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七十三章 公羊
    随着“咚咚咚”的敲门声,用着李由身体的韩鲤跑去开门。

    一打开门,门外站着泪眼婆娑的茵茵。

    韩鲤与茵茵仅仅实在李由的店开业的那天见过,韩鲤只是以为她是米亚的什么朋友,完全想不到她对李由的意思……

    可是就算是当时想不到,聪明如韩鲤,看到这个姑娘哭着来找李由,心里也是明白了大半。

    他明白,这个姑娘一定是对李由有意思的了。

    韩鲤故作镇定的问着:“你怎么来了?”

    茵茵朝着韩鲤就是一个熊抱,竟然从小声点啜泣,变成了放生痛哭。

    “你……这是怎么了?”

    李由一个劲儿的给韩鲤使眼神,示意他千万不要犯了什么错误。

    韩鲤轻轻地点了点头,虽然他平时没什么正经的,也比较喜欢胡闹,但是在这种问题上还是知道不能胡来的。

    “你别哭啊!有什么话先进来说。”

    韩鲤把茵茵让进了屋子里。

    茵茵自然是不知道,此时她面前的两个男人已经是互换了身体的。

    “我……我能不能在你这儿借宿两天?……”茵茵低声的问着。

    “这……”韩鲤犹豫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姑娘刚进门,第一句话竟然是说这个。

    “怎么了?你是不是有些嫌弃我?”

    韩鲤又犯了难,这自己该怎么回答呢?他怎么知道李由跟这个姑娘之前有没有什么事情?这万一的说错了话可怎么办

    韩鲤眼珠子一转,心凉想着,不就是一个小丫头片子吗?她能翻起来多大的水花,既然现在自己已经和李由互换了身体了,自己硬着头皮也得给他撑下去。

    而就在这时,李由接到了向锋的电话。

    “兄die,上次你那儿不是有一个怀表吗?这次我找到了一个行家,他可能能吃到你那块怀表的来历,你有没有兴趣了解一下啊?”

    李由一听这话,也觉得,既然如此,还不如自己出门去找向锋,他总觉得看着茵茵有些尴尬似的。

    “喂!你过来一下!”李由将韩鲤喊道了一边。

    “向大哥那边找我,这姑娘就交给你了,只要是别弄的出格了,其他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就行了!”

    李由总觉得,在一些关键的事情上,韩鲤还是比较能够分清轻重的。

    而且韩鲤也不是那种缺女朋友的人,怎么说也算是一个人“见过世面”的人,完全没有必要在跟自己身体交换的时候,去上了茵茵。

    这对韩鲤来说,也并不是一个划算的买卖啊!所以李由还是十分放心的把韩鲤和茵茵两个人扔在了家里。

    可是他却不知道,这样的决定,完全就是一个错误。

    李由临出门的时候,对着韩鲤又是一痛的,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一定要把持好自己,千万不要弄得到时候不好收场。

    而最终,李由不放心,还是叫来了彭康……

    “彭康,安排几个人盯着点儿他们两个,这万一要是做出了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叫你传堂的人务必马上来告诉我!”

    李由嘱咐完,就带着彭康和叶子出门了。

    向锋将他约到了一个卖古董文玩的小店里见面。

    一进门,李由看到向锋正在和一个男人喝茶,两人相对而坐,这个男人看上去斯斯文文的,透出了一种少有的墨者气质

    而整个小店里的布置和陈设也都是十分的考究的,让李由看的有些目不暇接……

    单说屋子里面的这些家具,茶几是海棠式紫檀茶几……

    木凳是黄花梨玛瑙瓷片木凳……

    摆东西的架子是楠木梅花式架子……

    屋子的角落里还摆放着一面铜镜,是描金岁寒三友雕花铜镜,这个镜子,可比古装电视剧里的镜子精致多了……

    向锋看到了来的是“韩鲤”而不是“李由”,心里觉得很奇怪。

    他快步的朝着“韩鲤”走来过来,小声点问着:“怎么是你呢?李由呢?”

    李由十分无奈的说着:“别提了,我和韩鲤身体互换了,不过应该很快就可以解决了,现在也不是解释来龙去脉的时候,我晚点儿再跟你解释吧!……”

    向锋砸吧了一下嘴,“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胡闹啊!不过这样的事情倒是也比较好解决的。”

    李由附和的点了点头。

    可向锋虽然嘴上这样说,还是带着有着不一样面孔的李由,到了那一个人的面前。

    “来了,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好朋友叫公羊良……这是我经常跟你提起的李由。”

    李由和公羊良两个人相互的握了握手。

    “嘿嘿,龚大哥,你好。”李由主动的说着。

    公羊良轻轻一笑,点了点头,可能这么久以来怕被人叫错名字也不是头一遭了

    “经常听向锋提起你,今日一见,果然是人中之龙,来日必成大器!”公羊良说着。

    李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向锋却说着:“两句话就暴露了你文盲的特质,人家叫公羊良,是复姓公羊,不是姓龚!”

    李由一愣,“复姓公羊?!那我真的是才疏学浅,孤陋寡闻了,我只听说过有姓公孙的,从未听说过还有姓公羊的姓氏。”

    “那当然喽,我们和公孙氏是一家,从前也是一脉相承的,而且不光有公羊,还有母羊呢!”公羊良笑嘻嘻的说着。

    后来,李由还特意去查了一下,根本就没有姓母羊的,不过姓公羊的到的确是有……

    战国时候的著名学者,是一位齐国人,他承继发扬孔子的儒学,为卜子夏高徒,他讲学有一书,也叫或,专门阐释春秋,最初只有口头流传,到汉初,他玄孙公羊寿,邀集了研究公羊高的学者,辑录成。

    而李由后来才知道,此刻眼前的这位公羊良,就是当年的公羊高之后,而且是直系之后!

    虽然相隔的年代久远,可是怎么说人家也算是名门之后了。

    李由跟这位公羊良相互的寒暄了一会儿,又喝了一会儿茶,公羊良才问着:“李老板,听说你有一块儿怀表?”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