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第 2 章
    “托尼,查查这个人。”门直接被破开,托尼一把推开腿上的小模特,摸摸鼻子:“哦,你好,娜塔莎。”

    娜塔莎脸上露出一抹嫌弃:“这就是佩珀不在的时候,你的工作状态?”

    托尼示意小模特出去,对方瞥了一眼娜塔莎,弯下腰,扯过托尼的领带想要跟他接个吻,却被他躲开。她狠狠地跺了跺脚,踩着高跟鞋一扭一扭地出去了。

    “佩珀都去度假了,我为什么还要工作。”托尼小声念叨,然后朝娜塔莎伸出手:“要我查谁?”

    娜塔莎抬起手腕,一个投影出现在办公室上方,阿比盖尔的背影出现在画面里。

    随着镜头慢慢转过来,她的整张脸完全显露出来。娜塔莎说道:“……她的任务好像和之前的法院大楼爆炸案有关,接下来还有别的任务,我觉得应该和我们一直查的……”她的声音一顿,眉头皱起来:“托尼斯塔克!”

    “哇哦。”托尼一手摸着下巴,一手将画面回放:“简直是上帝的杰作。”

    牛仔裤和t恤掩盖不了画面中女孩的长腿翘臀和细腰,画面转过来,首先看到的是一对沉甸甸的胸,大胸女孩一般都驾驭不了白t,会显得又胖又俗,可这个姑娘清纯可爱的脸蛋,让人完全不会有违和感。她把金发扎成了马尾,几缕碎发落在小巧精致的脸蛋旁边、菱形的小嘴殷红饱满、水盈盈的大眼睛微微上挑、左眼下微微一点痣,倒显得整个人俏皮起来。

    “贾维斯,三分钟之后,我要这个女孩所有的资料!”托尼整个人恨不得钻到画面里去:“她一定不是纽约人,我怎么会对这么美丽的女士毫无印象!”

    娜塔莎忍了又忍,忍无可忍,她唰的收回影像,大步离开这个花花公子的办公室。

    阿比盖尔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继续过着写辣鸡小说赚生活费的日子,某天她又写不下去了,网友cap.也不回她的消息,一个人对着文档发了足足一个小时的呆,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两天没有出过门了。

    呀!她一下子站起来,赶紧从冰箱里拿出一罐牛奶热了热,又抓了几块馅饼,披上外套跑了出去。

    她来到一个废弃大楼,走进大厅,轻车熟路地走到一个角落,一把揪起一只大黑狗:“对不起我把你忘了!”

    嗷呜。大黑狗本本来睡得美滋滋,突然被揪起来,差点没一口咬掉阿比盖尔的爪子。

    要命啊!要不是自己鼻子灵,悬崖勒马,你就去当残疾人吧!

    “就知道你不会自己去找吃的。”阿比盖尔抱着狗头,小声说道:“让我看看你尾巴好了没?”她二话不说撸了一把大黑狗的尾巴,满意地点点头:“别闹了,给你吃东西。”

    不要!放开我!大黑狗又挣扎了一下,然后阿比盖尔把它的狗头抱得更紧了。

    “等我拿了稿费,请你吃肉干。”阿比盖尔打开一直把牛奶捂在怀里,现在还很暖和,她倒了一些奶在墙角的小碗里,伸到大狗的面前:“虽然也没几个钱。”

    大狗犹豫了三秒,伸出舌头,一点点舔着牛奶。

    “要是我文笔能够好一点就好了。”阿比盖尔自己也灌了一口牛奶,惆怅道:“我也没办法呀,我一睁眼就来到这里,连朋友都没有,自己的生活都是空白的,又怎么能写出好的小说呢。”

    她靠着墙叹气:“每个礼拜都有账单,稿费就那么一点,上个礼拜把床头柜都卖了,奖励点数也不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改变终身期望,唉,你说这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变好呢?”

    大狗舔完了牛奶,它用头拱了拱阿比盖尔的手心,示意还要。

    阿比盖尔把馅饼掰成两份,分了一半给他,然后撸着它的狗头:“要不然我随便找个人结婚生孩子吧!”

