个丫鬟,眉眼明朗漂亮,听见王夫人的话之后眼神暗了暗,微微低下头。

    伺候王夫人的丫鬟收回目光,笑着道:“夫人想的周到,大爷平日里不喜欢身边有丫鬟伺候着,都是东一和东二两个大男人,难免不够细心。若是大奶奶进门了,定能好好照顾大爷的身子的。”

    王夫人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还有一层,珠哥儿如今的身体又是这么个情况,来一场喜事或许会好些也说不准。”

    王夫人想了想又道:“你让人往李家送个帖子,就说我请李夫人明日一起去上香。”

    “是。”

    丫鬟应了一声,又服侍着王夫人卸掉钗环,散了头发,另有丫鬟婆子端来了热水,床铺已经铺好了,王夫人看着镜子里有些模糊的人脸,将眼底的暗沉压下去。

    老爷今日从她这儿出去了,不用想就是去赵姨娘那边了。她年轻时候还曾经因为赵姨娘吃过几回醋,但她是王家教养出来的女儿,很快就明白这些不过是无关紧要的罢了。

    她是贾家的正室夫人,那赵姨娘不管怎么算也只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姨娘,连去老太太面前伺候都没资格。

    就算是生了两个孩子又如何?她的珠哥儿把所有人都比下去了。

    伺候王夫人躺下之后,所有的人都退了出来,刚刚站在帘子处的那个丫头被拉到了旁边墙根去。

    “彩云姐姐,你拉我过来做什么?”

    “刚刚夫人说要大奶奶尽快进门,你的表情我都看见了。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

    “我还能想些什么?”绿绣抽回手,低着头道:“我不过就是一个伺候人的丫鬟,不管眼馋什么都只能看着罢了。”

    “我不管你眼馋什么,但如今大奶奶还没出门,你就什么都不能做。等大奶奶进门了,夫人未必就不会往大爷的身边安排人,你要沉得住气,可不要在这个时关键的时候做出什么来,到时候我也救不了你。”彩云神色严厉的道。

    她一直都知道绿绣这丫头对大爷有那么些意思,夫人曾经也有过要把绿绣往大爷的身边安排的意思,只是大爷没收。往年没收,这个时候大爷就更不会有这个心思了,如今夫人想要让大奶奶尽快进门,绿绣要是一时心急做了什么,那才是会丢了命呢。

    绿绣张了张嘴,被彩云一眼瞪了回来,低头道:“我知道了,谢谢彩云姐姐提醒。”

    “嗯,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彩云看着绿绣转身离开后才叹了一口气,这绿绣……怕是会惹事,只是绿绣娘对她有些恩惠,这个时候总不能看着绿绣真的做出丢命的事儿,只是提醒这一回,听不听得进去,就看她自己了。

    ……

    贾珠早上起来喝了药看,又躺了一会儿起来便靠在窗边的塌上,手里拿了一本书,这一次换了东一拿了一本书在旁边念。

    东一念书的时候语气呆板,不如东二念的时候有趣,念到:“使者至,发书,扶苏泣,欲自杀……”时,贾珠抬手:“行了,你不用念了,退下吧。”

    “是。”

    东一收起书退到了外面去,房间里就只剩下家住一人,他盯着刚刚东一念到的地方看了片刻,眼中闪烁着阴鸷的光芒。半晌后,梗在心口的那块大石头才落下去,正准备继续往下看时,又听见外面传来一道吵闹的孩童的声音。

    贾珠刚刚抬头,已经有一个半人高的孩童掀开帘子闯了进来,嘴里叫嚷着:“大哥哥,我听东二说你被欺负了,要不要我去帮你教训教训那个人?”

    东二在外面跟着进来:“表少爷,大爷这会儿正需要安静呢,您声音好歹小点。”

    “小点啊……”薛蟠回头看了一眼东二,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小步子往前挪了两步,声音也压低了:“大哥哥,东二说,你被还没过门的大嫂嫂欺负了?”

    东二立刻看向贾珠,对上贾珠冷然的眼神,忙解释道:“大爷,小的就是随口嘟囔两句,表少爷刚好跑过来就听见了,是小的不对,还请大爷宽恕。”

    “大哥哥,你不要不好意思说,你要是心里不高兴的话,我可以带人去打一顿,这样你就会消气了。”

    贾珠看着他沉默半晌,按照东二的称呼,这位应该是住在这边,薛家姨妈的孩子,深沉的目光很快便从薛蟠身上掠过,他还没有落到要一个孩童去帮他报仇的道理。

    是以,贾珠忽视了薛蟠的这句话,直接问:“你一个人过来的?”

