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土包子
    我现在身边什么都没有,只有几张随身携带的符,所以超度厕所那只小鬼的事,需要等我放假回家简单的准备一下。 王梦玥对我似乎没有什么恶意,不代表那只小鬼没有,我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才能出手,不然惊动了他,他要是不服我的话,到时候对我动起手来,我怕自己得不偿失。 …… 我们班的女生除了温暖和温馨基本没人愿意和我玩,我就是她们嘴里说的‘农村人’、‘土包子’。 每次她们含沙射影的在身后说我,温暖和温馨听到后都会和她们争论一番。 我倒是不在意她们如何评价我,我更不会因为我出生在农村而感到自卑,她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我又管不住别人的嘴。 看到温馨和温暖为我与她们争论的样子,我心里很感动,但是不免会有些自责。毕竟她们因为我和那些女生树敌,我便不能再继续装作无所谓的样子。 我就纳了闷儿了,为什么她们非要抓着我不放呢?我好像没有得罪过她们啊?她们这个小群体以我们班的方圆为首,她爸爸是我们学校政教处的方主任,在官二代的光环下大伙儿的站位自然向她靠拢。这让我不免联想到当年的段旭,仗着自己的爹掌握着别人的生杀大权,就可以在学校胡作非为! 有一天课间方圆站在我的座位边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后边跟着她的两个狗腿子,陈可可和王盼。 “沈南辞,我有事情交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