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怎么受伤了?
    我听见身后秦然焦急的大喊着,这时屋内突然涌进了很多身着黑色短袖的男人,一个个面目狰狞站到秦然身后等待着她的吩咐。

    屋内的音乐声嘎然停止,灯光此时也亮了起来。经理点头哈腰的过来赔礼道歉,希望秦然息事宁人。

    秦然指着对面那几个男人,冷冷的说了句,“就是他们,给我往死里打!”

    杨梓裕和秦然快速的扶起我,那男人酒瓶砸在我的后脑勺上,起初被砸的一阵晕眩,我伸手摸着后脑,手上顿时猩红一片。

    杨梓裕慌张的念叨,“出血了,南辞你脑后出血了!”

    给了他一个放心的微笑,“没事的,死不了,我小时候被人谋杀还被石头砸过头呢!这点小伤去医院抱扎一下就好了。”

    杨梓裕听后当场愣在原地,表情十分不自然。

    秦然对着身后的那些手下吩咐了几句,便领我打车去到医院。

    医生看过之后帮我缝了几针,还把我的头差点儿包成了粽子。

    我欲哭无泪,和医生商量着,“能不能不包成这样?”

    医生摇头,“如果不包的严实点,伤口在你的后脑,普通纱布睡觉很容易被蹭掉,那样太容易感染了。”

    杨梓裕责备道:“南辞,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注意形象?”

    秦然看着我的惨状,接过话,“她不是注意形象,她是怕她家程潇岐看见。”

    我担心的撅着嘴点头,“我和他撒了谎,这要是知道我去了夜店,还被打成这幅鬼样子,估计又得没完没了了。”

    秦然想了想,心生一计,“我一会儿送你去他家,自己承认比被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