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月半
    正如我所料,当我和姜军说完我不能去了以后,姜军顿时给我好一顿鄙视,还骂我是狗。 我又不能说我是因为做了一个梦才不能去,又不想把事情说的太玄乎,怕扰了大家伙儿的兴致,只能装怂说我姥就是不同意我出去玩,我可怕说出真相他们嫌晦气。 姜军鄙视的看着我,阴阳怪气的说道:“沈小狗,看你平时狐假虎威的,连出去玩都得听家里的,真是白叫你这么多年老大了!” “滚滚滚。”我白了他一眼,不再搭理他。 他跟个女人似的在我旁边喋喋不休,老师在讲堂上点了他好几次名,让他上课不要在下面窃窃私语。 我不高兴的小声对他说道:“你要想让老师批斗,别带上我奥!少在我身边磨磨唧唧的!不去就是不去,你叫我狗我也不去!” “哼,沈小狗!沈小狗!沈小狗胆子小!”他故意在我身边气我。 我一下子没忍住,拿着书撇向他,“滚!” 老师用力的敲了敲黑板,“沈南辞,姜军!你们俩在底下说了一节课话了?说不够吗?不想听课都给我出去,去门口站着去!” 我气愤的瞪了眼姜军,俩人灰溜溜的被赶出了教室,站在班级门口好像两个门神一样。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啊!上了这么多年学,还从来没被叫出去罚过站呢!都怨姜军,我要和他绝交!!! 我一连气被他们叫了好几天沈小狗,我也不反驳,爱叫就叫去呗!谁让我自己说的反悔是狗呢! 直到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