    大狗抬起眼,看了她一眼,仿佛在嘲笑她。

    阿比盖尔垮下肩膀:“唉,你说得对,我连别人说话都听不懂,怎么结婚呀。”

    大狗抬起爪子,拍了拍她的膝盖,没事,反正本汪有时候也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就在这时,楼上突然传来一声巨响,然后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腾腾腾地传来,阿比盖尔一把捞过大狗,贴着墙站好。

    四个壮汉端着枪从楼上跑下来,其中一人手里还提着一个箱子,还没跑几下,窗户咣当被打碎,一个铁罐从外面飞了进来!

    夭寿啦!阿比盖尔抱紧狗头,看了一眼飞进来的健力宝,努力把自己缩在阴影里。

    后面又有两个人追了下来,一个是穿着黑色紧身皮衣的女人,还有一个拿着弓箭的男人。

    几个人疯狂吵起来,阿什丽默默地缩进黑暗里,虽然她并不关注这个世界,但她也会在图书馆蹭网的。

    钢铁侠大战邪恶反派,她只是个柔弱的路人,为什么要让她卷入这场大戏。

    没吵多久,他们就打了起来,几位大佬根本没有注意到角落藏了一个人,打得风起云涌飞天遁地,只看得小透明阿比盖尔瑟瑟发抖。

    壮汉手里的箱子被踢开,一堆绿色的石头滚落一地,有几颗滚到了阿比盖尔脚边,她看了眼还打得火热的几个人,没有动弹。

    大狗似乎被阿比盖尔勒得不舒服,挣扎起来,她一时没有抓住,任由它跑了出去。

    她咬住自己的拳头,眼睁睁看着那条蠢狗跑进战场,一口咬住一个想翻窗逃出去的壮汉小腿,别看这狗在阿比盖尔面前很乖巧(?),实际上它像头小牛犊,一口下去,那个壮汉差点当场表演一个壮士断腿。

    很快,所有人就被制服住,铁罐拍了拍大狗的头,弓箭男将他们绑成粽子,皮衣女人拿起箱子,将石头一颗颗捡起来,她顺着这么捡啊捡,捡到一个阿比盖尔。

    两个女人彼此吓了一跳,但皮衣女很快镇定下来,她张开嘴,说了些什么。

    叽叽呱呱叽叽呱呱……

    阿比盖尔茫然地抬起头,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样。

    皮衣女人皱了皱眉,抬起手,这一动作把她吓了一跳,猛地往后一缩,大狗飞快窜到她面前,朝着皮衣女人低声嘶吼,不许她靠近。

    托尼斯塔克觉得今晚的任务收获很不错,不知道为什么,两天前他就在搜集这个女孩的资料,却一无所获,贾维斯强大的信息网络都不能挖掘出任何消息,两天过去,他连人家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更别提上门拜访了。

    他确认自己脸上没有受伤,这才解开战甲,潇洒地从mark6号中走出来,捋了捋自己的西装外套,想去安抚那个受惊小鹿的情绪。

    嗯,如果娜塔莎能够把小鹿面前那条不识眼色的大狗打晕就更好了。

    可能是刚刚自己拍过狗头,大狗对自己的抵触情绪稍微弱一些。托尼试探着接近那个女孩:“呱啦呱啦呱啦呱啦……”

    阿比盖尔都要哭了,她在脑海里疯狂呼叫系统:“怎么办!他们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系统也沉默了,它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越紧张,就越容易依赖熟悉的事物,哪怕对方只是一条狗。阿比盖尔不由得抓紧黑狗的狗毛,再使点劲就能搙秃它的后脖颈了。

    大狗忍不住回过头,朝阿比盖尔龇牙。蠢货!放开劳资!

    大狗太凶了,刚刚那一口差点把一个壮汉的小腿肉咬下来,如果它控制不住,这个女孩怕是要截肢。托尼来不及多想,一把抓住女孩的手腕,把她带到自己身边。

    “小心!”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