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4章 番外(四)
    方桐站在那一脸期待的看向方景尧, 方景尧磨磨蹭蹭地还是不太乐意去。 www.+.

    龙宇对他道:“去吧。”

    方景尧:“啊?”

    龙宇道:“刚才马力和陈玺也在给你打电话, 他们说老师也来了,都在等你拍照呢,难得一次的聚会, 你去吧。”

    方景尧奇怪道:“他们怎么打你那去了?”

    龙宇无奈道:“你手机昨天就没电了, 忘了?可能也是实在找不到你,就打到我这边来了, 我回来就是想跟你说这个事儿的。而且,景尧好久没有拍照了吧。”最后这句话带着点笑意,故意调侃他。

    方景尧家里有拍照的习惯,相册就有那么厚的一摞,打小拍习惯了也不害臊,只是他现在的重心都放在眼前的人身上,看看龙医生,又看看黄猫, 瞧见他们俩就不舍得走。

    龙宇一眼看出他的小心思, 昨天刚亲热过的恋人,哪怕只隔了一个早上没见心里也想的厉害,更何况他早上怕打扰景尧睡觉都没能亲亲他, 瞧见方景尧视线粘在自己身上就忍不住目光柔和了道:“我先送你去学校,然后带黄宝去宠物医院。”

    方景尧立刻就把猫包打开了, 俩人把黄猫放进去之后,龙宇单手拎着猫包往前走,方景尧很自然的跟在他身旁边走边问道:“你带黄宝去打针, 不影响你上班吧?”

    “没事。”

    “等一下……!”方桐站在那傻乎乎的喊了一声。

    “干什么!我的猫虽然挠了你一下,但那也是你先弄开了笼子,先说好,咱们这是扯平了啊!”方景尧看向他警惕道,他刚可是都看着了,黄宝爪子没使劲,方桐手上就是一道白痕,他家宝儿可是实打实摔了一下。

    方桐站在那张口结舌,脸憋的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忍不住有些颓然,弄了半天,他还是不如一只猫啊!

    方景尧跟着龙宇上了车,一边系安全带,一边纠结道:“要不还是算了,我好几年没去了,也没怎么跟大家联系,都不知道他们现在忙什么,去了也怪尴尬的……”

    龙宇道:“是因为其他人,还是方桐?”

    方景尧抠着安全带没说话。

    龙宇: “看得出来,他很喜欢你。”

    方景尧眼巴巴的看着他,有些不知所措:“龙宇……”

    龙宇笑了一下,伸手揉了他脑袋一下,道:“受欢迎挺好的,你又没做错什么,没有必要躲着他,你去吧,我带黄宝打完针就去接你。”

    方景尧看了他一会,忽然笑了,“好!”

    龙宇手没松开,捏了他耳尖一下,看着他笑:“今天早上,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方景尧大大方方亲了他一口,原本想亲脸颊,龙医生略一偏头那个吻就落在了唇角上,迅速地啄了他一下,没等方景尧反应过来就转身一本正经的开车去了。

    龙医生精神上飙了个车,行动上还是安全稳妥,市区时速标准的40迈。

    那个专门来接人的方桐也只能压低了速度在后面跟着,跑车轰鸣,引来不少人的视线,开的慢反而让开跑车的人有些窘迫了,尤其是开着敞篷,羞耻感爆棚。

    方桐有点不好意思,加快速度绕过他们提前去了学校。

    龙宇没怎么察觉,他正在想怎么回答方景尧的问题。

    方景尧看着他又问道:“说真的,你怎么看出来的啊?”

    龙宇挑了下眉毛道:“还用看?他跟你说话的样子都要摇尾巴了。”

    方景尧道:“……要不是你在我跟前,我还以为是韩副社在说话。”

    龙宇笑道:“学的像不像?”

    “像,那我是不是也要学一凡翻个白眼?”方景尧倚在座椅上试着学了一下卓一凡的表情,先把自己逗乐了。

    龙宇把话题岔过去,松了口气。

    方景尧好哄,几句下去跑题就跑远了去了,坐在那听龙宇讲熬夜的危害。

    “……就昨天,我们院还送来一个28岁的男的,马上要结婚了,婚纱照都拍好了,结果连续三天熬夜加班突发心梗,猝死。”他看了一眼方景尧,声音淡淡的,“所以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尽早调整一下你的工作时间,对你好,对你编辑也好。”

    方景尧心有余悸地点点头:“你说的对。”

