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初见,恶念
    李纨想到此处,在后面悄悄的勾了勾李绬的衣袖,管家在前面带路,并未发现这个小动作,李绬稍稍偏过头来,看了她一眼。

    李纨摇了摇头,李绬挑眉,然后回过头去,对着前面带路的管家道:“你走慢些,昨日考试回来,我这身子也险些没撑住,你走快了我跟不上。”

    “是。”管家应了声,心里称奇,还是第一次见把自己身体不好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

    李纨在后面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哥哥明显是没明白她的意思,还以为她是累了,罢了,不过是些话,等回去再说也是可以的。

    绕过几道回廊,又过了垂花门往前走了一会儿才进了一个院子,还在院门的时候就被拦了下来,管家上前道:“东一,大爷如何了?李家少爷来探望大爷来了?”

    “大爷刚刚喝了药,这会儿应该刚睡下呢。”东一立即皱眉。

    按理来说有人上门探望是不能失礼的,但如今大爷的身子实在是经不起折腾,这刚刚睡下又叫醒……

    “这可如何是好?”

    东一往管家后面看了一眼,略一思索便道:“先带李少爷去厅内喝茶吧,我去回过大爷。”

    “这样也好。”

    管家点了点头,领着李绬进了院子后便往待客用的厅内去了,东一往后面些的卧房去。

    等人坐下后,又吩咐人上了茶,管家才赔罪道:“还请李少爷多包涵,实在是我家大爷的身子……”

    “无事,你先去你忙你的吧,我在这坐一会儿便好。”李绬道。

    “是是是,劳烦您稍后了。”

    等管家退出去后,李绬往后面看了一眼,一直站在理应后面作小厮打扮的李纨上前来,就在李绬旁边坐下,李绬把那盏茶推过去,李纨笑着接过:“谢谢哥哥。”

    “都是自家兄妹,说这些做什么。”李绬见她端着茶盏灌了好几口,眸光柔和,等她喝完了才问:“你刚刚扯我衣袖,又是想要问什么?”

    “也没什么,现在还是在别人家里呢,说这些不好的,等回去了我再和哥哥说,只希望那会儿哥哥不要打我才好。”李纨笑眯了眼睛,李绬一向拿她没什么法子,只得无奈的摇头:“你这脑袋瓜子里,整日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想些什么,哥哥还不知道吗?我就在想啊,哥哥什么时候给我娶一个嫂子回来?你搪塞了爹娘两三年了,这一次从金陵回去,你看爹娘还依你不。”

    “敢打趣哥哥了?”

    李绬合拢折扇去敲她的头,李纨起身往旁边一躲:“哥哥这是恼羞成怒了不成?”

    李绬举着折扇敲不到她,恨恨的收回来,半晌才回了一句:“我瞧你回去后,还敢在爹娘面前如此无礼。”

    “哼。”李纨扬了扬下巴:“谁说我不敢来着?”

    “你是胆子大,上次也不知道是谁去和玟妹抢糖吃,被爹训的一个字都不敢说。”

    “说不赢就只会翻旧账,哥哥真是没趣。”

    李绬只摇头笑了笑,不再和她斗嘴了。

    东一进了卧房内,见原本喝了药应当躺下睡觉的大爷正拿着一本书,眉间折痕明显,应当是书中什么内容让大爷如此烦心。又看见东二在一边想劝又不敢劝的着急样子,东一从屏风那边过来,轻声道:“大爷,李家少爷来探望您来了,现在厅内喝茶呢?您看要不要见一见?”

    “不见!”

    贾珠看着书上的内容,语气烦躁,带着一股不容反驳的气势,东一原本还想说什么被这么一堵,剩下的话瞬间说不出来了,只想着应该怎么回话才不会的得罪那边。

    他原本也是想着大爷若是醒着的话,必定会见一见的,岂料大爷问都没有多问一句。

    贾珠在东一转身离开的时候才从书里面抬起头来,想着刚刚东一说的那个话,揉了揉眉心:“你刚刚说的李家少爷,是谁?”

