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第 1 章
    下午六点,一个萧条的背影停在了一大片空地边上。

    阿比盖尔拖着疲惫的脚步,看了看这块巨大的空地,叹了口气。

    她认命的伸展了一下四肢,却发现胳膊几乎都抬不起来。她垂着脑袋勾着肩,走进那块空地,远处,在某个角落,有一个小小的平房。。

    “阿比盖尔回来了。”一个声音在她脑子里响起:“阿比盖尔想上厕所。”

    随着这个声音响起,阿比盖尔突然感受到一阵突如其来的尿意,她捂紧小腹,飞快的冲着平房奔去。

    “快跑啊啊啊!”那个声音用夸张的语气喊着:“阿比盖尔想上厕所!阿比盖尔想上厕所!”

    “别吵!”虽然在尽力跑,可体力几乎透支的她根本简直三步一喘气,根本跑不快,该死的,早知今日,她一定把平房建在路边! 60*60的空地真是太大了!她总有一天要被尿憋死的!

    就在她奔向大门的那一瞬间,一股眩晕感突然来临,她愣了半秒,加快翻包包的速度,钥匙,钥匙在哪里!

    “呀,阿比盖尔需要休息了。” 那个声音继续响起,只不过语气大转弯,变得冷漠无情。

    不!不要啊!

    “砰”的一声,阿比盖尔一头栽到地上。女主,卒。

    当然不!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睁开眼,就这么躺在硬邦邦的地面上,面无表情地望着天思考人生。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社会的,也不知道自己以前是什么人,当她产生意识的那一刻,就被送到了一大片空地上。

    “欢迎来到模拟人生世界,请选择您的终身期望~”

    一个活泼又轻快的声音响起,她愣了愣神,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声音像是甩卖大礼包一样,一连甩出好几个选项:“金色的舌头,金色的手指;当家主播;超级受欢迎……请在十秒内完成选择,否则将进入随机安排。十、九、……”

    “你是谁?”阿比盖尔望着这片地,却看不到一个人:“你在哪?”

    “三、二、一。即将进入随机。根据您的性格特征,我们将为您安排最适合的终身期望。您的性格特征:善良、恐水症、顾家……”

    阿比盖尔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她产生了幻听,这还是一个十分有逻辑的幻听。

    “对科技产品不适、浅眠……根据性格特征,您的终身期望:被家人包围。”

    家人?这个词让阿比盖尔回过神来,她问道:“我有家人?”

    “没有。”声音回答得利落又干脆。

    “那……”阿比盖尔很疑惑,那我上哪儿被包围。

    “您需要培养5个孩子从婴儿成长到青少年,对集中精神在家庭的模拟市民来说,看见孩子两只脚啪嗒啪嗒的学走路是最愉快的,它让所有的奋斗与父母的辛苦都值得。”声音开始不停地嘚吧嘚:“一个充满孩子的家庭可能意味着吃紧的预算,少得可怜的私人时间以及少许奢侈品,但总有人会与孩子逗着玩,或是教导他们一些新事物……”

    “停停停!”阿比盖尔总算进入剧情了,她不敢想象:“你是说,我要生5个孩子?”拜托,我连狗都养不活,养什么孩子!阿比盖尔冷漠脸:“我要求换一个。”

    声音很为难:“您的终身奖励点数不够,无法更改呢,亲~”

    谁跟你亲!阿比盖尔继续问道:“那如果不能达成呢?”

    “任务期限为15年,若期限内无法达成任务,人物将被抹杀。”声音用欢快的调子说着残酷的话:“请宿主合理选择伴侣,尽快孕育幼儿,达成后有奖励哦~么么哒!”

    ————————回忆结束分界线——————

    她微微挪动了一下腿,感受到□□一阵潮湿,还伴随着一股淡淡的厕所(尿)味。她生无可恋地问天:“我的终身奖励点数现在有多少了?”

    “9792点。”一个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加油哟艾比,还差一点就到达10000点了呢~”

    她爬起来,忍着裤子里难受的潮湿感,打开门,脱下衣服丢进洗衣篮,光着身子走进破旧的淋浴间:“我是不是应该奢侈的买一个钢铁膀胱什么的,毕竟有时候真的来不及找厕所,我就知道尿裤子的这一天来的不会太晚,我……哦!shit!”

