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四章 神补刀
    “啊?!为什么?!”警察也是十分惊讶……

    “你们怎么搞的,怎么?……哎……现在人呢?!”

    小警察一脸的纠结的表情,“已经送去急救室了,他是去上厕所的时候,用铁丝勒断的,那部分零件已经被他扔进了马桶里……”

    “啊?!”警察听的也直咧嘴,这用铁丝勒断的,得是跟自己多么的过不去啊?

    “好在那东西堵住了马桶,没被冲走,已经被捞上来了,但医生说因为伤口不整齐,又泡了水和接触了很多细菌,也不确定接上之后还能不能用了!”

    “啧啧——”警察撇了撇嘴。

    “队长,需不需要给这两父子做一下精神方面的鉴定啊?”

    “恩,等下联系一下,给他们做一下吧!”

    “是!”

    小警察走出了屋子里,老冷突然激动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们刚才说什么了?!我听到你们提到我儿子了?!我儿子怎么了?!”

    老冷终于不再平静,语气变得激动和紧张了起来。

    “你儿子自残,自己把自己割了!不过,这也倒是个好方法,这样的话,短时间内只能先养伤了!”

    “什么?!自己把自己割了?!割了哪里?!”

    “szq!”警察说出了那三个敏感的特征。

    老冷瞪大了眼睛,咣当一下的跌坐在了地上。

    这时,已经到了医院,在外面看了半天热闹的韩鲤走了进来……

    “冷叔叔,您怎么样了?没事儿吧?!”

    韩鲤一脸关切的表情问着。

    “大侄子,你是来看我的吗?”老冷听说了自己的儿子自割了之后,受到了很严重的打击。

    “当然了,我听说,我弟弟出事了,就过来看看……”韩鲤还是一点儿没有攻击性的说着。

    老冷终于的点了点头……

    “好啊……我没有白疼你,只是现在……你弟弟他……”

    “他?!冷叔叔您也不要太着急,我听我以前中学的老师说过,我弟弟他上学的时候可有出息了!”

    韩鲤虽然比冷子豪大上几岁,可是初中却是在同一所学校上的,韩鲤回学校去看老师的时候,听说了很多关于冷子豪的事情……

    “是吗?!老师都怎么说的啊?”

    现在的老冷,急需要听到一些关于儿子的好的消息,来缓和一下自己心里的情绪……

    “学校的老师说了,冷子豪同学虽然年纪小,可是打起架来,完全不比年龄大的孩子差,在学校里,那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主儿!”

    韩鲤微微的笑着,一字一句缓缓的说着……

    本以为韩鲤会说些好话的老冷,笑容僵在了脸上……

    “而且他在十四五的时候,就已经会猥亵女同学了!您说,他这是得了谁的真传?!您再说,他现在这样,是不是罪有应得?!”

    “你……”老冷气的有些说不出话来,刚刚从昏迷中醒过来的他,一个劲儿的喘着粗气!

    “还有啊!您不是想要找您的女儿吗?!现在一个冷子豪,可以给您又当儿子又当女儿了!”

    韩鲤说的不紧不慢,声调也是抑扬顿挫的十分有节奏……

    “在冷子豪手下受过残害的姑娘,简直是十个手指都数不完,有很多都是未满十四周岁的,您说,他真有出息,是不是因为您培养的好?!”

    旁边的李由有些想笑,这韩鲤一字一句的,把冷子豪的那点儿老底儿全都掀出来了,这可都是刀刀都扎在肋叉骨上,丝毫不留余地啊!

    别的那些扰乱社会治安的这些事情暂且不说,就单单是上了未满十四周岁的姑娘的这一条,也都够他喝一壶的。

    后来李由才知道,这些事情,虽然都是真的,但是韩鲤也的确有些夸大的成分。

    什么十个手指头都数不完,这的确是有些掺了水分了,可三两个也绝对是有了!

    韩鲤看着坐在地上老冷微微一笑,“冷叔叔,您儿子的那点儿关荣历史,要不要我在警察叔叔的面前全都给您说一说啊?不过,那可能就要费点儿时间了!”

    韩鲤说完,转头又对屋子里的两个警察说着:“警察叔叔,我是一良好公民,绝对的陪你们工作,你们要是有什么事情就尽管来问我,前两年冷子豪在学校的时候,那事情可真是不少,很多老师都能做证的!”

    “好,等下把你的信息去登记一下,我们要是有什么需要会找你的!”警察平淡的说着。

    “好!警察叔叔放心,保证配合警察叔叔工作!”

    韩鲤说完,还朝着两个警察敬了一个少先队员的队礼,并且是用的左手!

    “你也二十多岁的人了,见着我们,不用叫叔叔!”

    很明显,韩鲤这一口一个“警察叔叔”的,给两个警察叫的也有点儿不自在……

    “从小我妈就想让我当警察,我最喜欢的也是警察,所以,我一见着你们,就觉得特别的亲切,就跟我自己个的亲叔叔似的,我下意识的就想要叫警察叔叔……”

    “行了,别贫了,出去吧!”

    警察们也看出来了,韩鲤这是在这儿耍贫嘴呢!

    “好勒,那警察叔叔,我就先出去了啊,你们有事儿就随时叫我……”

    韩鲤说完,又对着警察敬了一个少先队员的队礼,才走出了病房里。

    对于社交来说,韩鲤那绝对是行家里的行家,他明白“客气没不是”和“伸手不打笑脸人”的道理……

    只要自己跟别人都是客客气气的,那任谁都不会说出自己什么来的,定会会说上一句,“这小子的嘴真贫!”

    但“贫嘴”的这种评价,在韩鲤的那里,绝对是褒义词的存在的。

    韩鲤完全不认为“贫嘴”的这种评价有什么贬低自己感觉,相反,他到觉得,这是一种对自己口才方面认可的至高评价!

    韩鲤小声的问着李由:“你说,刚才这老冷说的这个方法,是不是就是借命的一种啊?”

    李由严肃的点了点头……

    “那你说,是谁教给他这样的方法啊?!”

    李由又是摇了摇头……

    他也想知道,到底是谁告诉老冷这样的方法的,现在这个事情,才应该是最关键,也是最重要的问题。

    :。:

    ps:书友们,我是疯子兔,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