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七章 怎么着的火
    “婆婆,我听说,这个狼爪,如果使用的得当的话,可以用它看到过去发生的事情?!真的可以这样吗?!” 老婆婆点了点头,“你若想知道,我现在便可以告诉你……” “那太好了……”李由有些激动。 可说完这句话,他就感觉到那个老婆婆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 渐渐的,他的视线开始变的模糊…… 李由揉了揉眼睛,外头,已经是天色大亮。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传来。 李由揉了揉眼睛,刚才那个梦,后来怎么样了? “开门!” 门外的人又敲了敲门,大声的喊着。 “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啊?!” 李由看着门口的韩鲤,一脸的奇怪。 “你不是说,今天要去一个客户那里,让我早一点儿过来嘛?” “是吗?!我跟你说了吗?!” 李由挠了挠头,他真的不记得自己跟韩鲤说过这样的话。 本来,在向锋走后,他的确是想要给韩鲤打电话的,可是,躺在床上之后,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然后还梦到了那个老婆婆,他应该是还没有来的及给韩鲤打电话的。 “你是不是昨天又喝酒了啊?”韩鲤笑嘻嘻的看着李由。 对于李由这样一喝酒就断片儿的人来说,如果喝酒了,倒的确是有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的。 只是李由十分确定,他没有喝酒,也没有给韩鲤打过电话。 李由拿起了桌上向锋留给他的纸条,却突然发现,上面只有一个地址,客户的名字和电话都没有…… “这是什么鬼?向大哥怎么没有给我留电话啊?!”李由的嘴里嘀咕了一句。 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打来电话的,正是向锋。 “兄die,昨天我走的匆忙,忘了给你留那个老爷子的电话了,等下我给你发手机上啊!” 李由一愣,这也太神奇了吧?!心电感应?! “额……好的……” “那行!你去忙吧,有事儿给哥哥我打电话,当然,能不打的时候还是尽量不打,毕竟,哥哥我今天很忙的!” 向锋说完,嘿嘿一笑。 “我明白的!” 李由也是心领神会的笑了一下。 当李由和韩鲤到了向锋给他们的客户的地址的时候,他们有些惊呆了。 这是一个位于市郊的一栋独院小房,整栋房子只剩下了黑黢黢的框架,从里到外,全都是黑的! 一个年近七十的老人站在这个黑黢黢的房子框的外头,佝偻着身体,很是颓废的样子。 向锋跟李由说过,这个老头,叫他朱大爷就行了。 “朱大爷,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我叫李由,您叫我小李就行。” 李由指了指自己身边的韩鲤,又说着:“这是我的助手,小韩!” 这是韩鲤之前就跟李由商量好的,他自己左右也是没什么事做,跟着李由到处走走也挺开心的,只要李由可以酒水管够,他甘愿给李由当助手。 对于韩鲤来说,无酒不欢! 而且用韩鲤的话来说,“你现在也是会阴阳眼的人了,出去办事儿不能太丢面儿,应该又个想我这样张相英俊帅气,拿得出手的助理!” 朱大爷叹了一口气,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你就是向锋说的那个高人了!我家的事情,向锋已经跟你说过了吧?” “高人不敢当,我只是会点儿阴阳之术罢了。” “我现在,只希望能够知道我女儿一家,是怎么死的……他们一家四口死的蹊跷……” 朱大爷说话的时候,声音有些哽咽。 “您别着急,我尽量帮您就是了。” “好……好啊……” 李由看了看这个被烧的只剩下一个框架的房子,他将手轻轻的放在了被烧的漆黑的墙壁上…… 这里是一个地上两层,地下一层的小房子,虽然面积不大,但李由却从墙壁上感觉到了一种温馨的暖流。 李由从已经空了的窗子的位置,看向屋子里,里面,并没有发现什么鬼魂。 李由记得,之前向锋跟他说过,这个房子就连起火的原因都没有找到,完全不知道火是怎么来的! “朱大爷,我能进去看看吗?”李由询问着。 朱大爷点了点头,“只是你要小心一点儿,地下原来是仓库,被烧了之后,地板已经不太结实了!” 李由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房子里,他想要寻找一下,朱大爷的女儿一家,是否有灵魂留在这里。 可是,他里里外外的看了一圈儿,却都没有看到一个灵魂。 这让李由觉得有些头大,这没有灵魂,自己要找谁问话啊? “朱大爷,我想问一下,这儿失火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去年冬天……”朱大爷缓缓的说着。 去年冬天?这是不是在和我开完笑啊,这现在已经是夏天了,去年冬天距离现在,已经有大半年了,灵魂估计早都去投胎了! 李由也是有些无奈……的确,人死如灯灭,可人死之后,痛苦的,是留下来的活人…… 李由突然想起来,昨天晚上那个老婆婆似乎是告诉过他,怎么样利用那个狼爪,看到过去发生的事情。 李由拿出了那个狼爪,仔细的端详了一下…… 可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东西到底应该怎么使用了。 李由锤了锤自己的头,“我怎么忘了呢?!” 突然,他的脑袋里传来了一个声音,那是那个老婆婆的声音…… “黑色的蜡烛……镜子……” “黑色的蜡烛?!镜子?!”李由重复着。 “怎么了?!你在说什么?!” 韩鲤一脸奇怪的看着他。 李由想起来,之前在那个小木屋的院子外头,那个老婆婆做法的时候,也是用到了这两样的东西。 “你是要镜子和蜡烛吗?!”韩鲤问着。 “对啊!” “你等一下,我去给你拿!” 韩鲤说完,就跑到了自己的车上,去拿东西。 过了一会儿,他拿出来的,就是之前那个老婆婆用过的那种黑色的蜡烛,和一面铜镜。 “这是哪儿来的?!”李由很奇怪。 “上次咱们去那个小木屋的时候,临走的时候,不是你让我拿着的吗?我就给带回来了,回来之后,我就放在了我的车上,就预备着你哪天会用到呢!” “啊?!我让你拿的?!”李由又是一脸懵逼。 “当然了!你不会是又忘了吧!” 李由尴尬的笑了笑,接过了韩鲤递给他的黑色的蜡烛,和那面铜镜。
为您推荐
    出现错误!
    出现错误!

    错误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Too many connections

    返 回 并修正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