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章 主动帮忙
    当李由和韩鲤到了向锋家里的时候,向锋说的那个朋友也在他家,两个人正喝着茶水,有说有笑的聊着什么。 “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一个好朋友叫鹤鸥,算是你的同行,年龄比你大一些,你叫他鸥哥就行!”向锋指着自己身边的那个男人,对李由说着。 鹤鸥的长相很是白净,一双炯炯有神的鹰目,和一个高挺的鼻梁,配上一副细框的眼镜,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斯斯文文的。 如果要用一个词儿来形容鹤鸥的长相,那就是温润如玉! 就连韩鲤这种一向自视甚高的人,在后来的一次酒局上,都十分发自肺腑的说过,“我承认,你也就比我帅气了那么一点儿!” 在韩鲤的嘴里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已经是极高的评价了! “鸥哥你好!我叫李由,这是我的朋友韩鲤。” 李由说完,还跟鹤鸥握了握手。 “你好,我也没比你大几岁,你叫我小鸥就行了!叫我哥,会让我觉得有些不自在的!” 鹤鸥说完还笑了笑,他笑起来的时候,那白皙的脸颊上,会露出了一个大酒窝,让这个本就斯文帅气的男人看起来更加的亮眼了。 “好了,客套话就别说了,我都要饿死了,楼下新开了一家串儿店,咱们去一边儿吃饭一边聊吧!” “好!” 当天在饭桌上,李由把那个苟哥的事情告诉了向锋。 可这时,旁边的鹤鸥却突然说着:“兄弟,你说的那个人,是想要病愈的?” “是啊!”李由点了点头。 “其实这个事儿,道也不难办,你如果信得过我,我可以帮你去看看。” “鸥哥,你还会治病?!”李由惊讶的说着。 鹤鸥摆了摆手,“也不算事全会吧,懂一点儿皮毛而已,你可以带我先去看看,如果我要是能给他治好了,不也免得你来回的倒换阴灵那么麻烦了吗?!” 李由一脸崇拜的看着鹤鸥,“那太好了!鸥哥,你明天有没有时间,跟我去客户家里看看吧!” 通过这段时间的事情,李由已经知道了,在他们的这个圈子里,高人实在是太多了,有很多的人都会给人看病,当初在街上偶遇的向大哥,小木屋外头的老婆婆,和现在向大哥的朋友鹤鸥,人人都会治病…… 李由心里暗暗的想着,要是有哪一天,我也能给人瞧病就好了! “行!就这么说定了,来吧,咱们喝酒吧!” 鹤鸥笑嘻嘻的说着,脸上的笑容,让人看起来十分的舒服。 鹤鸥说完,拿起了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李由没有想到,这个鹤鸥竟然是这么随和又乐于助人的人,如果事成之后,一定要好好感谢他一番。 李由拍了拍坐在身边的韩鲤,给了他一个眼神,意思是说:我喝酒了,明天可能会记不住今天的事情,你帮我想着点儿。 韩鲤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 第二天一早,韩鲤就叫醒了李由…… “喂,昨天说的事儿你还记得吧!?” “嗯?!昨天的什么事儿啊?!”李由一脸的懵逼。 “卧槽,你果然还是忘了啊?!你跟那个鹤鸥约的今天去你那个客户那!” 李由一拍脑门儿,“我想起来了,鲤子,行好有你提醒我!谢了……” “哼!”韩鲤冷哼一声,一脸的嫌弃。 李由和韩鲤开着车,接上了鹤鸥,就直奔着他的客户家而去。 当几个人到了客户家的时候,李由却有点儿被这个苟哥的样子给吓到了,他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客户。 这个人很消瘦,四肢都已经是瘦的皮包骨了,两个腮帮子上,没有一点儿肉。 可是,他的整个腹部却是很大,圆滚滚的肚子里,好像装了一个篮球。 发黄的眼球,浑浊的有些像一个死人一样…… 李由完全没有想到,这个苟哥竟然已经会严重到了这种地步。 “李老板……” 那人说话的时候有些发虚,整个人有气无力的样子,总是先出一口气,接着声音财跟着出来。 “苟哥你好,我带来了一个朋友,他说不定能看好你的病!” “苟先生,您好,我是鹤鸥。” “李老板,让你费心了,其实我的病,本来已经是绝症了,可自从供奉了你的阴灵之后,已经好转了不少……” 他现在的这个样子是已经好转不少了?!那之前岂不是要更吓人?! “只是我恢复的还是有些慢,所以,我想要再快一些。” 这时,李由突然感觉到身体的周围有些寒冷,他的目光看向了客厅里沙发上…… 那里,坐着一个翘着二郎腿的女人,不,女鬼! 那个女鬼的脖子有些歪,看起来,有点儿傲慢的样子。 “李老板,我是真的想要活下去,我的儿子现在才上小学,我老婆去年因为车祸离世了,我儿子那么小,不能没人照顾的!” 听到他这么一说,李由意识到,那个女鬼并不是因为傲慢才歪着脖子的,而是因为死于车祸,脖子被撞断了,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的。 鹤鸥四处的看了看,“苟先生,如果您信得过我的话,我能帮你完全的治好你的病!” 鹤鸥说话的时候底气十足,一脸的自信的表情,又由于他这种天生就讨喜的长相,让人很容易相信他。 “你是李老板的朋友,我自然是相信你的,那……我需要做什么吗?” “你不需要做什么,也不用紧张,等着只要安静的闭上眼睛坐着就好。” 鹤鸥说完,还笑了笑,他的笑容很温暖。 “鸥哥,那你等下需不需要用到什么东西啊?我帮你去准备。”旁边的韩鲤问着。 鹤鸥的嘴角轻轻的扬了一下,“准备东西倒是不用了,只是我这个做法是比较私密的,如果可以的话,等下你和由子能不能去外面等我?” “好!” 李由和韩鲤都点了点头,他们知道,有些东西,人家是有密法的,不能轻易示人。 “苟先生,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