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煎熬
    爷爷身处爸爸的前方,听到爸爸的叫喊,不悦的回过头,怒瞪着他,“乱叫什么!!!” 爸爸委屈的捂着头,疼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我这脑袋上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突然一下特别疼呢!” 爷爷哼斥,“就你事多!赶紧跪好!!!” 爸爸正了正身子,再次跪好。 那白胡子老爷爷孩子气般的白了爸爸一眼,然后自己坐直身子,用手拍了两下身前的褂子,等着我们的叩拜。 虽然我还没搞清楚他是谁,但是他是这个家里唯一一个看着我,有和姥姥姥爷一样目光的人。 我知道他可能是喜欢我的,至少并不像其他人那样厌恶我、嫌弃我。 待我们连磕了三个头之后,他坐在座位上还做出了一个抬手的手势,估计这屋子里除了我,没人能看见。 我心里并不敢与他有太多对视,就好像多看他的眼睛一眼,他就能直接看穿我的内心一样。 那老头的性子感觉像孩子般一样,翘着个二郎腿靠在椅子上拿起供桌上的贡品往嘴里送,活脱脱一股老顽童的架势。 我站在原地左看看右瞧瞧,也不知道自己该去何处待着。 “你这孩子,别站这耽误我们干活,赶紧上一边待着去。”大娘伸手推了我一下,弄的我一个酿跄,差点没摔倒。 “哟,这弱不经风的样子,也不知道她妈怎么给伺候的,推一下就要倒了似的。”大娘怪声怪气的对奶奶说道。 奶奶呵了声,不屑道:“她妈在外地指不定咋回事呢!还有功夫管她?当初说什么都要和大伟离婚,也许人家就是为了去城里做的打算呢!” 大娘紧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