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望门寡
    大夫先是一愣,随后便笑了,一边把脉一边道:“大爷醒了?您刚刚在贡院外面晕了过去,这先前身子骨就不大好,大爷往后可要好好养着才是啊。”

    大夫把完脉,又道:“请大爷把另一只手伸出来看看。”

    贾珠目光沉寂的看着面前自称是大夫的人,虽不知是何原因,但现在确实是到了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闭了闭眼将手伸过去。

    大夫小心翼翼的诊脉,继续嘱咐道:“大爷的病症来自气血两亏,往日定然是只顾着关在屋里读书了。须知这养生之道,应当是动静结合,往后还是要注意一些才是,只靠着吃药,终究是断不了根的。”

    贾珠点头应了一声,大夫也把完脉了,起身往放着药囊的桌边去,取了笔墨纸砚,写了药方交给东一:“大爷的脉象如今看来,还算是平和,只是太虚了,这个时候不能大补,这药方上的药,每次晨起一次就好了,平日里多扶着大爷去外面走走,饮食上也要有些变化。”

    说到这里,大夫摇了摇头,提笔继续写:“我说了这么多你也记不住,倒不如一并写了交给你。”

    东一接过药单,大夫写好了需要注意的又交到他手里:“好了,去抓药吧。”

    “谢谢大夫。”东一点了点头,见东二守在里面,拿着药单便随着大夫一道儿往外面去了。

    屋内,贾珠撑着想要起来,东二连忙过去扶着并且在后面塞了一个靠枕,让贾珠靠上去,才红着眼眶道:“大爷如今变成这样,夫人知道了还不知道要如何心疼呢。”

    贾珠闭了闭眼,呼吸间都带着胸口闷闷的疼,过了许久才缓过劲儿来:“无事。”

    “怎么会没事?大爷刚刚又是吐血,又是晕倒的,我和东一都快吓死了。”

    贾珠只觉得身边这人的话有些多,虽说是担心,但听多了让他觉得有些烦躁,又想起刚刚在那什么贡院里面看到的那些东西,再加上如今竟连这身体都不是他的,只想尽快熟悉身边一切,如此才能谋划接下来该如何。

    虚弱的抬手揉了揉眉心,打断道:“可有书?你去拿过来。”

    “大爷都这个样子了,就不能把书先搁一下吗?”东二嘟嘟囔囔的道,但收到贾珠看过来带着凉意眼神,还是不情不愿的去拿了一本过来。

    贾珠平日里爱看书,卧房里也放了一个单独的书架的,东二不知主子要的是哪一本,就拿了考试之前还未看完的一本过去。

    贾珠还靠在床上,他并不喜欢将自己如此虚弱的一面显于人前,但现在这身体的状况确实不太好,是以他面上的表情就格外的冷冽,东二虽说觉得大爷变了,却又不敢说。

    接过书之后,贾珠看着手中的书本,这质地和刚刚在贡院里那东西是一样的,脆弱却比竹简轻便,只是如此拿在手中到底还是有些不大习惯。翻开一页,里面的字和他所认识的也有很大出入,脑仁一突一突的跳。

    只看了两行,贾珠的脸色就越来越难看,捏着书本的那只手忍不住用力。

    书都被抓皱了,他才稍微回过神来,微微吐出一口气,看向东二:“你可识字?”

    东二忙道:“回大爷,我认得一些字的,以前大爷读书的时候有特意带着我和东一学过一些,只是书中的东西,不能尽数理解。”

    贾珠并不管他能不能理解,只要能识字便好,把书递过去:“你来,从头开始念。”

    东二有些懵,双手接过书本,按照吩咐开始从头念,贾珠一边听一边将这些内容都记在心里。东二刚刚读完了两页,就听见外面有嘈杂的声音传来,贾珠立刻睁开眼往外面看去,眼神凌厉异常,对东二道:“你去看看。”

    “是。”

    东二放下书往外面去,贾珠便趁着这个时候将书拿过来,从第一页翻看,刚好和刚刚东二念的内容重合起来,等东二进来时,再若无其事的放下:“外面发生何事?”

    “是薛家表少爷来了,刚刚在外面闹腾,已经叫人带去前厅了。”

    薛家那小霸王,小小年纪却闹腾的很,大爷现在还在病着呢,他可不敢放进来给大爷添不自在。大爷性子好,再加上这些兄弟年纪小,大爷从未计较过,可有时候他瞧着都觉得大爷实在是脾气太好了,看不过眼。

    “嗯,你继续念吧。”

    贾珠并未将那什么表少爷放在心上,能让一个下人都不看在眼中能随便打发的,或许也并非那么重要。

    东二见主子没有追究,越发觉得自己做的是对的,大爷恐怕也只是看在亲戚的面上从不说什么,心底里也是不喜欢薛家那样教养孩子的,半点规矩都没有。

    贾珠并不知道东二刚刚那句话还有试探他态度的成分在,只让他继续念书。

    ……

    李纨晨起,在梳妆台前支着头打盹儿,任由素云碧月两人忙活,红唇溢出一丝轻吟,迷迷糊糊的换了个姿势,察觉到背后有一丝凉意,懒洋洋的唤了一声:“碧月,有点凉了。”

    “都什么时辰了,怎么还睡不醒?”

