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沈青蓝一直在旁边吹耳边风,爷爷也看出我肯定不会告诉他是谁教我写字的,叹了口气,只好作罢。 不过因为这件事,这些人确实对我另眼相看。就连爸爸听说了此事,都惊讶的合不拢嘴,但他并不会因为自己女儿优秀而觉得自豪。 农村有一个说法,团圆饭的鸡必须是公鸡做的,鸡头要给家里的晚辈吃,寓意着以后能当官,讨个好彩头。 下午吃团圆饭的时候,爷爷夹起那个唯一的鸡头,刚要对我们这三个孩子的方向伸过来,大舅妈见状连忙端起沈桓远的碗,接过爷爷筷子上夹着的鸡头。 爷爷的本意可能不是夹给沈恒远,大娘的举动让他此时有些尴尬,但又不好驳大娘的面子,只好作罢放入碗中。 大娘笑呵呵的把碗放回沈桓远的面前,沈桓远因为大娘的做法有些挂不住脸,不怎么高兴的看了眼她。 大娘推了他胳膊一下,“你这孩子,爷爷特意给你夹的菜,还不快谢谢爷爷。” 沈桓远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低声说了句:“谢谢爷爷。” 爷爷的眼神也有些躲闪,低头说了句:“吃吧!以后当大官儿!” 整顿饭吃的都不是很热闹,大家都各怀心事,只有我爸没心没肺的喝着白酒,吃着肉。 直到多年以后我才明白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自己还拿自己当个孩子,所以他根本不会想起自己还有个女儿需要惦记,他觉得他才是那个需要被人照顾的人。 要不然怎么说嫁人一定要嫁一个成熟的人,不然嫁个孩子气很重的人,你只能给他当老妈子。他也有可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