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到底是谁要害她?
    明天我得和她好好聊聊,不然这样下去一定会弄出病来的。 从那晚后,她便像是习惯了一样,每晚半夜都往我的卧室跑。 现在她的要求比以前更甚,我得拍着她像哄小孩那样,嘴里哼着安眠曲,她才肯睡。这老太太不会撒谎玩我呢吧? 不过有她在身边,就好像回到小时候姥姥在身边的日子,有时候看着她自己都会泪目,真的很想姥姥。 - 我马上就要开学了,这几天总是无精打采的,眼底黑色的阴影越来越深。 崇明哥关心的问道:“在这儿睡的不好么?看你的状态很疲惫,是不是床不舒服?” 我摇了摇头,打了个哈欠,“还不是奶奶,她每晚半夜都会跑我的屋子里面来,说自己害怕,我得哄她睡着我才能睡。” 崇明哥差异,“害怕?” “是啊!她说有人盯着她,不过我观察过了,屋子里没有冤魂,可能是她自己吓自己吧!” 这时正巧奶奶在院子里锻炼身体回来,见我们都在客厅高兴的跑跳着过来。 崇明哥严肃的表情,让奶奶有些不解,“顾偶像,你怎么啦?大清早板着个脸!” “奶奶,南辞说你每晚都害怕?有人盯着你?” 奶奶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是啊!是啊!总感觉有人盯着我。” 崇明哥接着问她,“那你还有别的感觉吗?” 奶奶仔细的想了一番,“嗯……心口痛,后背痛,头痛,就好像针扎一样,突然就会痛一下。” 我仔细瞧着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