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第 9 章
    “不好意思,我、我我……抓……”

    阿比盖尔抓着洛基的手,实在听不下去了对方的结结巴巴了。

    “……抓它!”

    终于,灰头土脸的男人说完了一整句话,他看天看地看手提箱,就是不敢看阿比盖尔,手指一伸,指向那截树枝。

    小树枝扭过身子,重新缠上洛基的指尖,看起来并不是很喜欢自己的主人。

    男人的脸一下子红了,他扭捏了一下,走上前想把小树枝扒下来,可阿比盖尔杵在中间,他有些不敢过去。

    “过来。”他放下手里的手提箱,蹲下身,想把小树枝叫回来,下一秒,小树枝干脆整棵扒在洛基手上。

    “它好像不喜欢你。”阿比盖尔伸手想摸摸树枝,却被躲开:“你真的是它的主人?”

    “当……当然!”面对阿比盖尔,男人又开始结巴:“我……我叫伊恩,伊恩斯卡曼德,我……抓它,我……”

    越发结巴了。洛基和阿比盖尔互看一眼,眼睛里满满的嫌弃。

    不能向麻鸡透漏巫师的身份。伊恩急的脸色通红,右手藏在后面,悄悄握住别在腰间的魔杖。直接施展一忘皆空,然后把护树罗锅拿回来,带着手提箱神不知鬼不觉回家,这样所有人都不会知道他不小心把雷鸟放出来的事情了。

    洛基抬起手,看着缠在自己手上的小树枝,它一副很愉悦的模样,伸长自己的身躯,勾住他的肩膀,想换个姿势躺倒。

    洛基两根指头一捏,阻止了它的举动,小树枝有些委屈,它晃着自己头上的两片树叶子,不依不饶想靠近身前这人。

    “它很喜欢你呀。”阿比盖尔笑嘻嘻:“真可爱,我们可以养着它啊!”

    这两个麻鸡还妄想养魔法生物!伊恩暗自下定决心,趁着两人在研究护树罗锅的时候,猛地抽出魔杖:“一忘皆空!”

    …………………………

    “他在干嘛?”阿比盖尔一脸懵逼。

    小树枝已经成功钻进洛基的口袋,它伸出两片叶子探了探情况,见身前的这人没事,开心地扭动起来。

    三个人僵在原地,伊恩抖了抖魔杖,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然后又猛地指向洛基:“一忘皆空!”

    完了,这两人看自己的表情更嫌弃了。伊恩心态有些崩,不过这不是重点,他、他失去魔力了!

    “这个棍子是什么?”洛基问道:“中庭人的武器?”

    “我没见过呀。”阿比盖尔老实回答:“应该就是一根棍子吧。”

    “打人都不够粗。”洛基想起了自己的权杖,觉得这个中庭人大概脑子有问题,毕竟抢一根老奶奶的拐杖都比这个木棍好使。

    两个人凑在一起嘀嘀咕咕,而对面的伊恩抱着头懊恼。完蛋了,他的天赋本就不高,这下居然丧失了魔力,他马上就要被逐出斯卡曼德家族,母亲一定会用烟将壁毯上“伊恩”这个名字烧成一个大洞!

    也许自己可以去投靠姨夫一家,他一定会收留自己,毕竟没人愿意继承他那家面包店。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伊恩稍微松口气,下一秒那口气又提了上来。

    继承面包店是要和来来往往的顾客打交道的!而最喜欢买甜品的都是一些女人!女人!

    他抬头看了一眼阿比盖尔,索瑟了一下,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三个人都在开小差,没人注意那条狗。它之前学会了开锁,并在刚刚付诸实践,此刻心里还有些不满足。踢踢踏踏在窄小的客厅里走了几个圈,它瞄准了伊恩放在地上的手提箱。

    有两个锁扣呢。它摸过去,趁人不备,悄悄把前爪搭上去。

    伊恩重新看向他的护树罗锅,不管怎么样,今晚都得先把这些小东西们带回去,如果明早大家发现自己和手提箱一起失踪了,一定会被通缉的!

    “啪嗒”一声轻响,狗子成功地打开了第一个锁扣。

    “过来。”伊恩半跪在地上,小声叫着。

    没人注意自己。狗子把罪恶的爪子伸向第二个锁扣。

    “你在干什么!”狗有失蹄,它迅速收回作乱的爪子,假装什么都没发生。阿比盖尔快步走过去,想把狗子抓过来,怎么能够乱动别人的东西呢!

