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第 3 章
    “你……听到了吗?”直到被送回家,阿比盖尔的嘴唇还在哆嗦。

    “嗯。”系统言简意赅。

    “我听懂他们讲话了。”阿比盖尔的语气颤巍巍。

    “是的,不容易啊。”系统舒了一口长气。

    “我还和他们对话了。”阿比盖尔揪了揪自己的脸,确定不是在做梦:“我说了好久的话!”

    没错,在她终于接受自己有了养育5个孩子的该死任务后,本想着听天顺命,嫁人生子的时候,老天爷又给她玩了票大的。

    “叽里呱啦叽里呱啦……”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这是阿比盖尔在这个操蛋的社会中能听到的所有声音,唯一的区别就是音调的抑扬顿挫,她尝试过和他人交流,皆以失败告终。她无法社交、无法听歌、无法看电视,唯一能确认自己没有发疯的办法,就是听着系统给自己的任务安排。

    “阿比盖尔想要喝一罐果汁。”尽管已经在找厕所了,她还是要喝一口果汁,然后增加10点励点数。

    “阿比盖尔想要去新的餐厅,也许会有美丽的邂逅。”就算兜里只剩十块钱,她也要迈着自信的步子踏进高级餐厅,点一杯免费的白水,增加20点奖励点数,强忍尴尬,笑看人生。

    “阿比盖尔想和xx成为麻吉。”

    “阿比盖尔想加入聊天。”

    “艾比盖尔想向xxx炫耀自己的新家具。”

    ……

    只有这类任务,她实在无法完成,就算她再怎么厚脸皮,拉着路人甲聊天,鸡同鸭讲的模式会让所有关系在三句话内降到冰点。在经历数不清的白眼,朋友栏关系红条无数后,她决定做一个安静的哑巴。

    她很穷,十分穷,非常穷,根据设定,她全身的钱都用来买这块60*60的巨大地基去了,尽管这里是个很好的位置,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可风景是无法当饭吃的。她利用剩下的钱,勉强用墙围了一个巴掌大的地,买了一张床,一个马桶,一个冰箱,一个水槽后,全身基本就清零了。

    感谢屋顶是免费的吧。艾比盖尔想到自己的危房就叹气,一开始,她每天只能借用图书馆的电脑写一些文章,赚点稿费糊口,晚上混进健身房,借用免费澡堂洗澡,等到她好不容易攒了一笔淋浴间的钱后,却悲惨的遭遇了打劫。

    就是打劫!她气的牙痒痒,本以为自己遇到了一个好心人,愿意给她提供工作,万万没想到,差点被带走卖掉!在她被麻袋兜起,丢进车后备箱的时候,第一个念头居然是这周信箱里的账单还没付,回家之后不知道哪个家具会被拿走抵债。

    还好有一个穿着红色连体运动服、带着头罩的家伙!抢劫犯被打倒,一个个子不大的奇怪家伙打开后备箱,可能没想到车里还藏着一个大活人,连体运动衣有些不知所措,他比划了好几下,面对车里那个肩膀都露出来的漂亮女孩实在不知从何下手。

    可能收获不了公主抱了。阿比盖尔自己爬出后备箱,感激地向连体运动衣鞠躬表示道谢,可她不谢还好,一谢,竟把对方吓得射出一条白丝,甩着树干直接荡向远方。

    阿比盖尔有些委屈,她直起腰,哀怨地看着对方离开的方向,顺手扒掉昏迷在地的绑匪外套(顺便踩了他的脸),罩在自己挣扎中弄破衣领的短袖外面。

    经此一事,阿比盖尔知道自己在这个社会中,简直是一块小肥羊,尽管她没钱,但这柔顺的金发、精致的脸蛋、红润润的小嘴以及水汪汪的大眼睛……

    这是正常人能长出来的样子吗!全身上下每个地方都是拿着尺子捏出来的吧!胸这么大腰这么细屁股这么翘!从小吃什么长大的啊!

    (系统:没错就是爸爸捏的!)

    摔!阿比盖尔从此开始抗拒社交,她锁上了自己家的大门,面对生人始终冷着一张脸,天色擦黑就回家,唯一的朋友只是一条狗,它还不愿意跟自己回家!

    “唉!”系统重重叹了一口气,活像一个发愁的老父亲。

    “你怎么了?”阿比盖尔语气还不错,她觉得生活有了指望,一切都变得顺眼起来。

    “唉!”系统又叹了一声,问道:“你难道没有发现,你为什么可以听懂他们说话吗?”

    “什么?”阿比盖尔一脸懵。

    “因为钢铁侠牵着你的手!”系统恨铁不成钢:“你必须和他有肢体接触,才能听懂外界的声音,明白了吗!”

    “噶?”阿比盖尔抬起爪子,她太兴奋了,导致根本没注意自己回家的姿势。

    系统一副看待失足少女的语气:“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

    “我……”阿比盖尔眨眨眼:“嫁给他?”

    “嗤!”系统嗤之以鼻:“来,我们一起看看你的社交关系进度条。”

    它豪气地打开一个大荧幕,点开一个界面,一排小头像出现在阿比盖尔面前,下面几排分别是姓名和人物关系进度条。

    它刷刷翻过一列红色(代表负数)的头像,找到今天刚刚认识的小伙伴:“娜塔莎罗曼诺夫,好感度,负十!”