    龙宇看着他还带着点黑眼圈的样子,又有点心软了,道:“以后我盯着你,把你需要的补上,你第一个要的就是充足的睡眠。”

    方景尧听出他的语气,也笑了道:“我也看出你需要什么了。”

    龙宇想了下,道:“运动?”他最近早上好像有几次没有去跑步。

    “人家都说缺什么补什么,你这么自律……”方景尧凑过去亲了他一下,笑嘻嘻道:“我觉得你缺我。”

    龙宇被他气的笑,可瞧见那人在自己跟前无忧无虑的样子,又觉得心里有种特别的满足感,但也只是略微扬了一下唇角,很快又恢复了以往的表情。龙医生在心里多定了几条规矩,准备等晚上决不再姑息这家伙熬夜了。

    一中老校区很快就到了。

    方桐比他们提前早到了一会,正在紧张的等着龙宇他们过来,瞧见他们车停靠的时候,就紧张地轻呼了一口气,在心里不断的把刚才想好的那些要说的话总结了一遍。他家里也是有人做医疗相关的生意的,在当地还略有名气,他刚才一瞧见龙宇和方景尧说话亲近,心里吃味,什么都没来得及说,他有些担心自己在方景尧面前被落了面子。

    龙宇的车子很快就停稳了,但是他们人却没有下来。

    方桐在心里打好了草稿,一直盯着那边的动静,左等右等的有些心浮气躁,正准备过去看看的时候,就瞧见方景尧下车,和龙宇一起走过来了。

    方景尧换了一件外套,似乎是龙宇的,看起来正式许多,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头发有些乱,唇也比刚才红了一点。龙宇倒是跟之前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依旧表情淡然的像是世外之人。

    方桐深呼吸了一下,站直了身体对他们笑道:“龙学长,刚才见着景尧就忘了,开车的时候才想起来我父亲之前投过一家制药企业。”他提了自己家的一些人和产业,都是在当地比较有名气的药厂,果然瞧见方景尧看了过来,心里有些得意,“如果可以的话,两边以后可以增加一些合作,毕竟都是校友,都好说的。”

    “很抱歉,医院对药品有专门的采购制度,我对这方面并不十分了解。”龙宇以为他只是在客套,也随便说了两句场面话,就算揭过了。

    方桐脸上的笑容有些维持不住,他努力想着那些父亲曾经带他出席过的活动,想要再挑几个比较有权威的来继续把话题聊下去,也把面子找回来。

    但是龙宇的注意力已经全部都放在身边的人身上了,他把手搭在方景尧肩上,整理了一下刚才被他揉的有点乱的头发,道:“我带黄宝去医院了,等一会就来接你,大概一个小时左右?”

    方景尧把他的手拽下来看了一眼他腕上的手表,道:“至少一个半小时,你不知道宝儿见了医生有多闹腾,上回三四个医生按着才打上针。”

    龙宇笑了一下,道:“好。”

    方桐再迟钝也感觉到了他们两个之间那种微妙的气氛,他心里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但还是不死心,勉强笑着问道:“龙学长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啊,大家很久没看到您了,也有文学社的一些同学都很想您呢。”

    龙宇摇头道:“不了,家里还有事。”

    方桐眨了眨眼睛,视线很快就落在方景尧身上,神色复杂起来。

    心里那个猜测,似乎正在落实,这种酸涩的滋味真不好受。

    方景尧等龙宇带着猫走了,这才跟方桐进了校园,也是好多年没来过了,当初和龙宇刚谈恋爱的时候倒是来过几次,但都是偷偷摸摸溜进来的,白天这样进来的时候还没有过呢。

    方景尧一路走过去只注意到实验楼了,满脑子里想的都是当初和龙宇在天台上说话的那个晚上,眯着眼睛看过去就忍不住扬了嘴角。

    他旁边的方桐视线却全都落在了实验楼前方的操场上,他和方景尧三年同学,在这里没少跑步打球,他瞧见的都是自己年少时的回忆,带着青草的气味和一样的些微苦涩。他小心打量了方景尧,却没有看到对方有丝毫的留意这里,忍不住开口道:“景尧,你还记得这里吗,高一军训的时候咱俩挨着,老师还问咱们都姓方,是不是兄弟呢!”

    方景尧道:“记得,那时候咱们就说好了,当一辈子好兄弟。”

    方桐:“……”

    *****

    龙宇带着黄猫去了宠物医院,黄猫比他还认路,还没等进大门就怂成一个球,哆哆嗦嗦地叫的可怜。

    宠物医院的医生大概三十多岁,是个白白净净的微胖中年男子,填写单子的时候还挺正常,就是临到最后一瞧见是黄猫,顿时乐了,笑道:“哟,这不是黄宝吗?也是,算着今年也该打针了。平时都是老方家那个儿子带来,今年换人啦?”