    伊恩这才回过头,还没来得及注意手提箱被顶开一条缝,就看见阿比盖尔——一个女人,向自己走过来!

    他干脆往后一躲,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手脚并用往后爬了爬,努力不做出用魔杖指着别人这种失礼的动作。

    阿比盖尔牵过狗,转身想拉伊恩一把,刚刚伸出手,就见对方猛地往后一缩,好像自己是个病毒携带者。

    被如此明目张胆的嫌弃,阿比盖尔有些伤心,她摸了摸狗头,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弯下腰,想扶起行李箱还给这位小结巴。

    “别碰!”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伊恩扑向阿比盖尔想要阻止她,只可惜扑歪了一些,他一下撞到阿比盖尔的腰,一道金光闪过,下一秒,客厅里只剩下了一只自动关上的手提箱。

    砰—!

    阿比盖尔从高空被抛下,所幸下面好像有个什么东西接住了自己,并不算很痛。

    完了,好像压到那位斯卡曼德先生了!她手忙脚乱爬起来,想去把人拉起来,却又想到对方对自己的嫌弃,有些犹豫地僵在原地。

    身后传来乒铃乓啷的声音,她回过头,伊恩正从一堆东西里爬出来,他□□一声:“埃琳娜又把梯子拿到哪里去了……”

    斯卡曼德先生在这里,那自己身下的是谁?她来不及管自己身在何处,赶紧蹲下身,轻轻拍了拍身下那人的背。

    不会被自己压死了吧。

    那人的脸直接着地,他轻轻晃晃头,慢慢爬起来,四肢着地,抬起脑袋,疑惑地“汪”了一声。

    他的屁股摇了摇,两只脚刨了刨地,可能是感觉哪里不太对,他终于抬起头。

    “西里斯布莱克!”阿比盖尔还记得这张脸,在她还是孤家寡人的时候,这人是唯一一个对自己好感度是绿条的,虽然自己并不知道在哪儿遇见过对方。

    “布莱克?”伊恩也愣了,他几步走过来,扶起地上的男孩,倒吸一口气:“天哪,你居然是一个阿尼玛格斯!”

    阿比盖尔被赶到一边,她发现自己又听不懂大家讲话了。

    那个叫做西里斯的大男孩站起来,他试探着走了两步,甩了甩手,抓抓自己的头发,表情有些困惑。

    “咕叽咕叽……”伊恩又说了些什么,他偷偷指了指阿比盖尔,下一秒,西里斯的脸突然爆红。

    怎么了?阿比盖尔歪歪头,然后把手藏在背后握了握拳头。咦,看到西里斯那一头乱发,就特别想要上手去揉一揉是怎么回事?

    伊恩和西里斯凑在一起说了些什么,时不时还往阿比盖尔身上望一眼。她一个人在外面的时候是很没有安全感的,而且现在连狗子都不在身边,没有毛给自己揪,她只能揪住自己的衣服下摆。

    过了一小会,西里斯朝她走过来,在她身前半米远的地方定住,她反射性地往后退了半步,看着对方伸过来的手僵在原地,才想到自己这样做好像很失礼?

    人家可是把你当熟人呢!阿比盖尔觉得不能伤了潜在朋友的心,她急忙伸出手,握住西里斯的指尖晃了晃,点头露出一个友好的微笑。

    还没来得及把手缩回来,西里斯反手把她抓住,直接问道:“听得懂吗?”

    “听得懂……”阿比盖尔喃喃道,她抬头看了看西里斯,又看了看被他抓着的指头,有些懵逼。

    这年头是怎么回事?怎么碰谁都能说话了?

    不知道之前西里斯和伊恩说了些什么,他的表情没有之前那么惊愕了,现在又恢复成之前那副索瑟的模样,随时和阿比盖尔保持三步以上的距离。

    她转了转眼睛,突然松开西里斯的手,两步跨过去一把扯住伊恩!

    “挂啦呱啦呱啦!”伊恩的声音很惊恐,他往后蹦了两米远,然后飞快跑走了。

    啊,也不是人人都行啊。

    她老老实实地后退半步,想了想,只用手背挨着西里斯:“你好,布莱克先生,我是阿比盖尔·布朗特……”

    “嗯。”西里斯只发出了一个单音节。

    说好了是熟人呢?阿比盖尔觉得对方有点冷淡,她又有些不敢挨着他了。

    “艾比。”西里斯直接叫到,他手掌翻过来牵住她:“正式介绍一下,我叫西里斯布莱克。”

    我已经知道了。阿比盖尔有些不自在,想把手抽出来,她左右看了看:“这是哪儿?”