    没有等到毯子,只等到头上被轻轻敲了一下,还有一声含着笑意的斥责。

    李纨勉强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了一眼面前白衣折扇的人,只看见一道模糊的影子就快速的闭上眼睛:“哥哥,这么早你来做什么?”

    “你还问我来做什么?你来这里时是怎么和爹娘说的?如今倒是来了,却日日瞌睡,小心我回去后,道爹娘那儿告你一状。”

    “哥哥舍不得。”

    李纨只觉得眼睛酸涩的睁不开,凭着本能的往哥哥李绬那边靠过去,李绬体贴的往前走了两步,让李纨靠在他的身上,又担忧的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

    “往日也不见你有这个毛病,如今困成这样,叫了几次大夫也瞧不出来是有什么病症。”

    “哥哥,我没事,只是耗费了一些精神,养养就好了。”李纨依旧睁不开眼,说话时还在打呵欠。

    她来到这个世界也有好几年了,她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落到这个地方来的,先前听说过宁荣二府之后大抵知道了这好像是个红楼梦的世界。可她以前并没怎么研读过红楼梦,也并不知道她这个身份算是什么,想来应该是里面无足轻重的一个吧,也并未多在意。

    对红楼梦,她只知道贾府那些人的下场好像都不是很好,和宝钗,宝玉,黛玉几个人的三角恋之外就一概不知了。

    直到前两年爹为她定了贾府大爷贾珠的婚约,她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才想起来,里面貌似是有一个叫贾珠的短命的。

    而贾珠妻子李纨的生平她又是一概不知,不过在李府生活,虽说爹娘严厉,但哥哥向来对她好。

    前些日子哥哥病了,她用小金棺救了哥哥,这才耗费了一些精神,大概……等这个冬天过去就好了吧,当然还有其余的法子,只是那法子有些血腥,她并不大愿意去做。

    “哥哥今日是不是要出门?”李纨移开话题道。

    “是要出门,贾家和你订婚的那个,听说是病了,到底两家已经定下了婚约,你虽不适合与他见面,但哥哥既然在这里,总是要去看一看的。”

    李绬说到这里,又道:“这贾珠的身子骨实在是太弱了些,你要是不愿意,我禀了爹娘,看看这门婚约还是作罢好了。以前只想着你总归是要嫁人的,哥哥护不了你一辈子,这贾珠人品也不错,你嫁给他定能过得好,现在我倒是怕他短命,反而害了我的好妹妹。”

    他本来就是个短命的啊……

    李纨在心里默默地腹诽一声,然后又道:“既然哥哥要去,不如带了我一道儿去吧。”

    “胡闹!你去做什么?”

    “你都说了那是我未婚夫,如今爹娘也不在,我扮成小厮跟在哥哥身边谁又知道?还是哥哥也学那些酸腐文人?妹妹想要婚前见见未婚夫都不成了?非要妹妹盲婚哑嫁才舒坦?”李纨撒娇。

    “又胡说!”李绬用折扇敲了敲她的额头,到底还是不忍心拒绝:“罢了罢了,只要你能忍住不在人家家里睡着,我就带你去。”

    李纨立刻睁开眼,那双水盈盈的桃花眼中藏着喜气,吩咐碧月去找了小厮的衣裳,让李绬在这儿等着,自个儿去内室换衣裳去了。

    不过一刻钟,就换了一身小厮的打扮出来,刻意描浓了眉,俏生生的一个小厮站在那儿:“哥哥,这样如何?”

    “你这个小厮,可是比主子都好看了。”

    李绬揉了揉她的头往外面去,李纨伸手理了理才跟着出去。

    到了贾府递了名帖,很快贾府管家就出来,将李绬迎了进去,穿过正堂往后面起居的院子去,管家一边带路一边道:“我家大爷昨日回来就病了,一直在修养,不过既然是您来了,自然是要领着过去的。”这可是他家大爷未来的大舅子呢。

    李纨跟在后面,听了这管家的话,脑海中第一个冒出来的念头就是,这贾珠该不会是这会儿就死了吧,那她这未婚妻算什么?还没嫁过去就死了未婚夫,好像是……望门寡?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