    淋浴间的喷头开始疯狂往外呲水,冷冷的自来水胡乱拍打着阿比盖尔的脸:“怎么办!坏掉了!”

    她关掉水龙头也没用,可能是水管破了,水花在狭小的厕所里四溅开来,地上很快汇集了一滩水。

    “叫修理工!”系统的声音比她还要慌张,也有可能是幸灾乐祸。

    “电话,对,打电话!”阿比盖尔在洗衣篓里摸来摸去,终于掏出了一个手机:“修理工吗!我家水管破了!”

    对方叽叽呱呱说了些什么,阿比盖尔突然冷静下来,她的表情黯淡下来,一言不发挂掉电话,将手机随手丢在洗手台上,蹲下身,从柜子里掏出一个扳手。

    不知道流出来了多少水,可水管就是修不好。阿比盖尔都快哭了,她家洗手间已经水漫金山了,这得多少水费啊!她打了个哆嗦,一咬牙,干脆命令系统开启房屋编辑模式,咣当一声把淋浴间给砸了。

    “恭喜,您的家庭财产增加250元。”随着叮叮咚咚几声,系统为她喝彩。

    她沉默地拿起浴巾把自己包起来,然后从门背后取来拖把,一点点把地上的水擦干。

    “恭喜,您的灵巧技能+1。”叮的一声,那个声音响起:“你太棒啦!”

    她丝毫没有理会那个声音,自顾自地将地板擦好,然后提起洗衣篮,蹲下来开始搓衣服。

    “阿比盖尔想躺到床上去。”那个声音继续叨叨:“一个充足的睡眠能够让人心情愉悦。”

    “大不了再让我晕在地板上啊!”阿比盖尔抬手抹了一把脸,结果被洗衣液糊了一眼睛,痛!她赶紧闭上眼睛,朝着空气大叫:“这日子真是够……!”

    话音未落,咚的一声,她又倒在了浴池的地板上。

    等到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

    阿比盖尔裹着被子在床上哆嗦,毕竟她先是被凉水嗞了一身,又只围着一条浴巾,在冰冷的厕所地板上躺了那么久,那么现在的发烧一定是必然的。她看了一眼温度计,端起杯子,又喝了一大口热水。

    热水包治百病。抱着这股信念,她一整晚都在昏睡-喝水-上厕所中无限循环,可能是太无聊了,她醒来后,整个人陷入了一种极端丧气的心情,声音不停的在耳边吵着:“阿比盖尔想看电视”“阿比盖尔想玩游戏”“阿比盖尔想给莫奈打个电话”。

    她抱着被子,有气无力:“别吵了……我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你心里没点ac数吗!”

    叮叮咚咚的声音暂停了五分钟,当她又开始昏昏欲睡的时候,声音有些试探地建议:“阿比盖尔想和cap.聊聊天。”

    cap.?阿比盖尔睁开眼睛,她望着天花板,沉思了三秒钟,果断掏出手机。

    “我昨天真是太倒霉了,家里的水管居然裂开了。”发送!

    一串铃声响起,终身奖励的尾数又往上增加了一点点。阿比盖尔等了等,并没有回信,她将手机重新塞到枕头底下。

    正在昏昏欲睡,消息铃声将她吵醒。她忍不住捶床,拿起手机。

    cap. :对不起艾比,我刚刚在工作。

    cap. :水管修好了吗?需要我的帮助吗?

    看到连续两条消息回复,阿比盖尔的心情似乎好了一些,她抱着手机,翻了个身。

    艾比:已经搞定啦!

    cap. :那就好,你以后有什么需要我的帮助的,请随时告诉我,我很乐意帮助你。

    艾比:说到这里,我想问问,如果办公室恋情分手,两人见面会是什么样的情形?

    cap. :办公室恋情?你最近在写这方面的小说吗?

    艾比:有个地方会用到……我也没有上过班,不知道要怎么处理呢。

    cap. :呃,其实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有个朋友应该清楚,我下次见到帮你问问?

    艾比:真的吗!那太好了!

