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为什么只问我有何冤?
    看着湍流的河水,我紧张的咽了下口水,你若是问我,怕鬼还是怕水?

    我会毫不犹豫的回答,怕水。

    那是种与生俱来的恐惧,无论怎么样都克服不了。

    季玮知道我恐高恐水这个毛病,轻抚着我的后背,关心的问道:“小妹,你没事儿吧?”

    我递给他一个放心的眼神,“没事。”

    岸边还有许多游客,在参观黄河的壮丽,一艘轮船在岸边等着游客们上船观览。

    我们四个坐上莫叔他们平时捞尸的小船,打算赶在客船行驶之前出发,抢先一步去寻那个女子的尸体。

    我从包内掏出罗盘,辨别着方向,然后告诉小江该往哪方面行驶。

    既然小江说过她早已不在原处,那么她肯定是会找一个极阴之地,我只能靠罗盘来测量她的位置。

    水中的腥味扑鼻而来,小江行驶的并不算快,但是在这么湍急的水流中还是异常的颠簸,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

    我脸色煞白,看起来状态十分不好。莫叔担心的看着我,“女娃娃,你这脸色咋这难看啊?没事吧?”

    “没事,莫叔,我就是有点晕船了。”

    莫叔了解似的点头,“你早说啊!等下次来之前莫叔给你准备点梅子,那东西吃上胃就不难受了。”

    “好,下次莫叔记得帮我准备。”

    我们已经行驶到深水域,我觉得她离我们越来越近,季玮扶着我的手,我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黄河中的水一点都不算清澈,基本很难看到水下的状况,可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