    东一忙回过身来,还未回话,东二抢着道:“回大爷,先前您不是和李大人家中的姑娘定了婚约吗?这李少爷是李姑娘的兄长,此次也是回来金陵参加秋闱的,想来是听说大爷您病了,特意来探望的。”

    贾珠沉吟着点了点头,既然是订了婚,自然应当是能走动的。从昨日到现在,从这两个随从口中得到的消息到底是不多,来的这个既是个尊贵身份,对他想要知道的事情,或许会有些帮助。

    “去请过来。”

    东二笑嘻嘻的应了一声,示意东一可以去了,东一这才往外面去。不过片刻就领了李绬过来,李纨此时又是个规规矩矩的小厮,跟在李绬的后面。

    从外面一进来就闻见一股子药味,李纨皱眉往里面看去,一眼就瞧见靠在床上面色苍白,但五官精致漂亮的贾珠,眼神一亮。她喜欢精致漂亮的东西,看见贾珠长得这么漂亮就多看了两眼。

    此时,原本正和李绬说话的贾珠却突然往这边看了一眼,那个眼神深沉淡漠,含着一种莫名的威慑,李纨缩回脖子,规规矩矩的站到了李绬的身后。

    李绬也发现了自家妹子的小动作,咳了一声:“昨日回去后还不曾听闻,今早才听见消息,说是你病了,急匆匆的赶过来。可看过大夫了?大夫怎么说?”

    “回李少爷,大夫说我家大爷就是先前的病还没好全,就撑着身体去考试,这才会如此的,养养就好了。”东二抢嘴道。

    贾珠并未斥责,只看着李绬道:“让你担心了。”

    “这倒是没什么,你与我妹妹定了婚约,我又比你痴长一岁,算起来也可以喊你一声兄弟的,你且好好养着,其余的便不用多担心了。”李绬说完又问:“不知这里的事儿可曾往京城传信了?”

    “传了。”

    贾珠简洁的回了两个字,他要见这个人并不只是想说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是以回答完之后便不动声色的问了许多问题,到底是把如今的情势都摸了个大概。至于这贾家内部的关系,倒还真是只有从这两个随从口里慢慢摸索了。

    贾珠和李绬说话时,李纨的目光在屋子里面转了一圈儿,发现这卧室里面摆着一个大大的书架,以及贾珠旁边还放着一本书,想来真是一个很爱看书的人了。看着贾珠的言谈举止也不是一个只会读书,其余事情一概不知的酸腐文人,可惜命不长。

    李纨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当看出贾珠为何如此虚弱的时候,心中惊讶,轻轻的‘咦?’了一声。

    李绬听见这道声音,快速回头,李纨收到李绬的视线连忙闭嘴,将心里的惊讶压下去,垂着脑袋站在那儿不说话了,脑海中却一刻也没有停下来。

    她一直以为贾珠真的只是因为考试伤身,但是刚刚她分明瞧见……

    贾珠如此虚弱的原因是因为精魂和肉身处于一种离不开合不拢的状态,若是精魂完全从肉体剥落,贾珠立刻就会嗝屁,但如今他这样的情况还能吊着一条命也是奇怪。

    情不自禁的碰了碰手腕上带着的珠串,她知道贾珠这样的状况虽说快死了,但既然还能保持这样的状态,就表示他命不该绝,而她也有法子能够救他,只是……

    这小金棺是到了这个世界的时候随着她来的,到如今只用了一次,就是上一次救哥哥,她到现在精神都还没有养回来。

    说起来,她这三面金棺和主人相连,一面养身,一面滋神,还有一面却是专门杀人的。若是能让那一面吸了这贾珠的生命力,她倒是不用日日嗜睡了。

    她先前从未想过要用这样的法子,毕竟用一次就是一条人命,但是这贾珠摆明就是快死了的……

    “你这小厮,这是不愿随爷回去了?”

    突然头上被敲了一下,李纨猛地回过神来,见李绬含笑站在面前,脸上有一些红,因着刚刚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心虚的不敢去看贾珠,低了头跟在李绬的后面匆匆的出去了。

    从贾府出来上了马车,李绬才问:“刚刚发什么呆呢?”

    “没,没什么……”李纨不敢说刚刚那一瞬间竟然起了恶念,再加上困意又涌上来,靠在车壁上捂着唇打了个呵欠,懒洋洋的道:“哥哥,你说这个贾珠要是真的就这么死了,是不是很可惜?”

    “贾珠这人,和贾府其余的人不一样,学问性格没一处不好的,就这么死了确实是可惜了。”

    “这可是要抢走你妹妹的人,难为哥哥还能这么夸,我看哥哥是觉得我在家吃得太多,想要快些赶我出去了。”李纨收拢思绪,故作不满。

    “可不是,想起你和两岁的纹妹抢糖,我就觉得脸红。”

    “……”

    贾府内,李绬带着人离开之后,贾珠拿过一边的书继续翻看,东二在一边笑着道:“李少爷身边的那个小厮看着呆呆傻傻的,刚刚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竟喊了好几声都不应的。”

    贾珠眼皮子动了动,没有说话。

    刚刚那个小厮指尖莹润漂亮,肌肤白里透红,还穿着耳洞,哪里是是什么小厮?就是打量人的时候太大胆了些,又哪里是什么呆傻?分明是看着他入了神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