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约见贾珠
    李纨随着兄长回去后便去了李绬的住处,进屋后让素云碧月都出去候着了,李纨一手撑在桌上,另一只手端了只碧玉茶杯,盯着茶杯的水看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哥哥,我与你说实话,原本我是不大介意嫁去哪一家的,左右生在这个世道,我若是不嫁人,一辈子都待在家里,必定连累哥哥。”

    李绬皱眉,他一向知道自家妹子在爹娘面前乖巧守礼,私底下又是另一副样子。他就这么一个妹子,又觉得爹娘管的确实太过严厉,不想自家妹子真被教养成了一个以夫为天委屈自己的姑娘,是以平日里诸多纵容。

    可他却从不知,纨纨心中却是全然不在意的想法。

    “说的什么傻话,你若是不想嫁人,左右不过哥哥护着你,等哥哥有了功名在身,自能护得住你,谁又能对你如何?”李绬又道:“只是,兄长和夫君总归是不一样的……”

    李纨放下茶杯,看着李绬道:“若今日我和哥哥说,我不想嫁给贾珠,哥哥会不会觉得我无理取闹?”

    她原先并没有太过直观的感觉,每日只想懒洋洋的过自己的日子,也没什么太大的野心,但是今日去看过贾珠之后,心里却突然起了变化。

    且不论贾珠的身体为何会变成这样,但贾珠短命的事实基本上已经确定了。红楼梦里,贾珠短命,宁荣二府并四大家族都没什么好下场。

    若单单是嫁给贾珠,贾珠短命她也没什么的,没有一个夫婿管着她反倒是自在,但若是红楼梦里宁荣二府的下场是真的,到时家中已经和贾家牵扯不清了,定然会被连累。

    想来想去,与其等嫁过去之后再想办法,还不如现在就斩断这些联系,只是这退婚之事……不单单是她的事情。若是退婚了,哥哥大抵也会受到些影响吧。

    李绬却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关窍,只以为是妹子今日见了贾珠虚弱的样子,心里烦忧。但妹子就这么一个,她若是不愿意,那边真的只有另寻他法了,只怕是爹娘那边不好说。

    沉吟半晌,李绬看着她:“当真不想嫁了?你若点头,做哥哥的自当为你打算,只此事需费些力气,不过倒也不用你担心。只是我过两日回京若是和爹娘提起此事,爹娘必定生怒,你且在舅舅这边住着,隔了一旬再回去也不迟。”

    “哥哥……就不问问我为什么突然不想嫁了吗?”

    “那必定是贾珠入不了我妹妹的眼,还能是什么原因?好了,你不要多想了,看你眼睛都睁不开了,回去好好歇着吧,我等过两日放了榜才回京。”

    李纨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已经有了另外的打算,只是她不能说。

    原想着先试试哥哥的态度,却没有想到哥哥这般爽快就要为她解决这件事情了,来这个世界一趟,有了这么个哥哥,她很知足了。

    到了放榜那日,李绬留在家里和李纨说话,无非就是嘱咐她留在舅舅这边凡事要收敛些,免得舅舅告状告到了京城去,那他就真的是帮不了她了。

    至于看榜,李绬道是不着急,只叫了身边的小厮去看,一个时辰后小厮江宝喜气洋洋的回来了:“大爷!大爷!您中了!”

    “中了就中了,嚷嚷这么大声作甚,还不给爷收拾行李去?”

    “大爷,我好像就在榜上看见了您的名字,表少爷好像……”江宝的声音突然变小了,他们现在就是住在舅老爷家里的,这表少爷榜上无名,他也不敢大声嚷嚷。

    李绬挥了挥手:“别传这些话,去收拾东西去吧,明日回京。”

    “是。”江宝往里面走了两步,又退了回来:“大爷,还有一件事儿……贾大爷好像也没考上。”

    “贾珠落榜了?”

    若说表弟没考上是意料之中,贾珠却也没考上倒是让他有些惊讶,毕竟还在京城是便听说了贾珠,虽说见面少,但确实是个慧心的人,怎么会没考中?

    到底也不好在这里多说什么,只道:“我知道了,你进去吧。”

    江宝进去后,李纨和李绬对视一眼,李绬叹了一口气,摇头道:“贾珠的学问应当是能考上的,只是不知是不是受了这病痛的牵连。”

    李纨想到那日见到躺在床上眉眼精致漂亮的病美人,点头:“应当是吧。”

    “算了,不说这些了,左右他们年纪都还小,今年不行,下一年等身子养好重新来过就是了,倒是你,千万要记得我的话,在舅舅家不可胡来。”

    李纨拉着他的衣袖晃了晃:“我知道了,这样的话儿哥哥都说了千八百回了,我是不知分寸的人吗?你只管放心就是了,还有我刚刚和哥哥说的事情,哥哥回京后先别和爹娘说了,我这边……”

    她话还未说完,素云从院外进来,到了近前才道:“姑娘,表小姐那边的丫头刚刚来过了,说是表小姐现在想要见见您,就在花园的那个亭子里,请您现在就过去一趟。”

    “现在就去吗?”