    龙宇点了点头。

    那医生一点都不介意龙宇冷淡的态度,还在那饶有兴趣的问道:“怎么样,你要不要也定制套餐?”

    龙宇以为是猫做体检的套餐里面的内容,开口问道:“都有什么?”

    “那可多了,好几种呢!”医生说得特别起劲儿,“像是你们家这种容易闹小脾气、记仇的啊,我们可以定制角色扮演,比方说我先假把你的猫抢走,等打完针你再来接它,它就会以为你是来保护它的,就跟你特别亲,你们家之前那个景尧带它来的时候都会定这么一份套餐。”

    龙宇听的已经开始怀疑耳朵。

    医生兴奋道:“平时配合你们的崔医生今天不在,但是我可以配合你啊!”他说着蠢蠢欲动,松了松袖扣,显然已经期待很久了。

    龙宇看着他,就想起胖子马力和卓一凡,觉得这几位都报错了专业,应该打包送去学表演。一肚子想法,又这么热爱演戏的真的不多了,简直就是用生命在演戏。

    医生已经要伸手去接猫笼子了,龙宇抱着黄猫躲了下,拒绝道:“不用了。”

    医生露出点可惜的神情,搓着手又问了一遍:“真不用了啊?”

    龙宇点了点头,抱着黄猫直接走了进去。打完针他还得去接媳妇,不想配合他们演戏,而且黄宝只要跟景尧好就行了,他们平时互相保持点距离的关系也挺好。

    这次宠物医院里多了不少小动物,路过的两边都是大型犬,关在笼子里见了人还是叫的激烈,黄猫吓得在笼子里哆哆嗦嗦的,伸出小爪子去找人,龙宇伸出一根手指给它,立刻就被两只瑟瑟发抖的小爪子抱住了,附带一声小的可怜的猫叫声。

    “咪呜~”

    龙宇动了动手指,黄猫抱的更紧了,离不开人似的,龙宇的嘴角扬了一点,觉得这种被小东西依赖的感觉挺新鲜的,他好像有点明白景尧为什么定套餐了。

    等到医生把黄猫从猫包里抱出来,开始给它打针的时候,黄猫更是怂的一动不动。

    医生也是给它打了好几年针了,难搞的猫都记得住,老方家这位更是记得清清楚楚,以前没三个人可是按不住啊!

    医生嘟囔了一句,揪着它脖子那给打了一针,黄猫趴在那只会小幅度的发抖,一点都没反抗,等医生打完了针立刻就主动往自己那猫包里爬,躲在里面没有再出来的意思。医生看的啧啧称奇:“真是,这么多年头一回啊,往年景尧带它来的时候,那闹的,简直跟三太子似的,上天入地!”

    龙宇道:“给您添麻烦了,对了,再要两管营养膏。”

    医生答应了一声,笑呵呵的去拿了,这习惯倒是跟老方家那儿子一样,打完针都给黄猫一点甜头哄着。

    龙宇把猫包拉练系好,手指碰到黄猫的时候,黄猫后背抖动一下,很快就在宽大的猫包里转过身来,主动贴过来舔了舔龙宇的手指。龙宇碰它一下,它就舔一下手指,盼着他带自己回去呢!

    龙宇低头看了它一眼,小声问它:“想家了,还是想你哥哥了?”

    黄猫又舔了一下他的手指,带着明显的讨好的可怜兮兮的意味,龙宇笑了一声,对它道:“我这就带你回家,不过我们先去接上你哥哥,再一起回去。宝儿乖乖的,好不好?”

    黄猫小声的应了一声,果然把爪子缩了回去,在猫包里团成一团,肥嘟嘟的,又可怜又可爱。

    宠物医院的那个医生也拿了营养膏过来,因为今天黄宝听话,他个人还特意奖励了它一个猫布丁。龙宇客气的跟他道了谢,然后带着猫出去了。

    等到把黄猫放在车上,一路那种小可怜似的叫声终于停了,黄猫坐这个车来的,车上还有家人的气味,它没有那么怕了。龙宇看了它一眼,见它安静下来也放心了些,又看了看时间,决定提前去接方景尧一会。