    “为什么!我又没惹她!”阿比盖尔吃惊脸。

    “女性对比自己好看的同性都是怀有恶意的。”系统很有深度的解释一番,继续说道:“克林顿弗朗西斯巴顿,好感度,零!”

    可以理解。阿比盖尔点点头,毕竟今晚他都没有和自己说过话。

    鱼唇的女人。系统轻蔑地看了一眼自我感觉良好的阿比盖尔,搬出今晚的压轴:“托尼斯塔克,好感度,零!”

    “为什么!”阿比盖尔声音更大了:“他跟我说了那么久的话!”

    “他在套路你!你感觉不到吗!”系统恨铁不成钢:“我的傻闺女哟,你这样叫爸爸怎么放心的下哟!”

    “你给我闭嘴!”阿比盖尔一脸黑线,她不可置信地将关系图翻了好几遍,才愿意接受这个残忍的事实,忍不住悲从中来。

    自己果然是个社交渣,就算能够听懂别人在说什么,也交不到朋友。

    “想想该怎么办吧,被超级英雄盯上可不是什么好事。”系统洋洋得意准备关掉界面,阿比盖尔余光扫到什么,突然喝道:“等一下!”

    系统一激灵,画面都抖了抖。

    “这是谁?”一个年轻的男人——也许是男孩的头像出现在小框框里,黑色的头发,看起来有些傲慢,但的确是个帅气的男孩子,这也没什么,可他头像下面那排短短的绿色小线条就十分引人注目了。

    “西里斯布莱克。”阿比盖尔小声念道:“我怎么不记得认识他。”

    “哦哦哦!”系统怪叫起来:“好感度20!熟人!你居然有熟人!马上就要成朋友了!”

    经历过塑料交际的阿比盖尔差点哭出声来,她仔仔细细看了一遍西里斯的头像,确认对方就算有了胡子,戴上帽子也能被自己认出后,这才舍得关掉界面:“我一定要和他相认!”

    “别了吧。”系统犹豫:“万一见面之后,进度条又红了呢,就让你们的关系保持这种神秘色彩吧。”

    这种事情多了,好多男人见到阿比盖尔的脸,只要她笑一笑,好感度就能往上涨,但只要她一开口,涨势迅速回落,好的就停在零点,差的直逼负值。

    “我现在找到听懂别人说话的方法了。”阿比盖尔握拳:“斯塔克先生现在对我没有好感,不代表将来也没有。只要他和我熟悉了之后,就会知道我不是什么危险分子,他这么好的人,一定会跟我交(牵)朋(小)友(手)的!”

    系统不忍心打击她的自信,翻了个白眼,滚一边休息去了。

    第二天一早,阿比盖尔就爬了起来,她拿出衣柜里最漂亮的一套衣服穿上,又涂上口红,这才小鹿乱撞地来到斯塔克大楼底下。

    出师未捷身先死。万万没想到,她连人家大门都进不去!

    虽然昨天交换了社交方式,但可能纽约首富太忙,一直没有回复阿比盖尔小透明的消息,由于语言不通,又没有预约,阿比盖尔甚至无法逾越前台这个障碍,她只能蹲守在大楼前,期待着斯塔克先生走出大门的那一刻。等啊等,等到天黑,她仰着头,眼睁睁看着一架直升机从顶楼离开。

    “啧,价值观不同,怎么做朋友。”系统语气像是在剔牙:“人家早就忘记你了,死心吧小麻雀。”

    天已经要黑了,阿比盖尔失落地看着直升机变成小黑点消失在天际,才不情不愿地往家走。

    “我今天都没有更新小说……”

    “一个任务都没做,奖励点数一点都没有挣到……”

    “还花了20块钱买三明治和咖啡……”

    “啧啧啧~”系统很想拍拍阿比盖尔的狗头:“当你失去了‘恐怖分子’这个身份之后,你在超级英雄眼里就没有任何价值了,知道了吗?”

    “可是……”可是斯塔克先生明明邀请我以后一起看电影呢!

    “这你也信。”系统嗤之以鼻:“他邀请一起看电影的女孩子,摞起来估计比这栋楼还高,你还是老老实实做任务吧。”

    “我去找狗的。”阿比盖尔垂头丧气,没人跟她说话,系统只会打击,她只能回去抱着狗叨逼叨。

    刚刚抬起脚,手机铃声叮咚响起,她抓起手机,由丧转喜:“斯斯斯斯塔克先生!”

    只是一条语音消息罢了,虽然听不懂,但她一脸幸福地抱着手机转圈圈,把那段“叽里呱啦”听了不下十遍:“斯塔克先生的抑扬顿挫都这么好听!”

    又是叮咚一声,对方又发过来一个表情:钢铁侠的掌心炮向你发射爱心~

    傻白甜阿比盖尔几乎快要晕倒了,她捧住自己的小心心:“他记得我!他记得我呢!”

    系统冷眼看着这一切,又看了看阿比盖尔的人物关系进度条。

    托尼斯塔克好感度:零。

    渣男。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