    “传过来的话是这样的。”素云低头道。

    李纨转过头来看着李绬,李绬拍了拍她的手:“既然是表妹找你有事,你且先去瞧瞧,至于京中的事情,我自有分寸,你不必担心。”

    “那我先过去了,哥哥先看着江宝收拾东西,明日我再来送哥哥。”

    “去吧。”

    从李绬的院子出来,到了花园,远远就见姚如仪在亭子里走来走去,手里貌似还捧着个什么东西,加快了步子往那边去。进了亭子,姚如仪立刻迎上来拉着李纨的手,看向李纨后面的素云:“素云,我与你家姑娘有些悄悄话要说,你且去外面候着。”

    素云看了一眼李纨,见她轻轻点了点头,才低了头退出去了。

    “表妹特意约我来这儿,是要说什么?”

    “好姐姐,我这里是有一件事情求你,我听说明日表哥就要回京城了。”

    姚如仪看见李纨点头,还是不放心的往外面看了一眼,然后快速的将一个小巧的香囊塞进了李纨的手里,两手握着李纨的手,不许她推辞,态度强硬:“好姐姐,我做了个香囊,你替我转交给表哥。”

    李纨掂着手中的香囊,瞧见姚如仪羞红的脸,哪里还不明白是为什么,只是她从未想过讨插手哥哥的婚事,这香囊她若是真的接下来了,是给哥哥惹了一桩难事,毕竟哥哥对这个表妹是真的没有什么心思。

    反手将香囊塞回姚如仪的手中,李纨只装作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笑着道:“我刚从哥哥那儿回来,和哥哥拌了几句嘴,这个时候我送去的东西哥哥定然不会收的。”

    “你若是不信的话,你让人往哥哥院子里送一件我的东西,看看哥哥这个时候会不会扔出来,若是不会扔出来,我再去帮你送?”

    姚如仪捏着那香囊,明白李纨这是拒绝,虽说保全了她的面子,但她以为李纨一定不会拒绝的,这会儿脸色也不太好看,自然也做不出那种真的让人去试一试的事情。收了香囊,语气淡漠了些:“不必了,原是我没想好,我还有事,这就走了。”

    姚如仪说完这句话便匆匆离开了,次日李绬离开的时候她只称病来不了了,李纨自然是了解原因的。

    等送走李绬,李纨和舅舅舅母告辞回了自己的院子,找了一套宝蓝色男装出来换上,又让素云碧月都打扮成小厮的模样,从偏僻的侧门出去了。

    贾府。

    午后有日光洒下来,贾珠起居的院子里放了一把藤椅,旁边备着清茶,东二在一边搬了个小凳子在一边坐着,手里捧着一本书战战兢兢的念着,贾珠手里有一本一样的。

    他面目沉寂,也不知有没有将东二的声音听进去。

    东一捧着帖子从外面进来,见了这幅景象便不敢多言,只在一边候着。许久之后,贾珠抬头看了他一眼:“何事?”

    “回大爷,刚刚外面送进来的帖子,说是李家少爷邀您出去,帖子都送进来了。”

    贾珠沉吟片刻:“什么时候?”

    “门房说就是现在。”

    “大爷哪儿能立刻就出门啊,就不能来家里吗?什么重要的事儿非要在外面说?”东二立刻皱眉看向贾珠:“大爷,若不然让东一回了去吧,不然约到家中也是一样的,大爷如今的身子……”

    “大夫说我这身子宜动不宜静,且出门有马车代步,无碍。”

    “大爷……”

    贾珠抬手制止东二,看着东一道:“你去回了外面的人,就说定会如约去。”

    ……

    酒楼窗边的桌上垫了软垫,李纨趴在那儿打盹儿,素云在旁边看着,瞧见有一辆马车远远地往这边过来了,立刻进来:“姑娘,来了!来了!”

    李纨努力睁开眼,抬眼往窗外望去,刚好见马车在酒楼前停下,马车帘子掀开后,里面的人被扶着下来。那日在贾府,贾珠是躺在床上的,是以只看见他眉眼漂亮,可如今看着他远远走来,身姿挺拔,仿佛身后那喧闹的画卷都被虚化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