    只是拍照,用不了多长时间。

    去到那儿的时候,就看到不少班级的老校友在校园里拍照,这次赶上校庆,倒是有不少人回来看了。

    龙宇也没急着给方景尧打电话,自己慢慢转着找过去,路边的公告栏里贴了不少当年留下来的成绩单,还有一些通报批评的单子,他饶有兴趣的找了几张景尧班上的看,只是瞧见那个印在白纸上的铅字,就忍不住露出笑容。

    方景尧他们班上的同学这会儿挤在一个凉亭里,主办人方桐不说下一个续场的地方,大热天的一帮人就坐在凉亭里喂蚊子。

    男同学们身上没怎么被咬,但是几个穿着清凉的女同学却成了蚊子围攻的对象,坐在那一巴掌接一巴掌的拍打蚊虫,苦不堪言。

    有个女同学等了一会,见方桐还没有离开的意思,忍不住嗔道:“哎呀,班长,知道你刚从国外回来特别念旧,但是咱们校园也看了,也拍照了,能不能换个地方接着聊呀?”

    她是以前班上的班花,现在也依旧是单身贵族,模样出挑漂亮,打扮的也时尚,开口之后不少同学也跟着附和,笑着道:“对对,别委屈了咱们班花,班长换个宽敞的地方吧?”

    方桐沉声道:“还缺人。”

    女同学嘟囔了一句道:“那几个没来的,这个点估计也不来了吧?”

    方桐没吭声,他看着斜对面那个空出来的位置,眼神一直没离开过。刚才老校长过来,叫了方景尧离开,从他走了之后,等到现在也没见人回来,看样子,也不打算再回来了。而且就算是刚才,方景尧打从来了就彻底融入集体,没跟他私下有过交谈,身边更是一个胖子一个陈玺,那两人话多手也长,勾肩搭背的把方景尧附近都包围住了,有他们守着,方桐一口也吃不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都已经有些红了。

    等到同学们陆续来了之后,从合照到凉亭,方景尧人缘好身边人也多,没给方桐半点单独叙旧的机会。

    方景尧没有续场的打算,说出了校门就走,方桐就立刻找了个名目来凉亭聚一聚,明显不想让方景尧就这样回去,但是来了之后胖子就提起了文学社的事儿——谈这个,哪里绕的开龙宇?

    方景尧被老校长叫走之后,大家谈的不是龙宇就是韩乔野,方景尧被叫走之后,谈的倒是多了,但是总时不时的也会听见一两句龙宇的名字。

    那边的女同学还在嘀咕,方桐心里也有些烦躁,道:“不想在这待着,就走啊。”

    他这话说的不客气,女同学脸色变了下,精致的妆容也掩饰不住她脸色的难看,拎起包就走了,她走了之后,陆续也走了一些人,凉亭里人慢慢的少起来。

    走到最后,也就剩下陈玺胖子,和另外一些本市常来往的一些老同学,他们跟彼此聊天,倒也不是全都因为看方桐的面子留下。

    方桐坐在圆石桌对面看着方景尧那个空出的位置,打开一瓶带来的香槟,自己闷头喝了一杯。

    他原本是订了酒店接着叙旧,这酒也是特意带来是想跟方景尧一起分享的,但是方景尧却半路被老校长叫走了,也算是天戏弄人,方桐想到就忍不住又是苦笑。

    胖子正说到当初给文学社写了很多稿子,方桐自己开口接了话:“我也写过,当时景尧要的急,他的事,我总要帮一帮的。”他这么说着,眼睛却依旧没离开那个空出来的位置,也不知道是说给离开的人,还是说给自己听。

    陈玺忍不住看了他一眼,胖子也在瞧着,但是捏了捏下巴,没吭声。

    龙宇慢慢走着,一路问了几个老校友,方景尧他们班上来的人多,很快就找到了凉亭这边来。

    凉亭这边剩下的不少人里,都是认识龙宇的,他们虽然小龙宇两届,但是龙宇的名字却是听了三年。其中更有当年给校文学社投过稿的,还两个还中了,那会儿自己的文字能印出来真是莫大的荣耀,恨不得记一辈子。他们瞧见龙宇来都挺高兴的,起身跟龙宇打了招呼。

    胖子戏多,瞧见龙宇走来立刻激动的站起来,腰上的肥肉都颤了两圈:“主上,主上!老臣在这里啊!”

    龙宇信步走过来,问他道:“你们在这聚会呢?”

