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监视的目光
    听着石慧话里行间的叙述,我有几处疑点没太听懂。

    第一,这家人找其他的先生三番五次的看,全部打保票会好,却没有一个人能把她彻底治愈?

    如果是普通的冤魂,估计不至于这么难缠。这家人的地位,想找什么样的先生找不到?区区一只怨魂都处理不了?

    第二,经常被同一只鬼上身?从她出生就跟着她,为了折磨她致死?

    如果,真有这么大的仇恨,还能让她活这么多年?肯定早早便夭折了呀!

    我脑子飞快的转着,联想着其中的关系,深深觉得这件事情有些不对劲!

    石慧在电话那端焦急的出了声,“南辞,南辞你说话呀?你接还是不接?我得告诉人家一声,那边等着我的回话呢!”

    我定了下思绪,“接!把地址留下,我今晚晚饭后便会过去!”

    石慧连连说着好的,我们便结束了通话。

    我想了一个白天都没想通这几个疑点到底哪里不太对劲儿,可就是觉得这件事情不是普通的抓鬼这么简单。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约了杨梓裕和秦然一起,从我突然回老家一直到回来我们都没怎么见过。

    杨梓裕仍然一副娘里娘气的样子,掐着兰花指,见到我时第一个举动就是把我抱在怀里,诉说着这段时间的想念。

    秦然在旁边翻着大白眼,嫌弃的看他在这演戏,恨不能把腰带抽出来,就地处置喽。

    杨梓裕略带哭腔的声音说道:“亲爱的,听说家里出了事,节哀顺变哦!”

    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