    两人聊了会天,阿比盖尔的心情慢慢地没有那么丧气了。她摸了摸额头,似乎已经不烫了,但肚子开始剧烈抗议起来。

    她依旧躺在床上不肯动,直到听到熟悉的声音说道“阿比盖尔想吃一份酱料通心粉。”

    她暗骂一句,划掉这个任务,慢吞吞从床上爬起来,一步步挪到厨房,从冰箱里端出一盘不知道放了多久的松饼,拿了一块默默咀嚼起来。好气啊,为什么是酱料通心粉!系统就不能看看自家冰箱的实际状况再下任务吗!

    她又烧了一些热水灌下去,顺便润了润吃过松饼后干巴巴的喉咙,这才感觉整个人精神起来,她坐到餐桌前,打开整间屋子最值钱的一个东西——二手笔记本电脑,打开一个文档开始发呆。

    阿比盖尔是个三流小说家,她已经写了两本小说了,可每本书都没有逃脱扑街的命运。写到现在,每周获得的版权只够糊口而已,但是她有什么办法呢?艺术来源于生活,像她这种独居动物,根本没什么生活。

    要不然出去走走吧!发了半个小时的呆,阿比盖尔终于决定出去找找写作材料,刚刚穿好鞋子,脑子里那个讨厌的声音问道:“你又准备用景物描写水字数了吗?”

    “闭嘴!”阿比盖尔系好鞋带:“要不是你太没用,我至于这样吗!”

    声音噎了噎,小声辩解:“谁知道在你身上会发生这种事情,我也不想的嘛……”

    “那也是你的系统bug!”阿比盖尔打开门,看着自己的空地,继续控诉:“为什么这块地不能卖!我现在只想要钱!”

    “哎呀,以后会用到的嘛。”声音好声好气地劝道:“等你以后有了五个孩子,五个孩子再给你生了十几个孙子,十几个孙子再……”

    “闭嘴!”提到这里阿比盖尔就没好气:“等我攒够10000点终身奖励,我就要换终身期望!”

    “那等你攒够了再说吧。” 声音小声逼逼。

    走啊走,终于走出了这片地,阿比盖尔掏出手机,拍着周围的建筑和景色。作为一个三流(划掉)小说家,取景也是工作的必要环节,虽然某些时候,景物描写会让读者觉得是在水文。

    她顺便完成了几个小任务,比如捡一捡黑色的石头、喝一杯饮料,望着终身期望值一点点上涨,她伸了个懒腰,准备去健身房洗个免费澡,毕竟家里没有淋浴间了。

    其实她不太喜欢去健身房这种地方。阿比盖尔冷着脸,目不斜视走进去,努力忽略掉周围健身的男人们糊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啊!又接到两个聊天的任务!”系统声音问道:“你真的不去试试吗!”

    “不去。”阿比盖尔眼睛也不眨:“把任务划掉!”

    “啊啊啊有人走过来了!”系统声音叫道:“任务要你跟他做朋友!有250点奖励呢!他都走过来了……”

    一个棕发壮汉摸着自己的肱二头肌,自信地向阿比盖尔走过来,他可是这块身材最好的男人,从来只有女孩向自己搭讪,这次主动出击,他可是第一次。

    “hi~”刚刚打了个招呼,面前的美女就往边上让了一步,看也不看他一眼,径直走进洗手间。

    关上洗手间大门,阿比盖尔扶着洗手台松口气。她可没有表面这么镇定,看着有人朝自己走过来,慌都要慌死了!她小声说道:“我说过了,以后不接这种任务的!”

    “可是有250点奖励啊。”系统劝道:“其实你只要笑一笑,他对你的好感度都能上涨的,你不需要说话的……”

    “我说过,不要!”阿比盖尔很坚决:“你哪怕让我去炸法院大楼……”

    “哗”的一声,一个隔间传来冲水的声音。阿比盖尔迅速闭上嘴,一个女人从隔间里走出来,她有一头红色的短发,穿着黑色的紧身运动衣,身材非常好。

    她走过来,阿比盖尔身子都僵硬了,她打开水龙头假装自己在认真洗指甲。

    “阿比盖尔想要和娜塔莎罗曼诺夫聊聊天。”系统播报完,立刻解释:“我必须发布任务!你不想接我这就删掉!”

    那位叫做罗曼诺夫的女士并没有做什么,只是洗了洗手,转身出去了。

    阿比盖尔松了口气,迅速跑进淋浴间锁死门。

    洗澡,洗澡才是最重要的。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