    胖子笑呵呵道:“随便聊聊,刚好说到给咱们文学社写稿……”

    龙宇站在那倾听,自然而然就成了人群里的焦点,大家向他聚拢过去。方桐的脸色黑下来,他从高中起就没有任何一项必过龙宇,从他当初入学开始,龙宇就是压在他头上的一座大山,无论是从学业成绩还是家世,他没有任何一项能够比的过这个人。就连他给文学社写稿,他费尽心力写出来的东西、想要讨景尧开心帮他的那份稿件,也是需要龙宇来审核是否能够刊登的。

    他擅长写小诗,几篇之后也有了点名气,他以为自己写的多了,景尧就能看到自己——那些,都是写给他的啊。

    但是龙宇不过是写了一首小诗,很快就把自己彻底压了下去,那首诗甚至只是他摘抄了做硬笔书法练习的而已……

    方桐攥紧了手里的杯子,眼神暗了暗,那会儿景尧的家里在让他练书法,不过这么一副字,景尧的注意力就被吸引了过去,一连几天的赞叹。

    龙宇听了一会,也从陈玺那打听到方景尧的下落,笑着道:“那我去找他,一会该回家吃饭了,先走一步。”他说的自然,跟大家告别后转身就走了。

    陈玺和胖子他们一连的淡定,对他那句话一点多余的反应都没有。

    方桐在一旁听的清楚,却是不淡定了,他勉强笑了道:“景尧还每天回家吃饭啊?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刚也没来得及问他结婚了没有。”

    陈玺笑呵呵的道:“哎哟,忘了跟你说了,景尧结婚了。”

    “那怎么是龙学长来接的他?他们两个看起来走得很亲近啊,是家里住在一起吗?”他这么强颜欢笑的说着,还在努力给自己找一个借口。

    胖子一脸同情的看向他道:“景尧,就是跟龙社长结婚了啊。”

    方桐被一口酒呛到了,连咳了几声道:“不可能吧?!”

    但是凉亭里坐着的其他人没有一个对此有太大的反应,反倒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对啊,他们在一起了呀,好多年了吧。”

    方桐一副见鬼的表情,看向他们道:“你们,你们就不觉得这样这样有无什么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啊?”陈玺脾气不好,把酒杯拍在桌上沉着脸看向他。

    胖子倒是一个和事佬的模样,拍了拍肚皮,笑呵呵道:“班长,你在国外这么长时间,我以为你比咱们大伙都要开放呢,没想到你也有看不开的时候啊。其实吧,要想得到别人的尊重啊、祝福啊,感情这种事情还是要认真一些的比较好,毕竟,祝福你的认真一些,别人祝福的也才能更真诚啊。”

    方桐脸色难看,起身拿起车钥匙道:“我有事,先走一步。”

    他走得又急又快,身形狼狈,简直像是一只丧家之犬,之前所有的骄傲和傲慢,都被事实捏成了碎末。

    十多年过去了,他依旧不配得到景尧的喜欢,他觉得自己还是那个躲在阴暗中偷偷去观察心上人的那个自卑、懦弱又偏激的男孩。

    其实他在很早的时候就知道,他们这样的人,是不能够完全的站在公众场合里的,这是他一直以来的认知。哪怕是今天,他回来想要找方景尧重新开始,经过深思熟虑也没有打算将他们的关系公布于众……他想过很多补偿的方式,甚至想着自己可以不要孩子,让景尧要一个,反正他们都姓方,景尧的孩子他可以当亲儿子养大……

    他想过很多,于公于私,但是却从未想过公开。

    时间没有带来任何用处,这么多年的准备,他依旧败得一塌糊涂。

    方桐的离开,方景尧却是一无所知。

    他这会儿正被外公揪着耳朵在那挨训,老爷子手指敲敲布告栏,又敲敲外孙的脑袋,恨铁不成钢道:“你看看!你看看!!”

    方景尧也憋屈的厉害,十来年前训过一次,怎么现在又来啊!

    “……高一五班方景尧在课间聚众大牌,贴同学纸条,逼迫对方写承诺书给自己买一个礼拜早餐。”老爷子念完第一句就痛心疾首了,“家里是管不饱你饭吗!”

    “管饱,管饱,姥爷我就跟他们闹着玩儿呢!”方景尧哄他道。

    “责令叫家长时故意欺骗老师……”

    “真没有啊!”方景尧理直气壮道,“姥爷,我小舅来的,怎么就不是我家长了!我还是他抱着长大的呢!”

