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溃不成军
    静。

    屋子里异常的安静。

    我觉得胸口异常的闷,连呼吸都十分的费力。

    为什么每次决心放下你的时候,你都要再来招惹我,弄的我心神恍惚后,你又拍拍屁股走人。

    程潇岐,你真的很过分。

    我冷笑着,脸上的表情难看至极。

    “程潇岐,我不是没有你身边那些女人风情吗?怎么?现在风情的不喜欢了?改为喜欢我这种白开水了?”

    他眉头皱着,“你明知道我那是故意那么说的,你又何必抓着不放?”

    我失望的看着他,胡乱点头,“对,你说的对。是我抓着不放,你做什么都是对的,别人只要无条件服从你就可以了,是这样吗?你告诉我,这次又需要配合您多久?一个月?一年?还是等你找到更有趣更风情的女人,你便再找个借口说走就走?”

    他被我气急,搂过我的腰与他的身体贴近,咬着牙看着我的眼睛,有些无可奈何。

    “沈南辞,我从来没有和任何女人有过关系,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清者自清。”随后他抓着我的左手举了起来,“这枚戒指,是奶奶戴了一辈子老物件儿,是要传给程家媳妇的,如果我一直爱的不是你,我会放任着戒指交到你手中?”

    我侧头看着手上那枚帝王绿的翡翠戒指,惊讶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奶奶说,这是她二百块买的仿物,我不知道这戒指这么珍贵。”

    我准备把戒指摘下来还给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