    “嗯,今日我从学堂溜出来了,我娘还不知道呢,上次来没见着大哥哥,我听说大哥哥病的很严重,特意过来的。”

    听说话的样子,倒像是个听话懂事的娃娃,但能逃学这样的话说的顺溜的,哪里是个老实孩子?

    “逃学?嗯?”贾珠的语气轻飘飘的,他也没有生气,只是想起以往扶苏听课时候认真的劲头。

    但薛蟠触及到贾珠那看不出心情的眸子。立刻脖子一缩:“大哥哥千万不要训我,夫子讲的那些东西实在是没趣儿,还不如却街上逛逛来的自在。”

    贾珠的眉头动了动,然后淡淡的应了声便收回目光继续看书了,薛蟠尴尬的站在那儿。

    他觉得大哥哥好像是生气了,可他特意来看大哥哥,大哥哥不应该高兴的吗?挠了挠头,小薛蟠终于想起来,大哥哥是个学问人,平日里最喜欢看书了,这个时候和他说话不也还拿着一本书吗?听见他逃学定然会不高兴的。

    可他逃学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从没人管得住,大哥哥虽然有点生气的样子,但好像也没有要管他?

    不管他就好了!

    生怕留在这里会引来一顿教训,薛蟠立刻就道:“大哥哥我来看过你了,我该走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找回场子的。”

    也不知道是哪儿学来的话,贾珠神色镇定:“东一,你去送送,东二留下。”

    东一应了一声便出去了,东二心里忐忑,平日里再是巧舌如簧,这会儿也不敢开口了。

    贾珠落在书本的手指动了动,看也没看东二,只道:“这次先饶过你,若再有下次,我这边的事情泄露出去,你这条命就没有留着的必要了。”

    曾经作为一个皇帝,最忌讳的就是身边的人嘴不严。东二能舌灿莲花,但若是都用在这些地方,他不介意亲手拔了这条舌头。

    东二听见这句话,额上吓出冷汗:“小的再也不敢了。”

    “出去。”

    东二不敢犹疑,立刻便退出去了,站在廊下想着刚刚大爷身上散发出来的那阵气势,心里还是一阵后怕,抚了抚心口想着,往后不管什么事情,再不能从他这儿传出去一星半点了。

    大爷说那话的语气……可不像是开玩笑的。

    可以前大爷从不会这样的,大爷以前宽容的很,从不会计较这些小事,难不成病了一回大爷真的连性子都变得彻底了?

    刚好东一送了薛蟠回来,见东二站在廊下,忍不住皱眉道:“你怎么不在屋里看着,留大爷一个人在屋里?”

    “刚刚一不小心让表少爷听见了那些话,大爷生气了,赶我出来的,你先进去瞧瞧吧。”

    东一闻言,点头正要往里面去又停了下来,到底还是低声说了一句:“其实大爷也没错怪你,这表少爷虽说身份亲近不怕什么,但表少爷是个什么性子你不清楚?这些话要是往外面传了出去,对谁都不好的。”

    东二原只以为是大爷不高兴他编排,但是听东一这么一点拨,后背更是冒出一层密密麻的汗珠,这表少爷最是个口无遮拦的,刚刚还扬言要给大爷报仇呢,这要是真的闹大了……

    看出东二在想什么,东一道:“我送表少爷出去的时候嘱咐了表少爷几句,表少爷虽说顽劣,但答应的事情向来都是算数的,你暂且不用担心了,往后要注意点才是。”

    “我记住了,往后就做那锯嘴葫芦,不该说的绝不再说了。”东二一把捂住嘴。

    东一这才往里面去,他刚刚就注意到大爷不大高兴了,他不知怎么哄大爷高兴,但这事儿不至于传出去,大爷到底好受些。

    进了屋内后,东一将刚刚和薛蟠说的那些话又给贾珠说了一遍,又道:“小的自作主张,还请大爷恕罪。”

    贾珠放下书看向东一。

    他身边亲近的就这两个人,东二快言快语,嘴里伶俐。东一平时不言不语,倒是细心。

    贾珠想了想便道:“东一,这儿有一件事情须得你去做。”

    “大爷尽管吩咐,小的一定办好。”

    “你回京城一趟,不必让贾府的人知道,去暗地里查一查李绬考试之前的那场病究竟是怎么好的,请了哪些大夫,一一查清楚后在京城等着,不必再过来了。”

    “大爷!”

    “怎么?你办不好?”

    听见贾珠反问,东一立刻道:“大爷的吩咐,小的一定办好,请大爷放心。”

    “去吧。”

    看着东一出去,贾珠才收回目光,心口堵的难受,闭上眼缓了缓继续看书,那书上正好写道:“七月丙寅,始皇崩于沙丘平台……”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