    老校长带着他从第一张找到第二张警告,压根就没用走上几步路,第一个布告栏没出就又瞧见了方景尧的名字,在那训了外孙一路。方景尧那么大个的人了,臊眉耷眼的低头听着,引的路人都忍不住瞧他一眼。但是很快另一个比他略高一点的男人就走过来,老校长敲外孙脑袋的时候,那个男人就用手护了一下,敲在了他的手背上。

    男人低头跟老校长说了一句什么,大约是道歉的话,模糊只听到一句“现在也有我的责任”,但是老校长听完一点没消气,顺手也给了那男人脑袋一下,敲的不重,就是长辈那种警告意味的训斥。

    方景尧站在那偷乐,很快腿上也被拐棍敲了一下,老校长看着他瞪眼:“还笑,一个个的,把你宠的没样了都!”

    方景尧躲在龙宇后边,笑嘻嘻道:“那也是您先开始的啊,我小时候可是最先跟的您。”他趴在龙宇肩膀那探头,“最后就怪龙宇,他不是说了吗,我现在是他的责任了,我出错他背锅啊姥爷,您不能只打我了!”

    龙宇站在那认真点头称是,态度恭谨。

    老校长生生被他们俩给气笑了,摆摆手也放过这俩孩子了,“快走吧,看见你们就心烦,去去,回家去吃饭吧,顺便跟你妈说一声,一会你小舅来接我,都到你家吃饭去!”

    方景尧道:“哎!”

    方景尧跟着龙宇提前一步先回去,家里人来的多,特意把车停在略远一点的地方给小舅陆鸣腾出车位,俩人带上黄猫就慢慢散步走回去。

    小区里面有条河经过,造了一道石板拱桥,河堤附近绿意盈盈,蝉鸣一片。夏日阳光正好,映照的水面上也漂亮,方景尧跟龙宇往家走着,龙宇提着那个猫包,方景尧问他道:“成不成啊,要不我来提吧?”他有点担心,黄宝确实是有点超重了,就像是他的小徒弟说的那样,提在手里就像是提着一个西瓜,真的很沉啊。

    龙宇摇头道:“不沉。”他伸出一只手去牵住了方景尧的手,两个人慢慢的就这样在路上走着。

    方景尧觉得时间过得很慢,风吹在脸上很暖,嘴角忍不住微微扬了起来。

    龙宇看下他,道:“跟同学聚会很开心吗?”

    方景尧歪头看着他道:“我是看到你才觉得高兴呢。”

    龙宇好奇道:“看到我高兴什么呢?”

    方景尧笑了一下,不答反问:“你还记不记得那次在文学社,我们私下里打牌的时候,你朗读的那首小诗,你好像没有在别人面前读过,我真的很喜欢啊。”

    龙宇低声笑起来,道:“我知道啊,我不是还特意写了发在校刊上?”

    “对对,我想起来一点,不过只记得一句浮生什么的,怎么念来着?”方景尧眼睛都亮了,看向他道:“哎龙宇,你在给我读一遍呗,我好想听啊。”

    龙宇牵着他的手一边走一边轻声念道:“村舍外,古城旁,杖藜徐步转斜阳……”方景尧也想起后半句来了,他当初喜欢没少比着校刊上龙宇那副硬笔书法描写,跟着一起小声念诵道:“殷勤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一日凉。”

    方景尧被诗句勾的心里一阵悸动,小心脏像是被猫爪子挠了一下又一下似的无法平息下去,他歪头看向龙宇,见他嘴角处翘起来一点,忍不住仰头亲了他一下。

    龙宇在外面很少被他这样主动亲吻,有些惊讶,但是很快又笑着抬起手在他的鼻梁上刮了刮,道:“又淘气,这次再让人拍下来,又可以上个头条了。”

    “跟你上我才不怕呢,咱们都结婚了呀。”方景尧跟他十指交叉,握在一起往前走着,无名指上的手戒指跟他的碰撞,两个人都低声笑起来。

    等到进门之后,方景尧喊了爸妈,那一声里也混着龙宇低沉的声音,他们叫的熟悉又自然,喊过千万遍一样,再寻常不过的一声称呼。

    “爸、妈,我们回来了!”

    小院里的日子平凡简单,不过是,又偷得浮生一日凉。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撒花~!

    谢谢大家一路以来的支持,鞠躬!

    小舅舅和韩总的故事来啦,依旧是又甜又软,想吃的戳下面点击提前包养啦^口^~

    网页地址:<input type=button value=姜饼先生 onclick=window.open("xet/onebook.php?novelid=3332288")>

    手机地址:<input type=button value=姜饼先生 onclick=window.open("m.jjwxet/book2/3332288")>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