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卑微的蝼蚁
    下午的时候,应了季玮的话,我感冒了。

    鼻涕一直流个不停,鼻头都被我擦的红红的,脑袋昏昏沉沉,十分的难受。

    季玮陪我买好药,然后送我回家。

    我们到家才发现程潇岐原来也在家,这几天里他难得回来的这么早,不过回来也是在工作。

    我看他眼底的一片青晕,他把大把的时间投入在工作中,联想到白天季玮对崇明的质问,也知道最近他会十分的辛苦,心底里暗自心疼。

    语晨哥也在,他让季玮在这等他,等忙完工作他们俩一起回去,毕竟现在他们两人住在一起。

    潇岐见到我鼻头红红,说话鼻音极重,担心的问了句:“感冒了?”

    我无所谓的摇了摇头,“没事儿!有点着凉。”

    他盯着我的眼睛,看的很深很深,好像要看穿心底一般,“去哪了?还着凉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如果给他知道我和崇明无意间见过面,一定又会发脾气。

    所以我选择了隐瞒,笑着说:“一直在公司,哪也没去,不知道怎么就着凉了。”

    季玮听后自然的低下头,也不敢去看程潇岐审视的眼神。

    他淡笑了下,没再过多询问,起身让赵姨帮我熬了碗姜汤,然后继续沉浸在工作中。

    他们三个在客厅里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我便回了卧室。

    感冒使我浑身无力,我吃过药一直迷迷糊糊的睡,就连晚饭都没起来吃。

    在深夜,我被一声刺耳的电话铃音吵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