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试探
    石慧这个八卦的性子,真是从小到大一点没改,村里各处八卦就没有她不知道的! 行吧,我只好陪着她,满足她的八卦心里了,谁叫她刚才仗义的没扔下我一个人先回家呢! 姥姥对着我们无奈的微微摇了下头,叹着气往屋里走去,我姥那么大岁数了,可不能大冷天的陪她在那假惺惺的叙旧。 只听沈青蓝在那边一口一个二婶的,喊的那叫一个亲切。 “青蓝呐,我和你二叔早就离婚了,这再喊二婶也不合适了吧!”妈妈出声提醒道。 “咋就不合适啊!在我心里您永远都是我二婶儿!我还记得呢!您怀南辞的时候就想吃杏子,那时候姥姥花了好几块钱就买了四个,您都没舍得吃,全给我吃了。您对我的好,我一直都记得呢!”沈青蓝在那回忆着,这戏做的可真全面,眼眶都红了。 我妈尴尬的笑了笑,没有接话儿。 这个事我听我妈讲过,我妈怀我的时候孕吐十分严重,就想吃酸的,要不然那些老一辈儿的人能猜我是个男孩吗! 她想吃黄色的大杏又舍不得买,我姥知道后去镇里给我妈买了几个,那时候好几块钱恨不得是一家人两三天的饭钱了。 我妈舍不得吃,在屋里放着,沈青蓝那时候小,看见后就吵着要吃,我妈又不好意思不给她,就给了她一个,一共就四个。 沈青蓝吃完一个还过来要,吃完一个还过来要,四个大黄杏全进她肚子里了,我妈一个没吃着!不过她也没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