    西里斯一眼就看出来她在想什么,他脸上的笑容慢慢扩大:“想看看我们的世界吗,艾比?”

    他已经做好了狂帅酷霸跩的表情,就等着阿比盖尔点头,然后带着她一起去看魔法世界的神奇动物们。这可是斯卡曼德家族的藏宝室,里面的东西比禁林还要刺激!

    这个恐女症患者才刚刚收了一只雷鸟进去,他只在书里见过这种动物的图片呢!这家伙有鹰一样的外表,展翅能够长达14米,有着两对翅膀,看起来十分威风!只要他拿着恐女这个弱点威胁斯卡曼德,说不定还能在艾比面前骑着雷鸟溜几圈!

    风驰电掣!电闪雷鸣!布莱克少爷闪亮登场!

    “不要。”阿比盖尔拒绝得十分干脆:“我突然失踪,家里人会担心的。”

    你哪来的家里人!西里斯刚想吐槽,就想起今天看到的,和艾比住在一起的那个男人。

    梅林的吊带袜,那个男人长长的黑头发,阴沉的臭脸,简直跟鼻涕精一样可恶!

    “还有我的狗,它发现我突然消失,会着急的。”想到这里,阿比盖尔更急了,洛基冷静又聪明,应该不会那么慌,可是狗子是非常耿直的,它会以为自己遇到危险的。

    西里斯的表情裂了一秒,他试探着问道:“你的……狗?”

    “对啊。”阿比盖尔比划了一下:“这么大,黑的,毛很长,超帅!”

    西里斯脸上露出一抹笑意,他努力把弯起的嘴角压下去:“它不会有事的,我先带你看看这里。”不容阿比盖尔反对,他就直接把人拉了出去。

    渡渡鸟、毒角兽、角驼兽……到处都是只在书本上见过的动物,西里斯简直乐疯了,他完全不能够像之前一样装出稳重(真的吗?)的样子,整个人一副大男孩的模样,拉着阿比盖尔到处窜。

    “你等我一下!”他松开阿比盖尔,跑到一个树桩前:“我去找鸟蛇的蛋给你看!”

    伊恩本来在盘点各种动物的数量,一回来就见到西里斯想去撩拨鸟蛇,急忙跑过来制止他。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西里斯垂下头,伊恩见他这个样子,又看了看正在探头探脑的阿比盖尔,自己走到鸟蛇的窝那边,想拿一个银蛋给她看看。

    很好,成年的鸟蛇不在。他摸着几只刚刚被孵化出来的小鸟蛇的头,从窝里拣出两片蛋壳塞给西里斯,他又高兴起来,举着蛋壳跑过来找阿比盖尔。

    “哇!”阿比盖尔小心地摸了摸那些蛋,眼睛亮晶晶:“这是纯银的!”

    “鸟蛇的蛋就是用银子做的。”西里斯把蛋壳塞给阿比盖尔,拉着她继续走:“这里还有嗅嗅,你知道嗅嗅吗,它们最擅长的就是寻找宝物……那里有月痴兽!我们等到天黑吧,据说月亮出来的时候,月痴兽的舞姿非常迷人!”

    阿比盖尔内心在挣扎,这里真的太有意思了,她也好想多玩一会。

    伊恩在鸟蛇的窝前等了一会,小崽子们都伸着头望着他,好久也不见成年鸟蛇归来。他试着吹了个哨子,空间里丝毫没有回应。

    “遭了!”他突然喊道,把正在爬树拿恶婆鸟羽毛的西里斯震得差点从树上摔下来,阿比盖尔赶紧则飞快地把几根色彩鲜艳的羽毛塞进口袋里,假装自己和西里斯并不是一伙的。

    “少了一只鸟蛇!”

    ——————————

    另一边,洛基早就一把关上了房间的窗户,透过玻璃,他一脸冷漠地看着客厅里,一条蓝紫色长蛇形动物正自由地在客厅舒展自己的身体,新买回来的沙发已经被压塌,冰箱也被扫翻在地,此刻它正在用巨大而又坚硬的喙,使劲啄着自己面前的玻璃窗。

    长着翅膀的蛇。

    托尔看见保准会乐疯。

    蠢货艾比,为什么还不回来。

    金头发的果然都是笨蛋。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